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崔光

崔光

(文宣公)
中文名:
崔光
別名:
本名孝伯
國籍:
中國
人物簡介:

崔光(449—522),字長仁,本名孝伯,孝文帝賜名光,北魏清河人(世居今山東省夏津縣白馬湖鎮崔莊村)。宋樂陵太守崔曠之孫,宋長廣太守崔靈延之子。崔光幼年家貧,嗜書好學,后為人撰寫書稿,以潤筆之資贍養父母。482年(北魏孝文帝泰和六年)崔光仕魏為中書博士著作郎,與秘書丞李彪共撰國史,后李彪解職,史事由崔光專任。后因謀略功,實授太子少傅,遷右光祿大夫。516年(孝明帝熙平元年)封為平恩縣開國侯,加授太子太保。518年,崔光奏請修補《石經》。同名人物有:國家物價總局副局長崔光、朝鮮元帥崔光。

五代十國名人推薦
中文名
崔光
別名
本名孝伯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山東省夏津縣白馬湖
出生日期
449年
逝世日期
522年
信仰
崇信佛法
文宣公
平恩縣開國侯
性別
長仁

個人軼事

孝文帝特別贊揚崔光的文才,《夏津縣志》里這樣記載:與秘書丞李彪共撰國史,再遷給事黃門侍郎。受知,孝文亟稱之曰:孝伯才浩浩如黃河東注,今日之文宗也。

崔光關心民瘼,擅長辭令,常以委婉之詞規諫皇帝。一日,禁衛捕獲一禿鷲,飼于宮中。崔光得知上表說:“貪惡之鳥野澤所育,不應入于殿廷,饕餮之禽必資魚肉”,“陛下為人父母,豈可棄人養鳥,留意于丑類惡聲哉?”以此規諫皇帝。皇帝從之,將鷲棄放于野。

北魏王朝在北方雄霸多年,西邊各小國進貢不絕,又和南朝往來貿易,府庫充盈,萬物皆備。胡太后有一次去盛放絹布的倉庫巡玩,對從行的王公嬪主一百多人下令,讓眾人依自己力氣,隨意取絹。這些人丑態百出,使盡氣力左夾右扛成百匹地往家里搬。尚書令李崇和章武王元融最貪心,負絹過重,顛仆在地,一人傷腰,一人傷腳,太后又笑又怒,讓衛士把兩人趕出倉庫,一匹絹也不給他們,當時被人作為笑柄。惟獨侍中崔光只取兩匹絹,太后很奇怪,問他為什么取這么少。崔光回答:“臣兩手只能拿兩匹”。一旁眾人都漲紅臉,羞愧難當。

崔光雖屬忠臣,但是那種明哲保身的一類人,對后來的元義亂政、胡太后濫殺均不加以阻救,隨時俯仰,進退有度,七十三歲時善終。

崔光晚年,年老多病,然而自強不已,以撰述魏史為己任。常食宿于著作任所。523年(孝明帝正光三年)6月,崔光病危,召集子侄至榻前,囑咐說:“吾荷先帝厚恩,位至于此,史功不成,歿有遺恨,汝等速送吾還宅……”。至家而逝。卒謚“文宣”。

崔光歿后葬于本鄉,墓在今山東省夏津縣白馬湖鎮崔莊村附近,具體地點不詳。

個人著述

崔光一生著作宏富,“凡為詩、賦、銘、贊、誄、頌、表、啟數百篇,勒成五十余卷”。后來大多散佚。

《北史·崔光傳》

家世淵源

崔光,清河人,本名孝伯,字長仁,孝文賜名焉。祖曠【崔曠】,從慕容德南渡河,居青州之時水。慕容氏滅,仕宋為樂陵太守。于河南立冀州,置郡縣,即為東清河鄃人。縣分易,更為南平原貝丘人也。父靈延,宋長廣太守,與宋冀州刺史崔道固共拒魏軍。慕容白曜之平三齊,光年十七,隨父徙代。家貧好學,晝耕夜誦,傭書以養父母。

孝文帝時

太和六年(482),拜中書博士、轉著作郎,與秘書丞李彪參撰國書,再遷給事黃門侍郎。甚為孝文所知待,常曰:“孝伯才浩浩如黃河東注,固今日之文宗也。”以參贊遷都謀,賜爵朝陽子。拜散騎常侍,著作如故,兼太子少傅。又以本官兼侍中、使持節為陜西大使,巡方省察。所經述敘古事,因賦詩三十八篇。還,仍兼侍中。以謀謨之功,進爵為。光少有大度,喜怒不見于色。有毀惡之者,必善言以報,雖見誣謗,終不自申曲直。皇興初,有同郡二人并被掠為奴婢,后詣光求哀,光乃以二口贖免。孝文聞而嘉之。雖處機近,未曾留心文案,唯從容論議,參贊大政而已。孝文每對群臣曰:“以崔光之高才大量,若無意外咎譴,二十年后當作司空。”其見重如是。

宣武帝時

宣武即位,正除侍中。初,光與李彪共撰國書,太和之末,彪解著作,專以史事任光【崔光】。彪尋以罪廢。宣武居諒闇,彪上表求成《魏書》,詔許之,彪遂以白衣于秘書省著述。光雖領史官,以彪意在專功,表解侍中、著作以讓彪。宣武不許。遷太常卿,領齊州大中正。

正始元年夏,有典事史元顯獻四足四翼雞,詔散騎侍郎趙邕以問光。光表曰:

臣謹案《漢書·五行志》宣帝黃龍元年,未央殿路軨中雌雞化為雄,毛變而不鳴不將無距。元帝初元中,丞相府史家雌雞伏子,漸化為雄,冠距鳴將。永光中,有獻雄雞生角。劉向以為雞者小畜,主司時起居,小臣執事為政之象也,言小臣將乘君之威,以害政事,猶石顯也。竟寧元年,石顯伏辜,此共效也。靈帝光和元年,南宮寺雌雞欲化為雄,一身皆似雄,但頭冠上未變,詔以問議郎蔡邕。邕對曰:“貌之不恭,則有雞禍。臣竊推之,頭為元首,人君之象也。今雞一身已變,未至于頭,而上知之,是將有其事而不遂成之象也。若政無所改,頭冠或成,為患滋大。”是后張角作亂,稱黃巾賊,遂破壞四方,疲于賦役,人多叛者。上不改政,遂至天下大亂。今之雞狀不同,其應頗相類矣。向、邕并博達之士,考物驗事,信而有證,誠可畏也。臣以邕言推之,翅足眾多,亦群下相扇助之象。雛而未大,腳羽差小,亦其勢尚微,易制御也

臣聞災異之見,皆所以示吉兇。明君睹之而懼,乃能招福,闇主視之彌慢,所用致禍。《詩》、《書》、《春秋》、秦、漢之事多矣,此皆陛下所觀者。今或有自賤而貴,關預政事,殆亦前代君房之匹。比者南境死亡千計,白骨橫野,存有酷恨之痛,歿為怨傷之魂。義陽屯師,盛夏未反;荊蠻狡猾,征人淹次。東州轉輸,多往無還,百姓困窮,絞縊以殞。北方霜降,蠶婦輟事。群生憔悴,莫甚于今。此亦賈誼哭嘆,谷永切諫之時。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陛下為人父母,所宜矜恤。國重戎戰,用兵猶火,內外怨弊,易以亂離。陛下縱欲忽天下,豈不仰念太祖取之艱難,先帝經營劬勞也?誠愿陛下留聰明之鑒,警天地之意,禮處左右,節其貴越。往者鄧通、董賢之盛,愛之正所以害之。又躬饗如罕,宴宗或闕,時應親享郊廟,延敬諸父。檢訪四方,務加休息,爰發慈旨,撫振貧瘼。簡費山池,減撤聲飲,晝存政道,夜以安身。博采芻蕘,進賢黜佞,則兆庶幸甚,妖弭慶進,禎祥集矣。

帝覽之大悅。后數日而茹皓等并以罪失伏法,于是禮光逾重。

二年八月,光表曰:“去二十八日,有物出于太朽之西序,敕以示臣。臣案其形,即《莊子》所謂‘蒸成菌’者也。又云‘朝菌不終晦朔’。雍門周所稱“磨蕭斧而伐朝菌”,指言蒸氣郁長,非有根種,柔脆之質,雕殞速易,不延旬月,無擬蕭斧。又多生墟落穢濕之地,罕起殿堂高華之所。今極宇崇麗,壇筑工密,翼朽弗加,沾濡不及,而茲菌欻構,厥狀扶疏,誠足異也。夫野木生朝,野鳥入廟,古人以為敗亡之象。然懼災修德,咸致休慶,所謂家利而怪先,國興而妖豫。是故桑谷拱庭,太戊以昌;雊雉集鼎,武丁用熙。自比鴟鵲巢于廟殿,梟鵩鳴于宮寢,菌生賓階軒坐之正,準諸往記,信可為誡。且東南未靜,兵革不息,郊甸之內,大旱跨時,人勞物悴,莫此之甚。承天子育者所宜矜恤。伏愿陛下追殷二宗感變之意,側躬聳誠,惟新圣道,節夜飲之忻,強朝御之膳,養方富之年,保金玉之性,則魏祚可以永隆,皇壽等于山岳。”

四年,除中書舍人。永平元年秋,將誅元愉妾李氏,群官無敢言者。敕光為詔,光逡巡不作,奏曰:“伏聞當刑元愉妾李,加之屠割。妖惑扇亂,誠合此罪。但外人竊云,李今懷妊,例待分產。且臣尋諸舊典,兼推近事,戮至刳胎,謂之虐刑,桀、紂之主,乃行斯事。君舉必書,義無隱諱,酷而乖法,何以示后?陛下春秋已長,未有儲體,皇子襁褓,至有夭失。臣之愚識,知無不言,乞停李獄,以俟育孕。”帝納之。

延昌元年,遷中書監,侍中如故。二年,宣武幸東宮,召光與黃門甄琛、廣陽王深等并賜坐,詔光曰:“卿是朕西臺大臣,當令為太子師傅。”光起拜固辭,詔不許。即令明帝出焉,從者十余人,敕以光為傅之意,令明帝拜光。光又拜辭,不當受太子拜,復不蒙許。明帝遂南面再拜。詹事王顯啟請從太子拜,于是宮臣畢拜。光北面立,不敢答拜,唯西面拜謝而出。于是賜光繡采一百匹,琛、深各有差。尋授太子少傅,遷右光祿大夫,侍中、監如故。

明帝時

四年正月,宣武夜崩,光與侍中、領軍將軍于忠迎明帝于東宮,安撫內外,光有力焉。帝崩后二日,廣平王懷【元懷】扶疾入臨,以母弟之親,徑至太極西廡,哀慟禁內。呼侍中、黃門、領軍二衛,云身欲上殿哭大行,又須入見主上。諸人皆愕然相視,無敢抗對者。光獨攘衰振杖,引漢光武(劉秀)初崩,太尉趙熹橫劍當階,推下親王故事,辭色甚厲。聞者莫不稱善,壯光理義有據。懷聲淚俱止,云:“侍中以古事裁我,我不敢不服。”于是遂還,頻遣左右致謝。

初,永平四年,以黃門郎孫惠蔚代光領著作。惠蔚首尾五歲,無所厝懷。至是,尚書令、任城王澄表光宜還史任。于是詔光還領著作,遷特進。以奉迎明帝功,封博平縣公,領國子祭酒,詔乘步挽于云龍門出入。尋遷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靈太后臨朝后,光累表遜位。于忠擅權,光依附之。及忠稍被疏黜,光并送章綬冠服茅土,表至十余上,靈太后優答不許。有司奏追于忠及光封邑。熙平元年二月,太師、高陽王雍【元雍】等奏舉光授明帝經。初,光有德于靈太后。四月,更封光平恩縣開國侯,以朝陽伯轉授第三子勖【崔勖】。其月,敕賜羊車一乘。

時靈太后臨朝,每于后園親執弓矢,光乃表上中古婦人文章,因以致諫。是秋,靈太后頻幸王公第宅,光表諫曰:“《禮記》云:諸侯非問疾吊喪,入諸臣之家,謂之君臣為謔。不言王后夫人,明無適臣家之義。夫人父母在,有時歸寧;親沒,使卿大夫聘。《春秋》紀陳、宋、齊之女并為周王后,無適本國之事。是制深于士大夫。許嫁唁兄,又義不得,衛女思歸,以禮自抑,《載馳》、《竹竿》所為作也。漢上官皇后將廢昌邑,霍光外祖也,親為宰輔,后猶御武帷以接群臣,示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伯姬待姆,安就炎燎;樊姜候命,忍赴洪流。《傳》皆綴集,以垂來訓。昨軒駕頻出,幸馮翊君、任城王第。雖漸中秋,余熱尚蒸。衡蓋往還,圣躬煩倦。左右仆侍,眾過千百,扶衛跋涉,袍鉀在身。昔人稱陛下甚樂,臣等至苦,或其事也。但帝族方衍,勛貴增遷,祗請遂多,將成彝式。陛下遵酌前王,貽厥后矩,天下為公,億兆己任。專薦郊廟,止決大政,輔神養和,簡息游幸,則率土屬賴,令生仰悅矣。”

神龜元年,光表曰:“尋石經之作,起自炎劉,昔來雖屢經戎亂,猶未大崩侵。如聞往者刺史臨州,多構圖寺,官私顯隱,漸加肅撤。由是經石彌減,文字增缺。今求遣國子博士一人堪任干事者,專主周視,驅禁田牧,制其踐穢,料閱碑牒所失次第,量厥補綴。”詔曰:“此乃學者之根原,不朽之永格,便可一依公表。”光乃令國子博士李郁與助教韓神固、劉燮等勘校石經,其殘缺,計料石功,并字多少,欲補修之。后靈太后廢,遂寢。

二年八月,靈太后幸永寧寺,躬登九層佛圖。光表諫曰:“伏見親升上級,佇蹕表剎之下,祗心圖構,誠為福善,圣躬玉趾,非所踐陟。臣庶恇惶,竊謂未可。”九月,靈太后幸嵩山佛寺,光上表諫,不從。

正光元年冬,賜光幾杖衣服。二年春,明帝親釋奠國學,光執經南面,百寮陪列。司徒、京兆王繼【元繼】頻上表以位讓光。四月,以光為司徒,侍中、國子祭酒、領著作如故。光表固辭,歷年終不肯受。

八月,獲禿鹙于宮內,詔以示光。光表曰:“此即《詩》所謂‘有鹙在梁’。解云“禿鹙也”,貪惡之鳥,野澤所育,不應入于殿廷。昔魏氏黃初中,有鵜鶘集于靈芝池,文帝下詔,以曹恭公遠君子,近小人,博求賢俊,太尉華歆由此遜位而讓管寧者也。臣聞野物入舍,古人以為不善。是以張臶惡任?,賈誼忌鵩。鵜鶘暫集而去,前王猶為至誠,況今親入宮禁,為人所獲,方被畜養,晏然不以為懼。準諸往義,信有殊矣。饕餮之禽,必資魚肉,菽麥稻粱,時或飡啄,一食之費,容過斤鎰。今春夏陽旱,谷糴稍貴,窮窘之家,時有菜色。陛下為人父母,撫之如傷,豈可棄人養鳥,留意于丑形惡聲哉!衛侯好鶴,曹伯愛雁,身死國滅,可為寒心。愿遠師殷宗,近法魏祖,修德進賢,消災集慶,放無用之物,委之川澤,取樂琴書,頤養神性。”明帝覽表大悅,即棄之池澤。

冬,詔光與安豐王延明議定服章。三年六月,詔光乘步挽至東西上閣。九月,進位太保,光又固辭。光年耆多務,病疾稍增。而自強不已,常在著作,疾篤不歸。四年十月,肅宗親臨省疾,詔斷賓客,中使相望,為止聲樂,罷諸游眺,拜長子勵【崔勵】為齊州刺史。十一月,疾甚,敕子侄等曰:“諦聽吾言。聞曾子有云: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啟予手,啟予足,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吾荷先帝厚恩,位至于此,史功不成,歿有遺恨。汝等以吾之故,并得名位,勉之!勉之!以死報國。修短命也,夫復何言。速可送我還宅。”氣力雖微,神明不亂,至第而薨,年七十三。肅宗聞而悲泣,中使相尋,詔給東園溫明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六十萬、布一千匹、蠟匹百斤,大鴻臚監護喪事。車駕親臨,撫尸慟哭,御輦還宮,流涕于路,為減常膳,言則追傷,每至光坐講讀之處,未曾不改容凄悼。贈太傅,領尚書令、驃騎大將軍、開府、冀州刺史,侍中如故。又敕加后部鼓吹、班劍,依太保,廣陽王故事,謚文宣公。肅宗祖喪建春門外,望轜哀感,儒者榮之。

生平志趣

初,光太和中,依宮商角徵羽本音而為五韻詩,以贈李彪。彪為十二次詩以報光。光又為百三郡國詩以答之。國別為卷,為百三卷焉。

光寬和慈善,不忤于物,進退沈浮,自得而已。常慕胡廣、黃瓊為人,故為氣概者所不重。始領軍于忠,以光舊德,甚信重焉,每事籌決,光亦傾身事之。元叉于光亦深宗敬。及郭祚、裴植見殺,清河王懌遇禍,光隨時俯仰,竟不匡救,于是天下譏之。自從貴達,罕所申薦,曾啟其女婿彭城劉敬徽,云敬徽為荊州五隴戍主,女隨夫行,常慮寇抄,南北分張,乞為徐州長史、兼別駕,暫集京師。肅宗許之。時人比之張禹。光初為黃門,則讓宋弁;為中書監,讓汝南王悅;為太常,讓劉芳;為少傅,讓元暉、穆紹、甄琛;為國子祭酒,讓清河王懌、任城王澄;為車騎、儀同,讓江陽王繼,又讓靈太后父胡國珍,皆顧望時情,議者以為矯飾。

崇信佛法,禮拜讀誦,老而逾甚。終日怡怡,未曾恚忿。曾于門下省晝坐讀經,有鴿飛集膝前,遂入于懷。緣臂上肩,久之乃去。道俗贊詠詩頌者數十人。每為沙門朝貴請講《維摩》、《十地經》,聽者常數百人。即為二經義疏三十余卷,識者知其疏略。以貴重為后坐疑于講次。凡所為詩賦銘贊誄頌表啟數百篇,五十余卷,別有集。光十一子,大都有功于社會

(見《北史·列傳第三十二》)

《魏書·崔光傳》

崔光,本名孝伯,字長仁,高祖賜名焉。東清河鄃人也。祖曠,從慕容德南渡河 ,居青州之時水。慕容氏滅,仕劉義隆為樂陵太守。父靈延,劉駿龍驤將軍、長廣太守,與劉彧冀州刺史崔道固共拒國軍。

慕容白曜之平三齊,光年十七,隨父徙代。家貧好學,晝耕夜誦,傭書以養父母。太和六年 ,拜中書博士,轉著作郎,與秘書丞李彪參撰國書。遷中書侍郎、給事黃門侍郎,甚為高祖所知待。常曰:“孝伯之才,浩浩如黃河東注,固今日之文宗也。”以參贊遷都之謀,賜爵朝陽子,拜散騎常侍,黃門、著作如故,又兼太子少傅。尋以本官兼侍中、使持節,為陜西大使,巡方省察,所經述敘古事,因而賦詩三十八篇。還,仍兼侍中,以謀謨之功,進爵為伯。

光少有大度,喜怒不見于色。有毀惡之者,必善言以報之,雖見誣謗,終不自申曲直。皇興初 ,有同郡二人并被掠為奴婢,后詣光求哀,光乃以二口贖免。高祖聞而嘉之。雖處機近,曾不留心文案,唯從容論議,參贊大政而已。高祖每對群臣曰:“以崔光之高才大量,若無意外咎譴,二十年后當作司空。”其見重如是。又從駕破陳顯達。世宗即位,正除侍中。

初,光與李彪共撰國書。太和之末,彪解著作,專以史事任光。彪尋以罪廢。世宗居諒暗,彪上表求成《魏書》 ,詔許之,彪遂以白衣于秘書省著述。光雖領史官,以彪意在專功,表解侍中、著作以讓彪,世宗不許。遷太常卿,領齊州大中正。

正始元年夏,有典事史元顯獻四足四翼雞,詔散騎侍郎趙邕以問光。光表答曰:

臣謹按:《漢書·五行志》:宣帝黃龍元年,未央殿路軨中,雌雞化為雄,毛變而不鳴不將,無距。元帝初元中,丞相府史家雌雞伏子,漸化為雄,冠距鳴將。永光中,有獻雄雞生角。劉向以為雞者小畜,主司時起居,小臣執事為政之象也。言小臣將乘君之威,以害政事,指石顯也。竟寧元年,石顯伏辜,此其效也。靈帝光和元年,南宮寺雌雞欲化為雄,一身毛皆似雄,但頭冠尚未變。詔以問議郎蔡邕,邕對曰:“貌之不恭,則有雞禍。臣竊推之,頭為元首,人君之象也。今雞一身已變,未至于頭,而上知之,是將有其事,而不遂成之象也。若應之不精,政無所改,頭冠或成,為患滋大。”是后張角作亂,稱“黃巾賊”,遂破壞四方,疲于賦役,民多叛者。上不改政,遂至天下大亂。今之雞狀雖與漢不同,而其應頗相類矣。向、邕并博達之士,考物驗事,信而有證,誠可畏也。

臣以邕言推之,翅足眾多,亦群下相扇助之象,雛而未大,腳羽差小,亦其勢尚微,易制御也。臣聞災異之見,皆所以示吉兇,明君睹之而懼,乃能招福;暗主視之彌慢,所用致禍。《詩》、《書》、《春秋》、秦、漢之事多矣,此陛下所觀者也。今或有自賤而貴,關預政事,殆亦前代君房之匹比者。南境死亡千計,白骨橫野,存有酷恨之痛,歿為怨傷之魂。義陽屯師,盛夏未返;荊蠻狡猾,征人淹次。東州轉輸,往多無還;百姓困窮,絞縊以殞。北方霜降,蠶婦輟事;群生憔悴,莫甚于今。此亦賈誼哭嘆、谷永切諫之時。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陛下為民父母,所宜矜恤。國重戎戰,用兵猶火,內外怨弊,易以亂離。陛下縱欲忽天下,豈不仰念太祖取之艱難,先帝經營劬勞也?

誠愿陛下留聰明之鑒,警天地之意,禮處左右,節其貴越。往者鄧通、董賢之盛,愛之正所以害之。又躬饗加罕,宴宗或闕,時應親肅郊廟,延敬諸父。檢訪四方,務加休息,爰發慈旨,撫賑貧瘼。簡費山池,減撤聲飲,晝存政道,夜以安身。博采芻蕘,進賢黜佞。則兆庶幸甚,妖弭慶進,禎祥集矣。

世宗覽之,大悅。后數日,而茹皓等并以罪失伏法,于是禮光愈重,加撫軍將軍。

二年八月,光表曰:“去二十八日,有物出于太極之西序,敕以示臣,臣按其形,即莊子所謂‘蒸成菌’者也。又云‘朝菌不終晦朔’,雍門周所稱‘磨蕭斧而伐朝菌’,皆指言蒸氣郁長,非有根種,柔脆之質,凋殞速易,不延旬月,無擬斧斤。又多生墟落穢濕之地,罕起殿堂高華之所。今極宇崇麗,墻筑工密,糞朽弗加,沾濡不及,而茲菌焱?構,厥狀扶疏,誠足異也。夫野木生朝,野鳥入廟,古人以為敗亡之象。然懼災修德者,咸致休慶;所謂家利而怪先,國興而妖豫。是故桑谷拱庭,太戊以昌;雊雉集鼎,武丁用熙。自比鴟鵲巢于廟殿,梟鵩鳴于宮寢,菌生賓階軒坐之正,準諸往記,信可為誡。且東南未靜,兵革不息,郊甸之內,大旱跨時,民勞物悴,莫此之甚。承天子育者,所宜矜恤。伏愿陛下,追殷二宗感變之意,側躬聳誠,惟新圣道。節夜飲之忻,強朝御之膳,養方富之年,保金玉之性,則魏祚可以永隆,皇壽等于山岳。”

四年秋,除中書令,進號鎮東將軍。永平元年秋,將刑元愉妾李氏,群官無敢言者。敕光為詔,光逡巡不作,奏曰:“伏聞當刑元愉妾李,加之屠割。妖惑扇亂,誠合此罪。但外人竊云李今懷妊,例待分產。且臣尋諸舊典,兼推近事,戮至刳胎,謂之虐刑。桀紂之主,乃行斯事。君舉必書,義無隱昧,酷而乖法,何以示后?陛下春秋已長,未有儲體,皇子襁褓,至有夭失。臣之愚識,知無不言,乞停李獄,以俟育孕。”世宗納之。

延昌元年春,遷中書監,侍中如故。二年,世宗幸東宮,召光與黃門甄琛、廣陽王淵等,并賜坐。詔光曰:“卿是朕西臺大臣,今當為太子師傅。”光起拜固辭,詔不許。即命肅宗出,從者十余人,敕以光為傅之意,令肅宗拜光。光又拜辭,不當受太子拜,復不蒙許,肅宗遂南面再拜。詹事王顯啟請從太子拜,于是宮臣畢拜,光北面立,不敢答拜,唯西面拜謝而出。于是賜光繡彩一百匹,琛、淵等各有差。尋授太子少傅。三年,遷右光祿大夫,侍中、監如故。

四年正月,世宗夜崩。光與侍中、領軍將軍于忠迎肅宗于東宮,安撫內外,光有力焉。帝崩后二日,廣平王懷扶疾入臨,以母弟之親,徑至太極西廡,哀慟禁內,呼侍中、黃門、領軍、二衛,云身欲上殿哭大行,又須入見主上。諸人皆愕然相視,無敢抗對者。光獨攘衰振杖,引漢光武初崩,太尉趙憙橫劍當階,推下親王故事,辭色甚厲,聞者莫不稱善,壯光理義有據。懷聲淚俱止,云侍中以古事裁我,我不敢不服。于是遂還,頻遣左右致謝。

初,永平四年,以黃門郎孫惠蔚代光領著作。惠蔚首尾五載,無所厝意。至是三月,尚書令、任城王澄表光宜還史任,于是詔光還領著作。四月,遷特進。五月,以奉迎肅宗之功,封光博平縣開國公,食邑二千戶。七月,領國子祭酒。八月,詔光乘步挽于云龍門出入。尋遷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靈太后臨朝之后,光累表遜位。于忠擅權,光依附之。及忠稍被疏黜,光并送章綬冠服茅土,表至十余上。靈太后優答不許。有司奏追于忠及光封邑。熙平元年二月,太師、高陽王雍等奏舉光授肅宗經。初,光有德于靈太后,語在《于忠傳》。四月,更封光平恩縣開國侯,食邑一千戶,以朝陽伯轉授第二子勖。其月,敕賜羊車一乘。

時靈太后臨朝,每于后園親執弓矢。光乃表上中古婦人文章,因以致諫曰:“孔子云:‘士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藝謂禮、樂、書、數、射、御。明前四業,丈夫婦人所同修者。若射、御,唯主男子,事不及女。古之賢妃烈媛,母儀家國,垂訓四海,宣教九宗,可秉道懷德,率遵仁禮。是以漢后馬鄧,術邁祖考,羊嬪蔡氏,具體伯喈。伏惟皇太后,含圣履仁,臨朝闡化,肅雍愷悌,靖徽齊穆,孝祀通于神明,和風溢于區宇。因時暇豫,清暑林園,遠藐姑射,眷言矍相,弦矢所發,必中正鵠,威靈遐暢,義震上下。文武懾心,左右悅目,吾王不游,吾何以休,不窺重仞,安見富美。天情沖謙,動容祗愧,以為舉非蠶織,事存無功,豈謂應乾順民,裁成輔相者哉。臣不勝慶幸,謹上婦人文章錄一帙,其集具在內,伏愿以時披覽,仰裨未聞。息彎挾之勞,納閑拱之泰,頤精養壽,棲神翰林。”

是秋,靈太后頻幸王公第宅。光表諫曰:“《禮記》云:‘諸侯非問疾吊喪而入諸臣之家,是謂君臣為謔。’不言王后夫人,明無適臣家之義。夫人父母在,有時歸寧,親沒,使卿大夫聘。《春秋》紀陳、宋、齊之女并為周王后,無適本國之事。是制深于士大夫,許嫁唁兄,又義不得;衛女思歸,以禮自抑;《載馳》、《竹竿》所為作也。漢上官皇后將廢昌邑,霍光,外祖也,親為宰輔,后猶御武帷以接群臣,示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伯姬待姆,安就炎燎;樊姜俟命,忍赴洪流。傳皆綴集,以垂來詠。昨軒駕頻出,幸馮翊君、任城王第,雖漸中秋,余熱尚蒸,衡蓋往還,圣躬煩倦。豐廚嘉醴,罄竭時羞,上壽弗限一觴,方丈甘逾百品,旦及日斜,接對不憩,非謂順時而游,奉養有度。縱云輦崇涼,御筵安暢,左右仆侍,眾過千百,扶衛跋涉,袍甲在身,蒙曝塵日,渙汗流離,致時饑渴,餐飯不贍,賃馬假乘,交費錢帛。昔人稱陛下甚樂,臣等至苦,或其事也。伏惟皇太后,月靈炳曜,坤儀挺茂,誕育帝躬,維興魏道。德逾文母,仁邁和憙。親以天至,遠異莫間;愛由真固,非俟虛隆。紆屈鑾駕,降臨闉里,榮光帝京,士女藻悅。白首之耋,欣遇犧年;青衿之童,慶屬唐日。千載之所難,一朝之為易,非至明超古,忘驕釋吝,孰能若斯者哉?魏元以來,莫正斯美,興居出入,自當坦然,豈同往嫌,曲有矯避。但帝族方衍,勛貴增遷,祗請遂多,將成彝式。陛下遵酌前王,貽厥后矩,天下為公,億兆己任。專薦郊廟,止決大政,輔養神和,簡息游幸。以德為車,以樂為御,考仁圣之風,習治國之道,則率土屬賴,含生仰悅矣。臣過荷恩榮,所知必盡,嘿嘿唯唯,愚竊未敢,輕陳狂瞽,分貽憲坐。”

神龜元年夏,光表曰:“《詩》稱:‘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又云:‘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傳》曰:‘思其人猶愛其樹,況用其道不恤其人。’是以《書》始稽古,《易》本山火,觀于天文,以察時變;觀于人文,以化成天下。孟子囗實,匡張訓說。安世記篋于汾南,伯山抱卷于河右。元始孤論,充漢帝之坐;孟皇片字,懸魏王之帳。前哲之寶重墳籍,珍愛分篆,猶若此之至也。矧乃圣典鴻經,炳勒金石,理為國楷,義成家范,跡實世模,事則人軌,千載之格言,百王之盛烈,而令焚荒污毀,積榛棘而弗掃,為鼯鼬之所棲宿,童豎之所登踞者哉!誠可為痛心疾首,拊膺扼腕。伏惟皇帝陛下,孝敬日休,自天縱睿,垂心初學,儒業方熙。皇太后欽明慈淑,臨制統化,崇道重教,留神翰林。將披云臺而問禮,拂麟閣以招賢。誠宜遠開闕里,清彼孔堂,而使近在城闉,面接宮廟,舊校為墟,子衿永替。豈所謂建國君民,教學為先,京邑翼翼,四方是則也?尋石經之作,起自炎劉,繼以曹氏《典論》,初乃三百余載,計末向二十紀矣。昔來雖屢經戎亂,猶未大崩侵。如聞往者刺史臨州,多構圖寺,道俗諸用,稍有發掘,基蹠泥灰,或出于此。皇都始遷,尚可補復,軍國務殷,遂不存檢。官私顯隱,漸加剝撤。播麥納菽,秋春相因,囗生蒿杞,時致火燎,由是經石彌減,文字增缺。職忝胄教,參掌經訓,不能繕修頹墜,興復生業,倍深慚恥。今求遣國子博士一人,堪任干事者,專主周視,驅禁田牧,制其踐穢,料閱碑牒所失次第,量厥補綴。”詔曰:“此乃學者之根源,不朽之永格,垂范將來,憲章之本,便可一依公表。”光乃令國子博士李郁與助教韓神固、劉燮等勘校石經,其殘缺者,計料石功,并字多少,欲補治之。于后,靈太后廢,遂寢。

二年八月,靈太后幸永寧寺,躬登九層佛圖。光表諫曰:“伏見親升上級,佇蹕表剎之下,祗心圖構,誠為福善。圣躬玉趾,非所踐陟,臣庶恇惶,竊謂未可。按《禮記》:‘為人子者,不登高,不臨深。’古賢有言:策畫失于廟堂,大人蹶于中野。《漢書》:上欲西馳下峻坂,袁盎攬轡停輿曰:‘臣聞千金之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倚衡。如有車敗馬驚,奈高廟太后何?’又云:上酎祭廟出,欲御樓船。薛廣德免冠頓首,曰:‘宜從橋,陛下不聽臣,臣以血污車輪。’樂正子春,曾參弟子,亦稱至孝,固自謹慎,堂基不過一尺,猶有傷足之愧。永寧累級,閣道回隘,以柔懦之寶體,乘至峻之重峭,萬一差跌,千悔何追?《禮》:將祭宗廟,必散齋七日,致齋三日,然后入祀,神明可得而通。今雖容像未建,已為神明之宅。方加雕繢,飾麗丹青,人心所祗,銳觀滋甚,登者既眾,異懷若面。縱一人之身恒盡誠潔,豈左右臣妾各竭虔仰?不可獨升,必有扈侍,懼或忘慎,非飲酒茹葷而已。昨風霾暴興,紅塵四塞,白日晝昏,特可驚畏。《春秋》:宋、衛、陳、鄭同日而災,伯姬待姆,致焚如之禍。去皇興中,青州七級亦號崇壯,夜為上火所焚。雖梓慎、裨灶之明,尚不能逆克端兆。變起倉卒,預備不虞。天道幽遠,自昔深誡。墟墓必哀,廟社致敬,望塋凄慟,入門聳栗,適墓不登隴,未有升陟之事。《傳》云:‘公既視朔,遂登觀臺。’其下無天地先祖之神,故可得而乘也。《內經》,寶塔高華,堪室千萬,唯盛言香花禮拜,豈有登上之義?獨稱三寶階,從上而下,人天交接,兩得相見,超世奇絕,莫可而擬。恭敬拜跽,悉在下級。遠存矚眺,周見山河,因其所眄,增發嬉笑。未能級級加虔,步步崇慎,徒使京邑士女,公私湊集。上行下從,理勢以然,迄于無窮,豈長世競慕一登而可抑斷哉?蓋心信為本,形敬乃末,重實輕根,靖實躁君,恭己正南面者,豈月乘峻極,旬御層階。今經始既就,子來自勸,基構已興,雕絢漸起,紫山華臺,即其宮也。伏愿息躬親之勞,廣風靡之化,因立制防,班之條限,以遏囂污,永歸清寂。下竭肅穆之誠,上展瞻仰之敬。勿踐勿履,顯固億齡,融教闡悟,不其博歟?”

九月,靈太后幸嵩高。光上表諫曰:“伏聞明后當親幸嵩高,往還累宿。鑾游近旬,存省民物,誠足為善。雖漸農隙,所獲棲畝,饑貧之家指為珠玉,遺秉滯?遂,莫不寶惜。步騎萬余,來去經踐,駕輦雜還,競騖交馳,縱加禁護,猶有侵耗,士女老幼,微足傷心。秋末久旱,塵壤委深,風霾一起,紅埃四塞。轅關峭險,山路危狹,圣駕清道,當務萬安。乘履澗壑,蒙犯霜露,出入半旬,途越數百,飄曝彌日,仰虧和豫。七廟上靈,容或未許;億兆下心,實用悚栗。且藏蟄節遠,昆蟲布列,蠉蠕之類,盈于川原,車馬輾蹈,必有類殺。慈矜好生,應垂未測,誠恐悠悠之議,將謂為福興罪。廝役困于負擔,爪牙窘于賃乘,供頓候迎,公私擾費。廚兵幕士,衣履敗穿,晝暄夜凄,罔所覆藉,監帥驅捶,泣呼相望。霜旱為災,所在不稔,饑饉薦臻,方成儉敝。為民父母,所宜存恤,靖以撫之,猶懼離散,乃于收斂初辰,致此行舉,自近及遠,交興怨嗟。伏愿遠覽虞舜,恭己無為;近遵《老》、《易》,不出戶牖。罷勞形之游,息傷財之駕,動循典防,納諸軌儀,委司責成,寄之耳目。人神幸甚,朝野抃悅。”靈太后不從。

正光元年冬,賜光幾杖、衣服。二年春,肅宗親釋奠國學,光執經南面,百僚陪列。司徒、京兆王繼頻上表以位讓光。夏四月,以光為司徒、侍中、國子祭酒,領著作如故。光表固辭歷年,終不肯受。

八月,獲禿鹙鳥于宮內,詔以示光。光表曰:“蒙示十四日所得大鳥,此即《詩》所謂‘有鹙在梁’,解云‘禿鹙也’,貪惡之鳥,野澤所育,不應入殿庭。昔魏氏黃初中,有鵜鶘集于靈芝池,文帝下詔以曹恭公遠君子,近小人,博求賢俊,太尉華歆由此遜位而讓管寧者也。臣聞野物入舍,古人以為不善,是以張臶惡任?,賈誼忌鵩。鵜鶘暫集而去,前王猶為至誡,況今親入宮禁,為人所獲,方被畜養,晏然不以為懼。準諸往義,信有殊矣。且饕餮之禽,必資魚肉,菽麥稻粱,時或餐啄,一食之費,容過斤鎰。今春夏陽旱,谷糴稍貴,窮窘之家,時有菜色。陛下為民父母,撫之如傷,豈可棄人養鳥,留意于丑形惡聲哉?衛侯好鶴,曹伯愛雁,身死國滅,可為寒心。陛下學通《春秋》,親覽前事,何得口詠其言,行違其道!誠愿遠師殷宗,近法魏祖,修德延賢,消災集慶。放無用之物,委之川澤,取樂琴書,頤養神性。”肅宗覽表大悅,即棄之池澤。

詔召光與安豐王延明議定服章。三年六月,詔光乘步挽至東西上閣。九月,進位太保,光又固辭。光年耆多務,疾病稍增,而自強不已,常在著作,疾篤不歸。四年十月,肅宗親臨省疾,詔斷賓客,中使相望,為止聲樂,罷諸游眺。拜長子勵為齊州刺史。十一月,疾甚,敕子侄等曰:“諦聽吾言。聞曾子有云: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啟予手,啟予足,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吾荷先帝厚恩,位至于此,史功不成,歿有遺恨。汝等以吾之故,并得名位,勉之!勉之!以死報國。修短命也,夫復何言。速可送我還宅。”氣力雖微,神明不亂。至第而薨,年七十三。肅宗聞而悲泣,中使相尋,詔給東園溫明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六十萬、布一千匹、蠟四百斤,大鴻臚監護喪事。車駕親臨,撫尸慟哭。御輦還宮,流涕于路,為減常膳,言則追傷。每至光坐誦讀之處,未嘗不改容凄悼。五年正月,贈太傅,領尚書令、驃騎大將軍、開府、冀州刺史,侍中如故。又敕加后部鼓吹、班劍,依太保、廣陽王故事,謚文宣公。肅宗祖喪建春門外,望?需哀感,儒者榮之。

初,光太和中,依宮商角徵羽本音而為五韻詩,以贈李彪,彪為十二次詩以報光。光又為百三郡國詩以答之,國別為卷,為百三卷焉。

光寬和慈善,不逆于物,進退沉浮,自得而已。常慕胡廣、黃瓊之為人,故為氣概者所不重。始領軍于忠以光舊德,甚信重焉,每事籌決,光亦傾身事之。元叉于光亦深宗敬。及郭祚、裴植見殺,清河王懌遇禍,光隨時俯仰,竟不匡救,于是天下譏之。自從貴達,罕所申薦。曾啟其女婿彭城劉敬徽,云敬徽為荊州五隴戍主,女隨夫行,常慮寇抄,南北分張,乞為徐州長史、兼別駕,暫集京師。肅宗許之。時人比之張禹。光初為黃門,則讓宋弁;為中書監,讓汝南王悅;為太常,讓劉芳;為少傅,讓元暐、穆紹、甄琛;為國子祭酒,讓清河王懌、任城王澄;為車騎、儀同,讓江陽王繼,又讓靈太后父胡國珍。皆顧望時情,議者以為矯飾。崇信佛法,禮拜讀誦,老而逾甚,終日怡怡,未曾恚忿。曾于門下省晝坐讀經,有鴿飛集膝前,遂入于懷,緣臂上肩,久之乃去。道俗贊詠詩頌者數十人。每為沙門朝貴請講《維摩》、《十地經》,聽者常數百人,即為二經義疏三十余卷。識者知其疏略,以貴重為后坐疑 于講次。凡所為詩賦銘贊誄頌表啟數百篇,五十余卷,別有集。光十一子,勵、勖、勔、勸、劼、勊、勍、劬、、、勉。

(見《魏書·列傳第五十五》)

方志記載

崔光(449—522),北魏清河(今山東夏津)人。熙平元年(516)四月,封平恩(今邱縣)縣開國侯。 

家族資料

崔曠,宋樂陵太守崔靈延,宋長廣太守崔光,字長仁崔勵,字彥德

崔挹

崔損

崔勖 

崔勔,字彥儒

崔權

崔劼崔拱
崔捴
崔廓之 
崔氏 
崔敬友崔鴻,字彥鸞

崔子元

崔鹍 
崔鷫,字彥鹴 
崔靈茂 崔雅寶崔逵,字景通崔德仁
注:崔光女崔氏嫁劉敬徽。《廣韻》云崔靈延是崔曠之孫。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p3开机号金码
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安卓版部落冲突下载 黄金翅膀登陆 河内5分彩五星定位胆 十二生肖成龙 全民飞机大战哪吒升级费用 拜仁慕尼黑英文怎么读 山东11选5爱彩乐 bet365体育在线投注中文 热带动物园投注 三国全面战争下载 三昇体育怎么下手机app 太阳vs灰熊 莱万特suv多少钱 新剑侠情缘下载 魔兽世界字体 2019年曼联中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