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脫脫

脫脫

(元朝末期政治家、軍事家)
中文名:
蔑里乞·脫脫
別名:
蔑里乞·大用、托克托、脫脫帖木兒
國籍:
元朝
人物簡介:

脫脫(1314年-1356年1月10日),亦作托克托、脫脫帖木兒,蔑里乞氏,字大用,蒙古族蔑兒乞人,元朝末年政治家、軍事家。

元朝元統二年(1334年),任同知宣政院事,遷中政使、同知樞密院事、御史大夫、中書右丞相。至元六年(1340年)農歷十月脫脫為中書右丞相,大改伯顏舊政,復科舉取士。至正三年(即1343年),脫脫主編《遼史》、《宋史》、《金史》,任都總裁官。

至正九年(1349年)農歷閏七月,復出為中書左丞相,至正十年(1350年)農歷四月,脫脫被任命為中書右丞相,發行新鈔票“至正交鈔”,并派賈魯治理黃河,成績斐然卓著,贏得水患災民的民心,被贊譽為“賢相”。

至正十一年(1351年)修黃河民工起義,鎮壓抗元紅巾軍。于至正十五年(1355年),革職流放云南,后被中書平章政事哈麻假傳元惠宗詔令自盡。

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昭雪復官。

元朝名人推薦
中文名
蔑里乞·脫脫
別名
蔑里乞·大用、托克托、脫脫帖木兒
國籍
元朝
民族
蒙古族
出生日期
1314年
逝世日期
1356年1月10日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丞相
信仰
儒家思想、藏傳佛教
主要成就
主持修《遼史》、《金史》、《宋史》

人物生平

脫脫(Toqto'a ),字大用,蒙古蔑兒乞部人。元仁宗延祐元年(1314)出生在一個地位顯赫的貴族家庭里。

伯父元朝大臣伯顏,元順帝妥歡貼睦爾即位后任中書右丞相,獨秉國政達八年之久;父馬札兒臺,仁宗以來即居要職,伯顏罷相后即任中書右丞相。脫脫的死使得他殫精竭慮修補元王朝統治的堤壩付諸東流,也成為元王朝走向崩潰滅亡的轉折點。

脫脫自幼養于伯父伯顏家中。稍長,就學于名儒吳直方。

直方,字行可,婺江浦江(今屬浙江)人,儒學素養很深,曾與方鳳、謝翱、吳思齊等名儒交游過。后出游京師,任教于周王和世琜藩邸,和世琜出走后,改任上都路學正,脫脫父馬札兒臺對他的智謀大加贊賞,比之為諸葛孔明。于是延入府中教其子脫脫、也先帖木兒。

吳直方是脫脫的啟蒙教師,后來成為脫脫的心腹幕僚。

少年時代的脫脫膂力過人,能挽弓一石,是一位顯見的將才。但經吳直方的諄諄善誘,他接受了許多儒家文化,雖然不習慣于終日坐讀詩書的生活,他的進步依然是很明顯的。脫脫善書畫,書法剛毅有力,酷似顏真卿;畫竹頗得妙趣。他受儒家思想影響最大的是用儒家標準做人,他立下了“日記古人嘉言善行,服之終身”(《元史·脫脫傳》)的志向。

15 歲時,脫脫為泰定帝皇太子阿剌吉八怯憐口怯韓劇奇皇后 - 脫脫(真理翰 飾)

薛官。文宗圖帖睦爾即位,他漸被擢用,天歷二年(1329)任內宰司丞兼成制提舉司達魯花赤,不久命為府正司丞。至順二年(1331)授虎將、忠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妥歡貼睦爾即位后,伯父伯顏有翊戴之功而獨攬大權,他亦隨之飛黃騰達,元統二年(1334),由同知宣政院事兼前職升同知樞密院事。至元元年(1335)在挫敗前右丞相燕鐵木兒子唐其勢余黨塔里、塔剌海等的戰斗中,立有戰功,拜御史中丞、虎符親軍都指揮使,提調左阿速衛,進為御史大夫。

伯顏是武宗海山的舊臣。致和元年(1328)泰定帝病卒后,他支持燕鐵木兒發動政變,是擁戴文宗圖帖睦爾奪位的第二號大功臣。燕鐵木兒死,順帝即位,伯顏獨攬大權。唐其勢不滿,發動兵變,反被伯顏執殺。此后,伯顏“獨秉國鈞,專權自恣,變亂祖宗成憲,虐害天下,漸有奸謀”(《元史·伯顏傳》)。脫脫是伯顏的親侄兒,當然視脫脫為親信,曾企圖以脫脫為宿衛,以監視妥歡貼睦爾的起居。脫脫雖自幼養于伯顏家中,但目睹伯顏倒行逆施,勢焰熏灼,深感事態嚴重,慮一旦事敗,伯顏有殺身之禍,自己也會受牽連。于是一場以家族內部斗爭為形式、關系到政權易人和政策變化的政變正在醞釀著。

開始,脫脫與生父馬札兒臺進行商議。脫脫對其父說:“伯父驕縱已甚,萬一天子震怒,則吾族赤矣。曷若于未敗圖之。”其父雖然也感到事態嚴重,但不敢貿然付諸行動。脫脫乃問計于吳直方。直方曰:“《傳》有之:‘大義滅親。’大夫知有朝廷耳,家固不宜恤。”脫脫曰:“事不成奈何?”直方曰:“事不成天也,一死復何惜。即死亦不失為忠義耳。”脫脫頓足曰:“吾意決矣。”吳直方引經據典,為脫脫鼓氣,終于使脫脫下了鏟除伯顏的決心。

進一步采取行動的關鍵是取得妥歡貼睦爾的支持和贊同。妥歡貼睦爾雖然年輕,但并不甘心做傀儡,脫脫測知伯顏擅權,“帝患之”;伯顏矯旨擅殺郯王徹徹禿,貶走宣讓王帖木兒不花、威順王寬徹普化,“帝益忿之”;伯顏胡作非為,“帝積不能平”。特別是至元四年(1338)脫脫獲知伯顏與太皇太后卜答失里(文宗后)謀立燕貼古思(文宗子)而廢妥歡貼睦爾,把此事告訴了吳直方,直方教他“以密告于帝,令帝知而預為之防”(權衡《庚申外史》)。因而,脫脫與妥歡貼睦爾之間是有共同思想基礎的。但是在宮廷復雜的環境里,在伯顏的淫威下,妥歡貼睦爾未敢輕易表態,私下派心腹世杰班、阿魯對脫脫反復試測后才釋去疑心,表示支持脫脫采取行動。

至元五年(1339),脫脫曾兩次準備下手,均因準備不足而未下手。這一年,脫脫與伯顏的矛盾實際已經暴露。十一月,河南省臺掾史范孟因不滿其地位低下,假傳圣旨矯殺行省長官,命原河南廉訪使段輔居省中權事,自命為河南都元帥。五天后事泄被殺。這件事因牽連廉訪使段輔,伯顏大怒,命御史臺臣上章言漢人不可為廉訪使。作為御史大夫的脫脫與吳直方商議,直方曰:“此祖宗法度,決不可廢,盍先為上言之。”脫脫入告于帝,故御史臺臣上章被妥歡貼睦爾駁回。伯顏知出于脫脫,大怒,言于帝曰:“脫脫雖臣之子,其心專佑漢人,必當治之。”(《元史·脫脫傳》)再加上脫脫增兵宮門的事,使伯顏對脫脫愈益增疑。

至元六年(1340)二月,伯顏約妥歡貼睦爾去柳林打獵,妥歡貼睦爾托疾不去。伯顏遂邀太子燕貼古思同往。脫脫密告妥歡貼睦爾曰:“伯父久有異志,茲行率諸衛軍馬以行,往必不利于社稷。”脫脫遂與世杰班、阿魯合謀以所掌士兵及宿衛士控制京師,先收京城門鑰,由親信列布城門下。當夜,妥歡貼睦爾在玉德殿詔近臣汪家奴、沙剌班及省院大臣先后入見;中夜二鼓命太子怯薛月可察兒率30 騎抵柳林太子營,連夜將燕貼古思接回京師;即起草詔書,命中書平章政事只兒瓦歹奉詔前往柳林。詔書稱:“伯顏不能安分,專權自恣,欺朕年幼。.變亂祖宗成憲,虐害天下。。今命伯顏出為河南行省右丞相。”(《庚申外史》)

天明,大都城門緊閉,脫脫倨坐城門上等候。伯顏遣人來城下問故,脫脫傳圣旨曰:“諸道隨從伯顏者并無罪,可即時解散,各還本衛,所罪者惟伯顏一人而已。”伯顏要求入京向皇帝辭行,不許。所領諸軍見伯顏失勢,紛紛散去。伯顏無可奈何,南下而去。三月,命徙伯顏于南恩州陽春縣(今屬廣東)安置,其在途中病死于龍興路(治今江西南昌)驛舍。

脫脫與伯顏的斗爭雖然是元朝統治集團內部的爭奪權利的斗爭,但其中包含著深刻的社會背景。自忽必烈推行“漢法”以來,蒙古貴族內部圍繞著繼續推行“漢法”還是抵制“漢法”的斗爭一直很尖銳。伯顏擅權以來,排斥漢人,廢除科舉,采取一系列民族壓迫政策,是元代后期一場罕見的抵制“漢法”運動。脫脫雖為伯顏之侄,從維護元朝統治的根本利益出發,他不滿伯顏的“變亂祖宗成憲”,因而發動了一場在皇帝支持下的政變,驅逐了伯顏。有些士人稱此舉為“拔去大憝,如剔朽蠹”;當他卒于龍興路驛舍后,有人題詩于壁云:“百千萬錠猶嫌少,垛積金銀北斗邊,可惜太師無運智,不將些子到黃泉。”伯顏被逐后,妥歡貼睦爾命脫脫之父馬札兒臺為太師、中書右丞相,脫脫為知樞密院事,脫脫弟也先帖木兒為御史大夫。馬札兒臺上臺后,于通州置榻坊,開酒館、糟坊,日至萬石,又販運長蘆、淮南鹽、熱衷于經商斂財。脫脫讓參政佛嘉問向皇帝上奏章彈劾,迫使馬札兒臺辭職,“養疾私第”,仍為太師。是年十一月脫脫出任中書右丞相。

脫脫上臺后,即大刀闊斧地廢除伯顏“舊政”,推行一系列新政,史稱“更化”。當時,妥歡貼睦爾圖治之意甚切,對脫脫十分信任,把國家大事交給脫脫處理。吳直方在幫助脫脫決策上起著重要的作用,“國有大事、上命,必定于公,公亦慨然以澤被斯民為己任,有知無不言,言之丞相無不行,天下翕然,比后至元之治于前至元,公之功居多”。既然直方“言之丞相無不行”,那么,脫脫更化與“儒術治天下”就產生了必然的聯系。

三史修撰

脫脫在執政期間還主持修撰遼、金、宋三史。由于更化政策的推行,伯顏專權時辭歸的儒臣這時紛紛應召入國史館,脫脫受命為三史都總裁官,以中書平章政事、康里人鐵木兒塔識,中書右丞太平,御史中丞張起巖,翰林學士歐陽玄,侍御史呂思誠,翰林侍講學士揭傒斯為總裁官,經過挑選淘汰確定了一批修史官,他們之中除漢人外,還有畏兀兒、哈剌魯、唐兀、欽察等族的史學家。如此眾多的少數民族學者參加修史,這在全部二十四史中是僅見的。脫脫雖然沒有秉筆修史,但卻是一位名副其實的都總裁。他以江南三省前南宋的學田錢糧為修史費用,解決了經費困難問題;遼、金、宋三朝誰為“正統”問題,長期以來爭論不休,影響修史開展,脫脫主張三史分別撰寫,各為正統,一律平等對待,“議者遂息”。

三史于至正三年(1343)四月開始修撰,至正四年三月完成《遼史》,脫脫命掾史儀禮鼓吹導從,自史館進至宣文閣,甚為隆重。四年十一月《金史》成,五年十月《宋史》成。三史總共只用了兩年半時間,除因有前朝修史基礎外,主要是因為脫脫這位都總裁官用人得當,措施有力。《金史》、《宋史》完成之時,脫脫已辭去相位,故以中書右丞相阿魯圖、中書左丞相別兒怯不花為“領三史事”。

開河變鈔

脫脫第一次執政,推行更化政策凡三年又七個月,除因論證不足強行開大都金口河,造成沙泥壅塞、民舍被毀、丁夫死傷、勞而無功外,其他措舉大體得當,朝政為之一新,漢儒們“知無不言,言無顧忌”(《元史·蘇天爵傳》),皇帝用功讀書,注意節儉,頗有“勵精圖治之意”(《元史·脫脫傳》),脫脫治國有方,“中外翕然稱為賢相”。

至正四年五月,脫脫因病辭相。七年六月,馬札兒臺被右丞相別兒怯不花彈劾,帝命徙甘肅,脫脫力請同行以照料父親,遂居甘州(今甘肅張掖)就養。十一月,馬札兒臺病死,脫脫回京師。八年,命脫脫為太傅,負責東宮事務。

脫脫辭相后,阿魯圖、別兒怯不花、朵兒只先后任右丞相。這段時間有5 年多,妥歡貼睦爾雖仍有勵精圖治之志,也曾推出一些新政,但從整體來說,元朝政治腐敗已不可挽救。加之天災頻仍,農民起義和少數民族起義此起彼伏,社會矛盾進一步激化。面對日益加深的社會危機,妥歡貼睦爾于至正九年(1349)閏七月命脫脫復為中書右丞相。

脫脫復相后,慨然以天下為己任,下決心治理這瘡痍滿目的社會。當時擺在脫脫面前的有幾大棘手的難題:

第一、河患引起的嚴重財政危機。

脫脫辭相后僅一個月,即至正四年夏五月,大雨二十余日,黃河暴溢,水平地深二丈許,北決白茅堤(今河南蘭考東北)。六月,又北決金堤。沿河郡邑,如濟寧路(治今山東巨野)、曹州(今山東菏澤)、大名路(治今河北大名南)、東平路(治今山東東平)等所屬沿河州縣均遭水患。元廷對之束手無策,以致水勢不斷北浸,到至正八年正月,河水又決,先是淹沒濟寧路諸地;繼而“北侵安山,淪入運河,延袤濟南、河間,將隳兩漕司鹽場,實妨國計”(《元史·賈魯傳》),大有掐斷元王朝經濟命脈之勢。運河中斷將危及大都糧食和生活必需品的供應;水浸河間、山東兩鹽運司所屬鹽場,將會使元廷財政收入急遽減少。本來已經空虛的國庫面臨著新的危機。

第二、河患加劇了社會動蕩不安。

自從河患發生以來,河泛區的饑民和流民紛紛起來反抗,有的劫奪商旅,有的打擊官府,所在有司無可奈何。全國各地不斷爆發起義;至正四年七月,山東私鹽販郭火你赤起義,活動于魯、晉、豫一帶;六年六月,福建汀州連城縣羅天麟、陳積萬起義,湖南爆發吳天保領導的瑤民起義;七年十月,全國發生起義達二百余起;八年春,臺州黃巖(今屬浙江)鹽販方國珍起兵反元;同年三月,遼東鎖火奴和遼陽兀顏魯歡分別自稱“大金子孫”,起兵反元;九年,冀寧(今山西太原)平遙等縣有曹七七起義;十年,江西鉛山、真州(今江蘇儀征)、泰州(今屬江蘇)均有農民起義。

第三、統治集團內部矛盾尖銳。

脫脫去相后,以右丞相別兒怯不花為首的一派與脫脫父子有舊怨,別兒怯不花、左丞相太平、御史大夫韓嘉納、右丞禿滿迭兒等10 人,結為兄弟,曾彈劾馬札兒臺,使之遠徙甘州。康里人哈麻與弟雪雪,因其母為寧宗的乳母,兄弟倆充宿衛士,為妥歡貼睦爾所寵幸。脫脫為相時,哈麻官任同知樞密院事,對脫脫百般趨附。脫脫去相后,遭到別兒怯不花等攻擊,哈麻在妥歡貼睦爾處竭力為之辯護。至正九年,太平、韓嘉納支持御史斡勒海壽列哈麻罪行劾奏,妥歡貼睦爾不得已奪哈麻、雪雪官職,而太平、韓嘉納、斡勒海壽等均被貶官。未幾,脫脫復為右丞相,為報答哈麻辯護之功,對太平等人進一步打擊報復,使太平謫居陜西,別兒怯不花謫居般陽,韓嘉納以贓罪杖流奴兒干致死,禿滿迭兒出為四川右丞,途中被殺。脫脫重新召用哈府,從此埋下了殺身之禍。

至于官貪吏污、紀綱廢弛、賦役不均等,已是積重難返的社會現象,脫脫復相后根本顧不上去治理這些問題。當務之急是解決財政危機和治理黃河。

解決財政危機最快的辦法是變更鈔法。因為從至元后期以來,紙幣發行猛增,不斷貶值,以后歷代大量印鈔,到至正年間形成了巨大的壓力,再加上偽鈔橫行,鈔法已經敗壞不堪。至正十年四月,左司都事武琪建議變鈔,吏部尚書偰哲篤支持變鈔,并提出了以紙幣一貫文省權銅錢一千文為母,而錢為子的方案。脫脫會集中書省、樞密院、御史臺及集賢、翰林兩院官,進一步商議。會上進行了激烈的爭論,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呂思誠反對最堅決,但遭到了壓制,脫脫終于下決心實行變鈔。妥歡貼睦爾批準了中書省的變鈔方案,下詔曰:朕聞帝王之治,因時制宜,損益之方,在乎通變。惟我世祖皇帝,建元之初,頒行中統交鈔,以錢為文,雖鼓鑄之規未遑,而錢幣兼行之意已具。厥后印造至元寶鈔,以一當五,名曰子母相權,而錢實未用。歷歲滋久,鈔法偏虛,物價騰踴,奸偽日萌,民用匱乏。愛詢廷臣,博采輿論,僉謂拯弊必合更張,其以中統交鈔壹貫文省權銅錢一千文,準至元寶鈔二貫,仍鑄至正通寶錢與歷代銅錢并用,以實鈔法。至元寶鈔,通行如故。子母相權,新舊相濟,上副世祖立法之初意。(《元史·食貨志》)變鈔的具體辦法是:一,印造“至正交鈔”(實際上是用舊日的中統交鈔加蓋“至正交鈔”字樣,故又稱“至正中統交鈔”),新鈔一貫合銅錢一千文,或至元寶鈔二貫,而至正交鈔的價值比至元寶鈔提高了一倍,兩鈔則并行通用。二,發行“至正通寶錢”,與歷代舊幣通行,使錢鈔通行,并以錢來實鈔法。

至正十一年(1351)新鈔與通寶同時發行,結果很快就出現了通貨膨脹。“行之未久,物價騰踴,價逾十倍”,“京師料鈔十錠(每錠50 貫),易斗粟不可得”,“所在郡縣,皆以物貨相貿易,公私所積之鈔,遂俱不行”(《元史·食貨志》)。變鈔的最后結果是完全失敗。

在實行變鈔的同時,脫脫決心治理黃河。

早在至正八年二月時,元廷于濟寧鄆城立行都水監,命賈魯為行都水監使,專治河患。賈魯經過實地考察、測量地形、繪制地圖,提出二策:“其一,議修筑北堤,以制橫潰,則用工省;其二,議疏塞并舉,挽河東行,使復故道,其功數倍”(《元史·賈魯傳》)。但他的建議未被采納。九年,脫脫復相后,專門召開治河討論會,賈魯以都漕運使身份再次提出自己的治河主張,并進一步強調“必疏南河,塞北河,修復故道。役不大興,害不能已”(《元史·成遵傳》)。脫脫當機立斷,取其后策。并不顧工部尚書成遵等抗爭,堅定地說:“事有難為,猶疾有難治,自古河患即難治之疾也,今我必欲去其疾!”(《元史·脫脫傳》)脫脫明知“此疾難治”,也明知要冒巨大風險,還是堅決地“欲去其疾”;他深知越是不治,越是難治,越難治,饑民、流民問題越嚴重。脫脫是把治河當作制止“盜賊滋蔓”的重要手段來加以認識的。

至正十一年四月初四日,妥歡貼睦爾正式批準治河,下詔中外,命賈魯為工部尚書、總治河防使,發汴梁、大名13路民15 萬人,廬州(今安徽合肥)等地戍軍18 翼2 萬人供役。四月二十二日開工,七月完成疏鑿工程,八月二十九日放水入故道,九月舟楫通行,并開始堵口工程,十一月十一日,木土工畢,諸埽堵堤建成。整個工程計190 天。賈魯按照他的疏塞并舉、先疏后塞的方案,成功地完成了治河工程。

鎮壓起義

在魯治河之時,白蓮教主韓山童等抓住時機,鑿好獨眼石人一個,預先埋于黃陵崗,散布民謠:“石人一只眼,挑動黃河天下反。”五月初,韓山童與劉福通等在潁州潁上(今屬安徽)發動起義,元末農民戰爭爆發。

潁上起義爆發后,韓山童雖遭官府捕殺犧牲,劉福通則在占領潁州成功后,迅速進據河南朱皋、羅山、真陽、確山、汝寧、息州、光州等地,眾至10 萬。同年夏,彭瑩玉兵起淮西。八月,邳縣人李二(芝麻李)、趙君用、彭大及其子早住等占領徐州;麻城人、鐵工鄒普勝,羅田人、布販徐壽輝起兵蘄州(今湖北蘄春南)。十月,徐壽輝克蘄水(今湖北浠水),建立天完政權。十二月,王權(布王三)、張椿等攻占鄧州、南陽,稱“北瑣紅軍”;十二年正月,孟海馬等攻占襄陽(今屬湖北),稱“南瑣紅軍”。二月,定遠人郭子興等攻占濠州(今安徽鳳陽東北)。北、南、西三片地方的紅中軍幾乎同時而起,來勢之猛為元廷所料不及。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暴風驟雨,脫脫的心情是極其復雜的。當初廷臣議論治河時,有人認為中原必亂,脫脫把不同意見者壓制下去后,豈料中原果然大亂。于是急忙遣兵鎮壓,結果事與愿違,起義烈火越撲越旺。所以在議政時,脫脫總是諱言這傷透腦筋的事。一日,妥歡貼睦爾把脫脫召去,怒責之曰:“汝嘗言天下太平無事,今紅軍半宇內,丞相以何策待之?”脫脫汗流浹背,一時竟無言以對。

丞相的對策主要有二:一是加緊對漢人、南人的防范。凡議軍事,漢人、南人官僚必須回避。一日,脫脫奏事內廷,事關兵權,回頭看到中書左丞韓元善、中書參政韓鏞隨后而來、脫脫立刻命守門人攔阻不得入。于是上奏妥歡貼睦爾:“方今河南漢人反,宜榜示天下,令一概剿捕。諸蒙古色目因遷謫在外者,皆召還京師,勿令詿誤。”(《庚申外史》)有一次,中書省吏員抱文牘,題為“謀反事”,送到脫脫處,脫脫視其牘,改題為“河南漢人謀反事”。這兩件事說明,在關系到蒙古貴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脫脫仍然要借助民族壓迫政策來維護其統治的。二是采取血腥鎮壓方式。潁州起義爆發后,脫脫曾派樞密院同知赫廝、禿赤率阿速軍鎮壓,結果大敗而歸;不久又派其弟也先帖木兒等率十余萬軍進兵河南,結果在沙河不戰而潰。脫脫還利用各地的地主武裝——義兵來鎮壓起義軍,其中以沈丘(今安徽臨泉)的察罕帖木兒和羅山的李思齊最為兇狠,對中原紅巾軍威脅最大。

至正十二年八月,脫脫親率大軍出征徐州。當芝麻李等占領徐州后,盡有徐州附近州縣,徐州地處黃河與運河交匯處,因此紅巾軍切斷了通過漕運對大都的物資供應。九月,脫脫破徐州,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大屠殺,芝麻李被殺。脫脫班師回朝,妥歡貼睦爾加其為太師,于徐州為脫脫建生祠,立《徐州平寇碑》,以著其功績。

徐州紅巾軍被鎮壓后,元軍聯合各地地主武裝對北、南、西各部紅巾軍進行了瘋狂的鎮壓,使各路紅巾軍被迫轉入低潮。

貶死

在一派至正中興、天下太平的假相下,元朝以妥歡貼睦爾為首的統治集團進一步腐化墮落了,政治更加黑暗。

脫脫復相后,對哈麻兄弟深為感激,提升哈麻為中書右丞。但脫脫對左司郎中汝中柏十分倚重,引起哈麻不快,脫脫改哈麻為宣政院使,且位居第三,于是哈麻對脫脫懷恨在心。哈麻為取悅于皇后奇氏和皇子愛猷識理達臘,找脫脫商議授皇太子冊寶禮事,脫脫加以推托。哈麻善于媚上,偷偷引進西天僧教妥歡貼睦爾運氣術,哈麻的妹婿、集賢大學士禿魯帖木兒亦薦西天僧伽磷真來教“演揲兒”法(漢語“大喜樂”),使之修成房中之術,誘導妥歡貼睦爾淫樂。禿魯帖木兒與老的沙等十人結為“倚納”,引進公卿貴族家的命婦和街坊良家婦女到宮中,供妥歡貼睦爾和倚納們玩樂,君臣全然不顧羞恥,男女赤身裸體作樂。丑聲穢行,著聞于外,脫脫對哈麻一伙益加痛恨。這時,脫脫利用戰爭停息之時,對農業生產抓得頗為有力。至正十三年三月,脫脫用左丞烏古孫良楨、右丞悟良哈臺建議,屯田京師地區,以二人兼大司農卿,自領大司農事,西自西山,南至保定、河間,北至檀、順州,東至遷民鎮,凡系官地及原管各處屯田,皆引水利,立法佃種,合用工價、牛具、農器、谷種、召募農夫諸費,給鈔500 萬錠,以供其用。當年收成甚佳。又于江浙、淮東等處立分司農司,召募能種水田及修筑圍堰之人各1000名為農師,教民播種,所募農夫,每名給鈔10 錠。

正當紅巾軍暫時失敗之時,泰州白駒場(今屬江蘇東臺)鹽販張士誠于至正十三年初起兵,攻破泰州、高郵。十四年正月,張士誠據高郵,自稱誠王,國號大周,改元天佑。六月,士誠破揚州,南北運河再次梗塞。九月,妥歡貼睦爾再命脫脫出師,南征高郵。其詔書語句頗為懇切:“朕于丞相共理天下者也,天下多故,朕軫其憂,相任其勞,理所必致汝往。”脫脫總制諸王各愛馬、諸省各翼軍馬,董督總兵、領兵大小官將,號稱百萬,連“西域西蕃皆發兵來助,旌旗累千里,金鼓震野,出師之盛,未有過之者”(《元史·脫脫傳》)。十一月,元軍抵高郵,雙方戰于高郵城外,士誠大敗,退入城中不出。元軍分兵破六合、鹽城、興化等地。

脫脫出師之前,命汝中柏為治書侍御史,以輔助其弟也先帖木兒代理朝政。汝中柏認定哈麻必為后患,勸脫脫除之。脫脫猶豫不決,命與也先帖木兒商議。也先帖木兒向來無能,又認為哈麻曾有功于己,不從。哈麻獲悉后,將脫脫拖延皇太子冊寶禮等事,挑撥奇皇后、皇太子與脫脫兄弟關系。脫脫出師后,妥歡貼睦爾命哈麻為中書平章政事。哈麻大權在握,即唆使監察御史袁賽因不花奏劾脫脫兄弟,奏章稱:“脫脫出師三月,略無寸功,傾國家之財以為己用,半朝廷之官以為自隨。又其弟也先帖木兒庸材鄙器,玷污清臺,綱紀之政不修,貪淫之習益著。”妥歡貼睦爾輕信讒言,又害怕脫脫成為伯顏第二,先罷也先帖木兒職,又下詔削脫脫兵權。

詔書到達軍中之時,參議龔伯遂對脫脫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且丞相出師時,嘗被密旨,今奉密旨一意進討可也。詔書且勿開,開則大事去矣。”脫脫曰:“天子詔我而我不從,是與天下抗也,君臣之義何在?”不從,遂交出兵權,由河南行省左丞相泰不花等代為總兵。客省副使哈剌答曰:“丞相此行,我輩必死于他人之手,今日寧死丞相前。”言畢,拔刀刎頸而死。妥歡貼睦爾臨陣易將,高郵城下百萬元軍亂作一團,“大軍百萬,一時四散。。.其散而無所附者,多從紅軍,鐵甲一軍入襄陽,號鐵甲兵者是也”(《庚申外史》)。高郵戰役元軍不戰自潰,是元末農民戰爭的轉折點,從此,各路農民起義軍轉被動為主動,重新掀起規模更大的武裝起義高潮。大約過了10 年后,監察御史們上書說:“奸邪構害大臣,以致臨敵易將,我國家兵機不振從此始,錢糧之耗從此始,盜賊縱橫從此始,生民之涂炭從此始。設使脫脫不死,安得天下有今日之亂哉!”(《元史·順帝紀》)脫脫先被安置于淮安路,不久即命移置亦集乃路(治今內蒙古額濟納旗東南)。十五年三月,詔流于云南大理宣慰司鎮西路(治今云南騰沖西),流也先帖木兒于四川碉門。脫脫長子哈剌章肅州安置,次子三寶奴蘭州安置,家產籍沒。十二月八日(1356年1月10日),哈麻矯旨遣使鴆死脫脫于云南貶所,時脫脫年僅四十二。二十二年,平反昭雪,詔復官爵,并給復其家產。哈剌章、三寶奴召還朝封官。

書籍記載

脫脫,字大用,生而岐嶷,異于常兒。及就學,請于其師浦江吳直方曰:“使脫脫終日危坐讀書,不若日記古人嘉言善行服之終身耳。”稍長,膂力過人,能挽弓一石。年十五,為皇太子怯憐口怯薛官。天歷元年,襲授成制提舉司達魯花赤。二年,入覲,文宗見之悅,曰:“此子后必可大用。”遷內宰司丞,兼前職。五月,命為府正司丞。至順二年,授虎符、忠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元統二年,同知宣政院事,兼前職。五月,遷中政使。六月,遷同知樞密院事。至元元年,唐其勢陰謀不軌,事覺伏誅,其黨答里及剌剌等稱兵外應。脫脫選精銳與之戰,盡禽以獻。歷太禧宗禋院使,拜御史中丞、虎符親軍都指揮使,提調左阿速衛。四年,進御史大夫,仍提調前職,大振綱紀,中外肅然。扈從上都還,至雞鳴山之渾河,帝將畋于保安州,馬蹶。脫脫諫曰:“古者帝王端居九重之上,日與大臣宿儒講求治道,至于飛鷹走狗,非其事也。”帝納其言,授金紫光祿大夫,兼紹熙宣撫使。

是時,其伯父伯顏為中書右丞相,既誅唐其勢,益無所忌,擅爵人,赦死罪,任邪佞,殺無辜,諸衛精兵收為己用,府庫錢帛聽其出納。帝積不能平。脫脫雖幼養于伯顏,常憂其敗,私請于其父曰:“伯父驕縱已甚,萬一天子震怒,則吾族赤矣。曷若于未敗圖之。”其父以為然,復懷疑久未決。質之直方,直方曰:“《傳》有之,‘大義滅親’。大夫但知忠于國家耳,余復何顧焉。”當是時,帝之左右前后皆伯顏所樹親黨,獨世杰班、阿魯為帝腹心,日與之處。脫脫遂與二人深相結納。而錢唐楊瑀嘗事帝潛邸,為奎章閣廣成局副使,得出入禁中,帝知其可用,每三人論事,使瑀參焉。

五年秋,車駕留上都,伯顏時出赴應昌。脫脫與世杰班、阿魯謀欲御之東門外,懼弗勝而止。會河南范孟矯殺省臣,事連廉訪使段輔,伯顏風臺臣言漢人不可為廉訪使。時別兒怯不花亦為御史大夫,畏人之議己,辭疾不出,故其章未上。伯顏促之急,監察御史以告脫脫。脫脫曰:“別兒怯不花位吾上,且掌印,我安敢專邪?”別兒怯不花聞之懼,且將出。脫脫度不能遏,謀于直方。直方曰:“此祖宗法度,決不可廢,盍先為上言之?”脫脫入告于帝,及章上,帝如脫脫言。伯顏知出于脫脫,大怒,言于帝曰:“脫脫雖臣之子,其心專佑漢人,必當治之。”帝曰:“此皆朕意,非脫脫罪也。”及伯顏擅貶宣讓、威順二王,帝不勝其忿,決意逐之。一日,泣語脫脫,脫脫亦泣下,歸與直方謀。直方曰:“此宗社安危所系,不可不密。議論之際,左右為誰?”曰:“阿魯及脫脫木兒。”直方曰:“子之伯父,挾震主之威,此輩茍利富貴,其語一泄,則主危身戮矣。”脫脫乃延二人于家,置酒張樂,晝夜不令出。遂與世杰班、阿魯議,候伯顏入朝禽之。戒衛士嚴宮門出入,螭坳悉為置兵。伯顏見之大驚,召脫脫責之。對曰:“天子所居,防御不得不爾。”伯顏遂疑脫脫,益增兵自衛。六年二月,伯顏請太子燕帖古思獵于柳林。脫脫與世杰班、阿魯合謀以所掌兵及宿衛士拒伯顏。戊戌,遂拘京城門鑰,命所親信列布城門下。是夜,奉帝御玉德殿,召近臣汪家奴、沙剌班及省院大臣先后入見,出五門聽命。又召瑀及江西范匯入草詔,數伯顏罪狀。詔成,夜已四鼓,命中書平章政事只兒瓦歹赍赴柳林。己亥,脫脫坐城門上,而伯顏亦遣騎士至城下問故。脫脫曰:“有旨逐丞相。”伯顏所領諸衛兵皆散,而伯顏遂南行。詳見《伯顏傳》中。事定,詔以馬紥兒臺為中書右丞相;脫脫知樞密院事,虎符,忠翊衛親軍都指揮使,提調武備寺、阿速衛千戶所,兼紹熙等處軍民宣撫都總使、宣忠兀羅思護衛親軍都指揮使司達魯花赤、昭功萬戶府都總使。十月,馬紥兒臺移疾辭相位,詔以太師就第。

至正元年,遂命脫脫為中書右丞相、錄軍國重事,詔天下。脫脫乃悉更伯顏舊政,復科舉取士法,復行太廟四時祭,雪郯王徹徹禿之冤,召還宣讓、威順二王,使居舊藩,以阿魯圖正親王之位,開馬禁,減鹽額,蠲負逋,又開經筵,遴選儒臣以勸講,而脫脫實領經筵事。中外翕然稱為賢相。二年五月,用參議孛羅帖木兒等言,于都城外開河置閘,放金口水,欲引通州船至麗正門,役丁夫數萬,訖無成功。事見《河渠志》。

三年,詔修遼、金、宋三史,命脫脫為都總裁官。又請修《至正條格》頒天下。帝嘗御宣文閣,脫脫前奏曰:“陛下臨御以來,天下無事,宜留心圣學。頗聞左右多沮撓者,設使經史不足觀,世祖豈以是教裕皇哉?”即秘書監取裕宗所授書以進,帝大悅。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嘗保育于脫脫家,每有疾飲藥,必嘗之而進。帝嘗駐蹕云州,遇烈風暴雨,山水大至,車馬人畜皆漂溺,脫脫抱皇太子單騎登山,乃免。至六歲還,帝慰撫之曰:“汝之勤勞,朕不忘也。”脫脫乃以私財造大壽元忠國寺于健德門外,為皇太子祝釐,其費為鈔十二萬二千錠。四年閏月,領宣政院事。諸山主僧請復僧司,且曰:“郡縣所苦,如坐地獄。”脫脫曰:“若復僧司,何異地獄中復置地獄邪?”時有疾漸羸,且術者亦言年月不利,乃上表辭位。帝不允,表凡十七上,始從之。有旨封鄭王,食邑安豐,賞賚巨萬,俱辭不受。乃賜松江田,為立稻田提領所以領之。七年,別兒怯不花為右丞相,以宿憾譖其父馬紥兒臺。詔徙甘肅。脫脫力請俱行,在道則閱騎乘廬帳,食則視其品之精粗。及至其地,馬紥兒臺安之。復移西域撒思之地,至河,召還甘州就養。十一月,馬紥兒臺薨。帝念脫脫勛勞,召還京師。

八年,命脫脫為太傅,提調宮傅,綜理東宮之事。九年,朵兒只、太平皆罷相,遂詔脫脫復為中書右丞相,賜上尊、名馬、襲衣、玉帶。脫脫既復入中書,恩怨無不報。時開端本堂,皇太子學于其中,命脫脫領端本堂事。又提調阿速、欽察二衛、內史府、宣政院、太醫院事。

十年五月,居母薊國夫人憂。帝遣近臣喻之,俾出理庶務。于是脫脫用烏古孫良楨、龔伯遂、汝中柏、伯帖木兒等為僚屬,皆委以腹心之寄,小大之事悉與之謀,事行而群臣不知也。吏部尚書偰哲篤建言更造至正交鈔,脫脫信之,詔集樞密院、御史臺、翰林、集賢院諸臣議之,皆唯唯而已,獨祭酒呂思誠言其不可,脫脫不悅。既而終變鈔法,而鈔竟不行。事見思誠傳。河決白茅堤,又決金堤,方數千里,民被其患,五年不能塞。脫脫用賈魯計,請塞之,以身任其事。出告群臣曰:“皇帝方憂下民,為大臣者職當分憂。然事有難為,猶疾有難治,自古河患即難治之疾也,今我必欲去其疾。”而人人異論,皆不聽。乃奏以賈魯為工部尚書,總治河防,使發河南北兵民十七萬役之,筑決堤成,使復故道。凡八月,功成。事見《河渠志》。于是天子嘉其功,賜世襲答剌罕之號。又敕儒臣歐陽玄制《河平碑》以載其功。仍賜淮安路為其食邑,郡邑長吏聽其自用。

已而汝、潁之間妖寇聚眾反,以紅巾為號,襄、樊、唐、鄧皆起而應之。十一年,脫脫乃奏以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為知樞密院事,將諸衛兵十余萬討之。克上蔡。既而駐兵沙河,軍中夜驚。也先帖木兒盡棄軍資器械,北奔汴梁,收散卒,屯朱仙鎮。朝廷以也先帖木兒不習兵,詔別將代之。也先帖木兒徑歸,昏夜入城,仍為御史大夫。陜西行臺監察御史十二人劾其喪師辱國之罪,脫脫怒,乃遷西行臺御史大夫朵兒直班為湖廣行省平章政事,而御史皆除各府添設判官,由是人皆莫敢言事。

十二年,紅巾有號芝麻李者,據徐州。脫脫請自行討之,以逯魯曾為淮南宣慰使,募鹽丁及城邑趫捷,通二萬人,與所統兵俱發。九月,師次徐州,攻其西門。賊出戰,以鐵翎箭射馬首,脫脫不為動,麾軍奮擊之,大破其眾,入其外郛。明日,大兵四集,亟攻之,賊不能支,城破,芝麻李遁去。獲其黃傘旗鼓,燒其積聚,追擒其偽千戶數十人,遂屠其城。帝遣中書平章政事普化等即軍中命脫脫為太師,依前右丞相,趣還朝,而以樞密院同知禿赤等進師平潁、亳。師還,賜上尊、珠衣、白金、寶鞍。皇太子錫燕于私第。詔改徐州為武安州,而立碑以著其績。

十三年三月,脫脫用左丞烏古孫良楨、右丞悟良哈臺議,屯田京畿,以二人兼大司農卿,而脫脫領大司農事。西至西山,東至遷民鎮,南至保定、河間,北至檀、順州,皆引水利,立法佃種,歲乃大稔。

十四年,張士誠據高郵,屢招諭之不降。詔脫脫總制諸王諸省軍討之。黜陟予奪一切庶政,悉聽便宜行事;省臺院部諸司,聽選官屬從行,稟受節制。西域、西番皆發兵來助。旌旗累千里,金鼓震野,出師之盛,未有過之者。師次濟寧,遣官詣闕里祀孔子,過鄒縣祀孟子。十一月,至高郵。辛未至乙酉,連戰皆捷。分遣兵平六合,賊勢大蹙。俄有詔罪其老師費財,以河南行省左丞相太不花、中書平章政事月闊察兒、知樞密院事雪雪代將其兵,削其官爵,安置淮安。先是,脫脫之西行也,別兒怯不花欲陷之死。哈麻屢言于帝,召還近地,脫脫深德之,至是引為中書右丞。而是時脫脫信用汝中柏,由左司郎中參議中書省事,平章以下見其議事莫敢異同,惟哈麻不為之下。汝中柏因譖之脫脫,改為宣政院使,位居第三,于是哈麻深銜之。哈麻嘗與脫脫議授皇太子冊寶禮,脫脫每言:“中宮有子,將置之何所?”以故久不行。脫脫將出師也,以汝中柏為治書侍御史,使輔也先帖木兒居中。汝中柏恐哈麻必為后患,欲去之。脫脫猶豫未決,令與也先帖木兒謀。也先帖木兒以其有功于己,不從。哈麻知之,遂譖脫脫于皇太子及皇后奇氏。會也先帖木兒方移疾家居,監察御史袁賽因不花等承哈麻風旨,上章劾之,三奏乃允;奪御史臺印,出都門外聽旨,以汪家奴為御史大夫;而脫脫亦有淮安之命。

十二月辛亥,詔至軍中,參議龔伯遂曰:“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是與天子抗也,君臣之義何在?”弗從。既聽詔,脫脫頓首謝曰:“臣至愚,荷天子寵靈,委以軍國重事,蚤夜戰兢,懼弗能勝。一旦釋此重負,上恩所及者深矣。”即出兵甲及名馬三千,分賜諸將,俾各帥所部以聽月闊察兒、雪雪節制。客省副使哈剌答曰:“丞相此行,我輩必死他人之手,今日寧死丞相前。”拔刀刎頸而死。初命脫脫安置淮安,俄有旨移置亦集乃路。

十五年三月,臺臣猶以謫輕,列疏其兄弟之罪,于是詔流脫脫于云南大理宣慰司鎮西路,流也先帖木兒于四川碉門。脫脫長子哈剌章,肅州安置;次子三寶奴,蘭州安置。家產簿錄入官。脫脫行至大理騰沖,知府高惠見脫脫,欲以女事之,許筑室一程外以居,雖有加害者可以無虞。脫脫曰:“吾罪人也,安敢念及此!”巽辭以絕之。九月,遣官移置阿輕乞之地,高惠以脫脫前不受其女,故首發鐵甲軍圍之。十二月己未,哈麻矯詔遣使鴆之,死,年四十二。訃聞,中書遣尚舍卿七十六至其地,易棺衣以殮。脫脫儀狀雄偉,頎然出于千百人中,而器宏識遠,莫測其蘊。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極人臣而不驕,輕貨財,遠聲色,好賢禮士,皆出于天性。至于事君之際,始終不失臣節,雖古之有道大臣,何以過之。惟其惑于群小,急復私仇,君子譏焉。

二十二年,監察御史張沖等上章雪其冤,于是詔復脫脫官爵,并給復其家產。召哈剌章、三寶奴還朝。而也先帖木兒先是亦已死,乃授哈剌章中書平章政事,

封申國公,分省大同;三寶奴知樞密院事。二十六年,監察御史圣奴、也先、撒都失里等復言:乞封一字王爵,定謚及加功臣之號。”朝廷皆是其言。然以國家多故,未及報而國亡。《元史》卷一百三十八傳第二十五。 

人物貢獻

文學

任修三史總裁官時,他主修有《宋史》,其《藝文志》8卷,主要根據宋朝的《國史·藝文志》,刪掉重復,補充未備之書,共著錄宋代藏書9818部,119972卷。為記載宋代藏書情況及宋代著述的史志總目,但分類混亂,著錄誤差較多。在史志目錄中“最稱蕪雜”。所著《宋史藝文志·序》,對宋一代國家藏書之事有總論性的論述,是研究宋代藏書史的重要文獻之一。 

書法

江南第一家(鄭氏宗祠)白麟是鄭義門祖上名號,淮公遷到浦江后,改原香巖溪為白鱗溪,示不忘本。元朝宰相脫脫親書“白麟溪”三大字以立碑。據《義門鄭氏祭祀薄》載:“白麟溪”石碑向立于崇義橋側,年久失修,年久而損傷。乾隆十八年(1763年),將舊碑移至白麟溪橋頭,靠祠磚砌。于原處再立新碑(現原碑已移至祠內陳列)。

冤死案

脫脫對不能報答皇上的恩惠深表遺憾,但他還是服從詔書的決定,準備去淮安了。臨走前,他安撫了那些激憤不已的將士,并將自己的盔甲和戰馬贈送給身邊的將領,讓他們各率所部,聽從月闊察兒、雪雪等人的命令。

有個副將叫哈剌答,聽了脫脫的話,哭著說:丞相此行,我輩必死他人之手,今日寧死丞相前,說完,趁人不備,拔刀自刎而死。脫脫命人將哈剌答安葬,然后起身前往淮安。

脫脫一走,包圍高郵的元軍大亂,張士誠趁機出擊,元軍大敗,張士誠反敗為勝,軍威大振。這是脫脫被剝奪軍權直接帶來的嚴重后果。

脫脫抵達淮安不久,詔書又到了,將脫脫遷往亦集乃路重新安置。亦集乃路就是今天所說的黑城,遺址位于今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達來呼布鎮東南約35公里、納林河東岸的荒漠中。

在哈麻等人的陷害下,元順帝將脫脫流放以后,于當月就命哈麻提調經正監、都水監、會同館、知經筵事,很快又兼任了大司農。同時,哈麻的幾個親信也都得到了重用。至正十五年(1355年)二月,元順帝任命御史大夫汪家奴為中書右丞相。

但是,脫脫被罷官流放,哈麻還不放心,他一定要置脫脫于死地。于是,在至正十五年三月,他又指使監察御史袁賽因不花等人上奏元順帝,說對脫脫兄弟的處分太輕了,請求嚴加懲處。元順帝不管三七二十一,又下了一道詔書,將脫脫流放到云南大理宣慰司鎮西路(治所在今云南騰沖縣西),將脫脫的弟弟也先帖木兒流放到四川碉門,脫脫的長子哈剌章流放于肅州(今甘肅酒泉市),次子三寶奴流放于蘭州,所有家產全部沒收。

脫脫從內蒙古到云南,路途遙遠,環境險惡,可見哈麻等人的用心是多么歹毒!

不過,當年脫脫隨父親到流放地,已經經受過了嚴峻的考驗,所以他服從朝廷的命令,前往云南。

脫脫走到大理騰沖的時候,當地知府高惠久聞脫脫大名,親自接待了脫脫。高惠之所以這樣做,是有他的打算的。脫脫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臣,別看落難到此,說不定有朝一日會東山再起,重掌大權,到那時,自己豈不立下一功!

晚上,高惠特地為脫脫找來幾個漂亮女子,準備伺候脫脫過夜。他還有一個目的,如果朝廷一定要置脫脫于死地,自己就可以在脫脫身上找到新的罪證,為朝廷立功很顯然,高惠的這種做法更加陰險。但脫脫是個正人君子,他嚴肅地對高惠說:吾罪人也,安敢念及此!嚴詞拒絕了高惠的好意.

高惠的做法遭到脫脫的拒絕,他心里非常痛恨。好啊,你現在是朝廷的犯人,還如此猖狂,你以為你還是當朝丞相嗎?九月,高惠派人將脫脫押送到騰沖以西的一個地方,并命令鐵甲軍將脫脫的住所包圍起來,嚴加看管。

這年十二月,哈麻聽到脫脫安全到達云南的消息,心里更加著急。他想再請求元順帝下詔將脫脫處死,又擔心元順帝不會答應,就干脆矯旨,賜脫脫喝下毒酒。就這樣,脫脫終于死在奸臣哈麻之手,時年42歲。

脫脫死亡的消息傳到京城,中書省派出一個官員到達脫脫的死地,對脫脫進行了安葬。

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監察御史張沖等人上書,要求為脫脫平反昭雪。元順帝下詔,恢復脫脫的所有官爵,還其家產,并將脫脫的兒子哈剌章、三寶奴召回朝廷。這時候,脫脫的弟弟也先帖木兒已經死了。后來,哈剌章官至中書平章政事,封申國公,分省大同,三寶奴官至知樞密院事。

咱們再說說哈麻兄弟的結局。至正十五年四月,也就是脫脫被流放云南的時候,元順帝任命哈麻為中書左丞相,雪雪為御史大夫,朝政大權盡歸哈麻兄弟。六月,在哈麻的慫恿下,元順帝下詔,將脫脫的老師、集賢大學士吳直方以及參軍黑漠、長史火里赤等人撤職,這些人都受了脫脫的牽連。

哈麻兄弟雖然掌握了朝政大權,但他的妹夫禿魯帖木兒依然受到元順帝的寵信。哈麻成了朝廷重臣,他深為自己當年為元順帝請來西方僧的做法感到羞恥,決心改變一下這種骯臟的狀況。于是,哈麻跟他父親禿魯商量說:“現在我們兄弟位極宰輔,應當引導皇上改邪歸正。而現在禿魯帖木兒專門獻媚于皇上,讓皇上整天以淫為樂,這樣一來,天下士大夫肯定要笑話我們,我們有何面目見人?所以,我準備除掉禿魯帖木兒。”哈麻又說:“現在,皇上一天比一天昏庸了,怎么還能治理天下呢?皇太子已經長大成人了,而且聰明過人,不如立皇太子為帝,讓皇上去做太上皇。”

哈麻在與父親禿魯說這些話的時候,被他妹妹,也就是禿魯帖木兒的妻子聽見了。哈麻的妹妹立即回家告訴了丈夫禿魯帖木兒。禿魯帖木兒非常害怕,他知道皇太子對自己很不感冒,一旦他登基,自己還有活命嗎?于是,他趕緊將哈麻所說的話告訴了元順帝,但隱瞞了哈麻斥責元順帝貪圖淫樂的話,而是用挑撥的語氣說:哈麻說陛下已經老了,所以……

元順帝聽了,大聲說:朕頭發沒有白,牙齒沒有掉,怎么就說朕老了呢?元順帝氣壞了,當即與禿魯帖木兒密謀,要除掉哈麻和雪雪。但是,狡猾的禿魯帖木兒害怕事情敗露,自己性命不保,于是悄悄地逃到一座尼姑庵中躲了起來。

第二天,元順帝派使者傳旨,讓哈麻和雪雪不要上朝,一律在家聽旨。至正十六年(1356年)正月,元順帝下詔,罷免了哈麻和雪雪的職務,以搠思監為御史大夫。這個搠思監也是個大奸臣和野心家,他早就想謀取更高的職位了,所以就在元順帝面前列數哈麻和雪雪的罪狀,請求將二人處死。元順帝說:哈麻兄弟雖然有罪,但是他們伺候朕多年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況且,他們與朕的弟弟懿璘質班是同乳,朕怎么忍心殺死他們呢?不如暫且緩一緩,命他們出征效力。

搠思監見說服不了元順帝,就聯絡中書右丞相定住、平章政事桑哥失里等人上書,彈劾哈麻兄弟。元順帝沒有辦法,下詔將哈麻貶往惠州(今廣東惠州)安置,雪雪貶往肇州(今黑龍江肇州東)安置。離開京城時,二人被亂棍打死,家產被全部沒收。

《元史·哈麻傳》最后說:其兄弟之死,人無恤之者。就是說,哈麻兄弟被處死后,沒有人憐憫、同情他們,可見二人罪惡之深重。

脫脫死后,元朝政府等于折了一根頂梁柱,再也支撐不住了,元朝滅亡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主要作為

第一,恢復科舉取士制。脫脫出任中書右丞相后僅一個多月,即至元六年(1340)十二月,正式宣布恢復科舉。這一舉措對于籠絡漢族士大夫,引導人們走讀書入仕的道路,對于消除由于伯顏推行排儒政策而帶來的民族隔閡心理,具有一定的作用。接著,脫脫大興國子監,招收蒙古、色目、漢人三監生員達三千多人。

第二,置宣文閣,開經筵,遴選儒臣以選講。文宗天歷二年(1329)曾創建奎章閣,一時精英薈萃,文采煥然。文宗卒后,伯顏弄權,奎章閣無人顧問,文士四散,一片凋零凄涼景象。脫脫執政后,立即改奎章閣為宣文閣,改藝文監為崇文監,由康里人巎巎董閣事。宣文閣主要任務是宮廷教育。宣文閣設立后,在經筵教育、修撰三史、翻譯古籍、編撰史書等方面起了不少好作用。脫脫非常注意對皇帝進行傳統的經史教育,決定開經筵,遴選儒臣歐陽玄、李好文、黃溍、許有壬四人為皇帝五月一進講,讀四書五經。脫脫對妥歡貼睦爾說:“陛下臨御以來,天下無事,宜留心圣學。頗聞左右多阻撓者,設使經歷不足觀,世祖豈以是教裕皇(即真金太子)哉?”于是從秘書監取真金所授書以進,帝大悅。在這段時間內,妥歡貼睦爾常在宣文閣用心讀書,了解歷史上的前言往行,寫大字,操琴彈古調,“欣欣然有向慕之志”。由于皇帝重視儒學,曲阜衍圣公升秩二品,又下詔譯《貞觀政要》為蒙文,讓蒙古貴族子弟認真閱讀。

第三,恢復太廟四時祭。伯顏專權以來,禮儀制度多有破壞,一切按規矩辦事。至正三年(1343)十月,妥歡貼睦爾享于太廟,按禮儀向其弟寧宗懿璘質班靈位下拜。

第四,調整蒙古統治集團內部關系。伯顏曾經為了自己的私利,迫害、打擊異己,造成蒙古貴族內部不和。后來脫脫正式為郯王昭雪,召還宣讓王帖木兒不花、威順王寬徹普化,讓他們回到自己的領地,功臣博爾術四世孫阿魯圖正廣平王之位。這些措施對于維護蒙古統治集團內部的團結起了一定作用。

第五,開馬禁、減鹽額、蠲負逋,減輕對人民的控制和剝削。伯顏曾下令漢人南人不得有寸鐵,禁百姓畜馬,脫脫下令罷禁,元代財賦倚重鹽賦,廣大灶戶苦不堪言,故脫脫減鹽額,河間鹽場自至正二年始免余鹽三萬引,兩浙鹽場自至正三年起免十萬引,福建鹽場自至正三年起免三萬引。此外,還時而下令減免賦稅、負逋,如至正三年十月南郊禮畢,大赦天下,蠲民租五分。

第六,整頓吏治。元末官貪吏污,吏治敗壞。脫脫上臺后對地方官提出了新的要求,創立六條標準,“先是以五事備取守令,至是取守令以常年倉得法,湊成六事”(《庚申外史》)。又制定《守令黜陟之法》:“六事備者升一等,四事備者減一資,三事備者平遷,六事俱不備者降一等。”(《元史·順帝紀》)

后裔

大同李氏,其后也。

據清代《大同府志》記載:“元丞相脫脫墓,府東百二十里大王村,有碑記,大同李氏,其后也。”

脫脫是元朝后期蒙古貴族集團中少見的有見識、有能力的宰相。《元史》本傳稱他:“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極人臣而不驕,輕貨財,遠聲色,好賢禮士,皆出于天性。至于事君之際,始終不失臣節,雖古之有道之臣,何以過之。”用封建史家的標準來衡量,脫脫不失為善于治國的忠臣,但從歷史發展的總體看,他雖然推行了一些有利于社會發展的措施,但終究不能挽救垂死沒落的封建王朝,他的主要政治活動是徒勞的。

中國歷來有修前朝歷史的傳統,元朝建立以后,宋遼金三朝的歷史一直沒有正式編寫過。至正三年三月,公元1343年,元順帝詔修遼、金、宋三史,脫脫擔任總裁官。脫脫組織了漢族史學家歐陽玄、揭悉斯等人,畏兀兒族人廉惠山海牙,沙剌班,黨項人余闕,蒙古人泰不花等人一起參加修史,開創了各族史家合作修史的先例。后來,這三部史書被列入中國正史《二十四史》,而二十四史中,只有《宋史》、《遼史》、《金史》三部是少數民族宰相主編的,也只有這三史是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歷史學家共同完成的。

脫脫在四年多時間的改革中,使元朝末年的昏暗政治一度轉為清明,取得了不少成績。至正四年(1344年),脫脫因病辭職。五年后,即至正九年,脫脫再次被起用。此時,災荒頻頻,國庫吃緊。為了緩解危機,脫脫更改鈔法,印行至正交鈔,并整頓河患。至正十二年(1352年),率兵擊敗徐州紅巾軍。至正十四年(1354年),他被朝中政敵彈劾,流放云南。至正十五年(1355年)被人毒害。

脫脫是元朝后期有作為的政治家。脫脫一死,元朝再無起色,直至滅亡!

影視形象

2004年中國電視劇《朱元璋》涂門 飾演 脫脫

2013年韓國電視劇《奇皇后》真理翰(陳益漢)飾演 脫脫 

韓劇奇皇后 - 脫脫(真理翰 飾)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p3开机号金码
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gpk电子以分技术 燃烧的慾望投注 2345传奇霸业官网 阿森纳对切尔西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皇家马德里官方旗舰店 爱彩乐11选5过滤工具 泰坦传奇电子书 剩女的黄金时代下载 皇家贝蒂斯vs赫塔菲直播3月3日 探灵笔记怨灵怎么玩 权杖女王彩金 新疆11选5开奖 cmd体育是哪里的 麻将机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