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趙煦

趙煦

中文名:
趙煦
別名:
趙傭
國籍:
中國
人物簡介:

宋哲宗趙煦(1077年1月4日-1100年2月23日),宋朝第七位皇帝(1085年4月1日—1100年2月23日在位),是前任皇帝宋神宗第六子,原名傭,曾被封為延安郡王。生于熙寧九年十二月七日(1077年1月4日),神宗病危時立他為太子。元豐八年(1085年),神宗駕崩,趙煦登基為帝,改元“元祐”,時年僅九歲,由祖母太皇太后高氏(高滔滔)垂簾聽政。元祐八年(1093年),高太后去世,趙煦才開始親政。趙煦親政后,下令紹述并實施元豐新法,罷舊黨宰相范純仁、呂大防等,起用章惇、曾布等新黨。在軍事上重啟河湟之役,收復青唐地區,并發動兩次平夏城之戰,使西夏臣服。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趙煦病逝,年僅24歲,在位15年。謚號憲元顯德欽文睿武齊圣昭孝皇帝,廟號哲宗,葬永泰陵。

趙煦參與事件/話題
中文名
趙煦
別名
趙傭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開封
出生日期
1076年1月4日
逝世日期
1100年2月23日
職業
皇帝
廟號
哲宗
憲元顯德欽文睿武齊圣昭孝皇帝
陵墓
永泰陵
年號
元祐、紹圣、元符
在位
1085年4月1日—1100年2月23日
信仰
道教

人物生平

早年生活

元豐八年二月,宋神宗病情日趨惡化,不能處理朝政。立趙傭為皇儲,由皇太后高氏暫時聽政,神宗表示同意。高太后出身尊貴,其曾祖是宋初名將高瓊,母親為北宋開國元勛曹彬的孫女,姨母是仁宗曹皇后。幼年時,高太后與英宗都住在宮中,曹皇后視她如親生女兒。后來,仁宗和曹皇后親自為兩人主持婚禮,當時有“天子娶媳,皇后嫁女”之說,這種世家與皇室之間的聯姻無疑有助于鞏固高氏在宮中的地位。高太后經歷了仁、英、神三朝中發生的仁宗立儲、英宗濮議風波和神宗熙豐變法等事,政治經驗很豐富,她在哲宗繼承皇位后,擔心自己名譽被毀,便使出渾身解數,終將北宋最后一次中興付諸東流。

宋神宗生病時,他年齡最小的兒子延安郡王趙傭才9歲,而兩個同母哥弟弟卻年富力強,雍王趙顥36歲,曹王趙頵30歲,論聲望、地位和出身,兩人中的任何一個都有資格做皇帝。當時,大臣蔡確和邢恕也有策立二王之意,他們曾想通過高太后的侄子高公繪和高公紀達到目的。邢恕以賞花為名將二人邀請到自己府中,對他們說神宗的病情已無回天之力,延安郡王年幼,雍王和曹王都很賢明,有可能成為皇位繼承人。高公繪大驚,明確表示,這是邢恕想陷害他們全家,急忙與高公紀一起離開邢府。蔡確和邢恕見陰謀難以得逞,便決定擁立趙傭,以奪策立之功,并趁機除掉與蔡確有矛盾的王珪。蔡確在與王珪同去探望神宗時,問王珪對立儲之事有何看法,暗中卻派開封知府蔡京率殺手埋伏在暗處,只要王珪稍有異議,就將他殺死。王珪膽小怕事,是出了名的“三旨宰相”(他上殿奏事稱“取圣旨”,皇帝裁決后,他稱“領圣旨”,傳達旨意是“已得圣旨”)。見蔡確相問,王珪便慢吞吞地回答:“皇上有子。”言下之意是要立趙傭。王珪這一次卻很有主張,蔡確無法,便只好四處張揚,說他自己有策立大功,卻反誣高太后和王珪有廢立趙傭之意,此事在后來給他招來大禍。

不僅朝中大臣另有打算,趙顥和趙頵也極為關注選立皇儲一事。他們時常去皇宮探視神宗病情,看過神宗后,趙顥還徑直去高太后處,試圖探聽或是談論些什么。神宗只能“怒目視之”,似乎也察覺到弟弟們的意圖。到了神宗彌留之際,趙顥甚至還請求留在神宗身邊侍疾。高太后見兩位親王居心叵測,為防萬一,便命人關閉宮門,禁止二王出入神宗寢宮,實際上是要他們斷了念頭。同時,加快了立趙傭為儲的步伐,還暗中叫人秘密趕制了一件10歲孩童穿的皇袍,以備不時之需。

這年三月,在大臣們前來覲見時,高太后當眾夸贊皇子趙傭性格穩重,聰明伶俐,自神宗病后便一直手抄佛經,為神宗祈福,頗是孝順,還將趙傭所抄佛經傳給大臣們看。大臣們齊聲稱賀,高太后立即命人抱出趙傭,宣讀神宗詔書,立趙傭為皇太子,改名趙煦,皇儲之爭總算平靜下來。

執政

1085年,神宗去世,皇太子趙煦即位,改元元祐。從此,太皇太后高氏垂簾聽政,掌握大權達8年之久。

哲宗登基時,只有10歲,由高太皇太后執政。高太皇太后執政后,任用保守派大官司馬光為宰相,“凡熙寧以來政事弗便者,次第罷之”。司馬光上臺后,不顧一切盡罷新法(熙寧變法),“舉而仰聽于太皇太后”。宋哲宗對此感到不滿。

元祐八年(1093年),高太皇太后去世,哲宗親政。哲宗親政后表明紹述,追貶司馬光,并貶謫蘇軾、蘇轍等舊黨黨人于嶺南(今廣西、廣東、海南),接著重用革新派如章惇、曾布等,恢復王安石變法中的保甲法、免役法、青苗法等,減輕農民負擔,使國勢有所起色。次年改元“紹圣”,并停止與西夏談判,多次出兵討伐西夏,迫使西夏向宋朝乞和。元符三年正月十二(1100年2月23日)病逝于汴京(今河南開封)。

哲宗是北宋較有作為的皇帝。不過在新黨與舊黨之間的黨爭始終未能獲得解決,反而在宋哲宗當政期間激化,多少造成朝廷的動蕩。

政治斗爭

哲宗即位時,高太后一再表示她性本好靜,垂簾聽政是出于無奈,但她卻絲毫不放松手中的權力。在高太后垂簾時期,軍國大事都由她與幾位大臣處理,年少的哲宗對朝政幾乎沒有發言權。大臣們也以為哲宗年幼

,凡事都取決于高太后。朝堂上,哲宗的御座與高太后座位相對,大臣們向來是向太后奏事,背朝哲宗,也不轉身向哲宗稟報,以致哲宗親政后在談及垂簾時說,他只能看朝中官員的臀部和背部。到了哲宗17歲時,高太后本應該還政,但她卻仍然積極地聽政。而此時,眾大臣依然有事先奏太后,有宣諭必聽太后之言,也不勸太后撤簾。高太后和大臣們的這種態度惹惱了哲宗,哲宗心中很是怨恨他們,這也是哲宗親政后大力貶斥元祐大臣的一個原因。

盡管高太后和大臣在垂簾時沒有考慮哲宗的感受,但他們并不放松對哲宗的教育。高太后任呂公著、范純仁、蘇軾和范祖禹等人擔任哲宗的侍讀大臣,想通過教育使哲宗成為一個恪守祖宗法度、通曉經義的皇帝,尤其是讓哲宗仰慕宋仁宗,而不是銳意進取的宋神宗,因為仁宗創下了為士大夫津津樂道的清平盛世。

此外,高太后在生活上對哲宗的管教也很嚴格。為避免哲宗耽于女色,高太后派了20個年長的宮嬪照顧他的起居,又常令哲宗晚上在自己榻前閣樓中就寢,相當于限制了他自由活動的空間。但元祐四年(1089)十二月,民間卻傳出宮中尋找乳母之事。大臣劉安世得知后大驚,哲宗此時才14歲,后宮竟然尋找乳母,是否是皇帝沉溺聲色?劉安世上奏章,告誡哲宗自重。另一大臣范祖禹直接上書高太后,言辭極為激烈。高太后對外解釋說,是神宗遺留下的幾個小公主年幼,需要乳母照顧,但私下卻將哲宗身邊的宮女一一喚去審問。哲宗后來回憶說那些宮女們個個紅腫著眼,臉色慘白,他心里很害怕,后來才知道是劉、范暗中告了狀,而自己卻渾然不知。高太后的這些做法雖然目的是為了照顧和保護哲宗,但卻使得哲宗感到窒息,無形中增強了他的逆反心理。

更讓哲宗難以接受的是,高太后對待其生母朱德妃也過于嚴格, 甚至是苛刻。或許是她有著某種隱憂,擔心哲宗母子聯合起來,威脅到自己的地位。朱德妃出身寒微,幼時遭遇極坎坷,其生父早逝,她隨母親改嫁后,卻為繼父不喜,只得在親戚家長大。朱德妃入宮后,初為神宗侍女,后來生了哲宗、蔡王趙似和徐國長公主,直到元豐七年才封為德妃。朱德妃溫柔恭順,對高太后和神宗向皇后一向都畢恭畢敬。元豐八年十一月,朱德妃護送神宗的靈柩前往永裕陵,途經永安。當時,大臣韓絳任河南知府,親自往永安迎接靈柩。朱德妃走在后面,韓絳

也去迎接。高太后知道了此事,竟勃然大怒:“韓某乃先朝大臣,你怎能受他的大禮?”嚇得朱德妃淌著眼淚謝罪。哲宗即位后,向皇后被尊為皇太后,朱德妃卻不能母以子貴,只被尊為太妃,也沒有受到應有的待遇。在如何對待朱太妃問題上,朝廷中曾有不少意見。有人想趁機拍高太后馬屁,欲降低皇帝生母的等級,以凸顯垂簾的太皇太后。有人想著將來終究是哲宗掌權,主張尊崇朱太妃,以顯示天子的孝道。但高太后卻另有打算,想壓制一下朱太妃,直到元祐三年秋天,才允許朱太妃的輿蓋、儀衛、服冠可與皇后相同。哲宗親政后,立即下令母親的待遇完全與皇太后向氏相同。從哲宗生母的待遇問題上,可以看出其間夾雜著復雜的政治斗爭背景。

高太后和元祐大臣們所做的一切,對于哲宗來說,負面影響非常大。哲宗早慧,八九歲時便能背誦7卷《論語》,字也寫得很漂亮,頗得父親神宗的喜愛。元豐七年三月,神宗在宮中宴請群臣,時年9歲的趙傭隨同。趙傭雖然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但卻表現得極為得體,得到父親的夸贊。哲宗即位后,遼朝派使者來參加神宗的吊唁活動,宰相蔡確因兩國服飾不同,怕年幼的哲宗害怕,便反復給哲宗講契丹人的衣著禮儀。哲宗先是沉默不語,待蔡確絮絮叨叨講完,忽然正色問道:“遼朝使者是人嗎?”蔡確一愣:“當然是人,但是夷狄。”哲宗道:“既是人,怕他做甚?”言辭極鋒銳,蔡確無言以對,惶恐退下。

少年老成的哲宗面對不將自己放在眼中的高太后和元祐大臣,也會用他自己的方式表示反抗。每次大臣向哲宗和高太后奏報時,哲宗都沉默不語。有次高太后問哲宗為何不表達自己的看法,哲宗回道:“娘娘已處分,還要我說什么?”弦外之音就是自己無非是一個擺設而已。哲宗常使用一個舊桌子,高太后令人換掉,但哲宗又派人搬了回來。高太后問為何,哲宗答:“是父皇(神宗)用過的。”高太后心中大驚,知道他將來必會對自己的措施不滿。大臣劉摯曾上疏,讓高太后教導哲宗如何分辨君子和小人。高太后說:“我常與孫子說這些,但他并不以為然。”高太后由此愈加擔心,當然更不敢放下權力。

元祐八年九月,高太后去世,哲宗改元紹圣,大力打擊元 祐大臣,甚至在章惇等人挑撥下,直指高太后“老奸擅國”,欲追廢其太后稱號及待遇。也許在最初,哲宗對父親神宗的理解只是出于崇敬,但元祐時期被冷落和忽視的經歷加劇了他對元祐政治的不滿,便極力推崇神宗。可見,在哲宗的政治抱負中,有著濃厚的個人感情因素,使得他的人生多了些悲劇色彩,也使得朝野上下的分野益發清晰。

黨爭頻繁

哲宗朝,無論是元祐時期,還是哲宗親政后,最活躍的似乎都是朝中的大臣們。由于變法與反變法矛盾的延續以及哲宗與高太后的沖突,使得當時支持變法的大臣(新黨)與反對變法的大臣(舊黨)都無可避免地卷入激烈的黨爭,成為其中的主角,也就演出一幕幕令人嘆息的悲劇。 在高太后垂簾的8年中,舊黨不僅控制了整個朝廷,對新黨的打

擊和傾軋也始終如一,從未放松過。舊黨劉摯、王巖叟、朱光庭等人甚至竭力搜尋新黨章惇、蔡確的傳聞軼事,任意加以穿鑿附會,對其進行詆毀,其中最典型的便是車蓋亭詩案。

蔡確,字持正,泉州晉江人。神宗變法時,王安石見蔡確頗有些才能,便推薦他做三班院主簿。但蔡確長于見風使舵和陰謀詭計,當他見到神宗有疏遠王安石之意時,竟不顧知遇之恩,上書參劾王安石。蔡確為了謀取高官,制造了多起冤獄。他自知制誥升至御史中丞、參知政事,均靠制造冤獄奪別人官位后得到。很多大臣都看不起他,而蔡確卻自以為本事了得。神宗病危時,蔡確與邢恕欲立神宗同母弟雍王顥和曹王頵不成,反過來誣陷高太后和王珪有廢哲宗之意,自謂有策立功。

高太后垂簾后,新黨勢力被排擠,蔡確也被貶出朝廷。元祐元年,蔡確罷相,出知陳州。次年,蔡確再貶安州。在安州游車蓋亭時,蔡確寫下了《夏日游車蓋亭》十首絕句,詩被與蔡確有過節的吳處厚所得。吳處厚曾在蔡確手下為官,希望他推薦自己,但被蔡確拒絕了,由此怨恨不已。終于,吳處厚等來了報復的機會,他將蔡確的詩上呈朝廷,說其中“內五篇皆涉譏訕,而二篇譏訕尤甚,上及君親”。詩中有“矯矯名臣郝甑山,忠言直節上元間”之句。郝甑山,安州人,唐高宗時的忠直之士。唐高宗曾想讓位給皇后武則天,郝甑山上奏反對。吳處厚曲解詩意,說此處是將高太后比做武則天。而舊黨梁燾、朱光庭和劉安世等人立即加以發揮,肆意攻擊,并以“邢恕極論蔡確有策立(哲宗)功,真社稷臣”的言論相彈劾,高太后怒不可遏,將蔡確貶到新州。呂大防和劉摯曾以蔡確母親年老,嶺南路遠,主張改遷他處,高太后卻說:“山可移,此州不可移。”在當時,被貶往嶺南,實際上如同被判了死

刑。蘇軾曾有詩云:“問翁大庾嶺頭住,曾見南遷幾個回?”這是當時嶺南實際情況的真實寫照。蔡確被貶時,范純仁對呂大防說:“嶺南之路長滿荊棘七八十年矣,今日重開,日后我們難免有此下場。”他還請哲宗向高太后求情,但哲宗依舊以沉默相抗議。哲宗親政后便把大批元祐大臣貶至嶺南,印證了范純仁當日的憂慮。

車蓋亭詩案是北宋開國以來朋黨之爭中以文字打擊政敵面最廣、力度也最大的一起文字獄,舊黨利用高太后對蔡確等人的不滿,捕風捉影,對整個新黨集團進行一次次斬草除根式的清算。在蔡確被貶新州時,舊黨將司馬光、范純仁和韓維譽為“三賢”,而將蔡確、章惇和韓縝斥為“三奸”。他們將王安石和蔡確親黨名單張榜公布,以示警告,同時對元祐元年被司馬光斥逐的新黨人員章惇、韓縝、李清臣和張商英等人再加以重貶,又鏟除在朝的新黨,如李德芻、吳安詩和蒲宗孟等人,都被降官貶斥。司馬光的同僚及追隨者們在高太后的支持下,欲給新黨以毀滅性的打擊,來鞏固自己的勢力。

但是,隨著高太后的衰老和哲宗的成長,不僅舊黨成員,連高太后也感到山雨欲來、新黨復起的政治氣氛。元祐八年八月,高太后垂危時,她告誡范純仁和呂大防等人:“老身歿后,必多有調戲官家者,宜勿聽之,公等宜早求退,令官家別用一番人。”實際上是已經預感到哲宗準備起用一批新人,要他們提前準備,盡早退出朝廷,以保全身家性命。后來事實證明,哲宗親政后,凡是高太后垂簾時彈劾新黨和罷免新法的官員幾乎無一人幸免于報復。

哲宗親政

哲宗親政后,召回章惇,章惇曾是神宗變法時的重要人物,他上任后,力圖改革。

章惇,字子厚,浦城人。他博學善文,考進士時,其名次在侄子章衡之下,深以為恥,在競爭異常激烈的情況下居然再次參考。一次,章惇與蘇軾外出游玩,走到一個深潭邊,見潭下臨萬仞絕壁,有根木頭橫在上面。章惇請蘇軾到絕壁上去題字,蘇軾見絕壁下深不見底,當即搖頭,連說不敢。章惇卻從容地吊下繩索攀著樹下去,在壁上大書:“蘇軾章惇來。”上來后竟然是面不改色,神采依舊。蘇軾拍拍他的肩膀說:“君他日必能殺人。”章惇問為什么,蘇軾說:“能自判命者,能殺人也。”章惇聽罷,哈哈大笑。

熙寧初,章惇得王安石賞識,被委以要職。后來,高太后和司馬光廢除新法,章惇與他們的沖突就越來越激烈,甚至還與司馬光在高太后簾前爭論,言辭極為尖銳。高太后大怒,劉摯、朱光庭和王巖叟等人趁機上奏指責章惇,章惇被貶出朝廷。

新黨對舊黨的報復性打擊與哲宗的鼎力支持是分不開的。哲宗不滿司馬光的“以母改子”,不滿元祐舊臣早年對他的冷落,更不滿高太后對他的種種壓抑,因此,對舊黨的仇恨心理不亞于元祐時被打擊的新黨。紹圣初,逢郊祀大禮,朝廷要頒布大赦詔令,通常連死囚都免去死刑。有大臣請示哲宗,可否赦免貶謫的舊黨官員,哲宗回答得極為干脆,說決不可以。紹圣四年(1097),有人建議讓謫居嶺南的劉摯等人“稍徙善地”,以“感召和氣”,哲宗卻說:“劉摯等安可徙!”連在嶺南附近做些調動也不允許。而對于王巖叟,哲宗指責他當初貶蔡確時,實際上是將矛頭對準自己,用心極險惡,也就更加痛恨他。哲宗的這些言行相當于宣判了舊黨人政治上的死刑,至少在哲宗統治時期,他們永無翻身之日。 事實上,在哲宗初年,新黨和舊黨在變法的態度上都有所轉變(司馬光除外)。如蘇軾在給朋友的信中就表露出對神宗變法初期他的一些偏激言行的反思和自責,認為新法是有一定效果的。新黨中章惇等人也曾指出新法中有許多弊端需要改正。兩派都看到了新法的利和弊,假如執政者能調和兩派矛盾,消弭沖突,因勢利導,北宋的政治或許會有轉機。但很不幸的是,高太后的垂簾和司馬光的上臺使得黨爭激烈化,導致了紹圣后哲宗和新黨的反撲,甚至連哲宗的孟皇后也不能幸免,成為黨爭的犧牲品。

軍事成就

收復青唐

“元祐更化” 時期,實際掌控朝政的高太后重新起用堅決反對變法的司馬光、文彥博等人,徹底否定了熙寧、元豐年間所推行的各項 “新法”,也徹底否定了宋神宗及王安石試圖解除西北邊患、恢復漢唐舊疆的戰略構想和王韶的熙河之役。 司馬光等人標榜以“清靜為心,仁惠為政”,一度擬將熙豐年間所獲取的包括河湟地區在內的全部疆土和軍事重鎮棄給西夏。盡管此舉遭到一些有識之士和部分將領的堅決反對,但宋廷最終還是將米脂、浮圖、葭蘆、安疆等重要軍事要寨棄掉,而熙河一路則因安燾、孫路、游師雄等人極力反對放棄才勉強得以保存。 當其時,“暢習羌事” 的王厚也在反對棄地者之列:“元祐棄河、湟,厚上疏陳不可,且詣政事堂言之”。 然而,司馬光、 文彥博等人“斥地與敵”、 退避忍讓的 綏靖政策并未奏效,反而產生了“取輕于外夷”的負面效應。整個元祐八年當中,僅就河湟地區而言,北宋與吐蕃之間的局部拉鋸戰頻有發生。宋哲宗親政之后,隨著元祐之政被徹底否定, “紹述” 熙豐政事全面展開,宋廷決定重啟河湟之役。

關于宋廷決定出師河湟的原因, 諸史所載略有差異。《宋史》王贍本傳認為,宋廷出師河湟是因為王贍坐事被奪十一官,“欲以功贖過,乃密畫取青唐之策,遣客詣章惇言狀。惇下其事于孫路,路以為可取。贍遂引兵趣邈川。”[1](卷350,P11070) 《京口耆舊傳》 卷 6 《王厚傳》 稱: “紹圣初,上方略請經理西事,遂改武階, 不數年,收復鄯、湟。”另有記載則稱:“紹圣中,(王厚)干當熙河公事。會瞎征、隴拶爭國,河州守將王贍與厚同獻議復故地。”[1](卷 328,P10583)這些記載似有將北宋出師河湟說成是因個人因素而出現的偶然性事件之嫌。

陳均 《九朝編年備要》 對出師河湟的原由及過程也有記載,略云:

(元符二年)秋七月,置湟水軍。初,吐蕃酋長轄正(即瞎征,音譯)、隆贊(同上)爭國,于是綽爾結奔河州,說權知州王贍以取青唐。熙河經略司屬官王厚乃與贍同畫策,遣客詣章惇。惇下其事于經略使孫路,路因言青唐必可取。遂大發府庫,招徠羌人。……既而河南酋長必斯布結以講朱、一公、錯鑿、當剽四城來降。贍奏乞速取青唐,朝廷許之。……至是,贍等師遂出塞,自密章渡河趨邈川。孫路知贍狡獪難制,使總營王愍為將,而以贍副之。故其渡河,贍為前鋒,愍策應于后。贍將趨邈川,忌愍分其功,紿愍明朝食畢乃發。愍以為誠然。贍夜半忽傳發,平明,入邈川。愍徐覺之,整陣而行,日午始至,贍已據府庫,舍愍于佛寺。贍徑上捷書,不復由帥府矣。……于是,孫路請建為湟水軍。路既怒贍,而愍又以贍據府庫事訴于路,故路心右愍而奪贍兵權屬之。而贍所請,輒又抑不與,專委愍。 至河州,又與同還熙河, 而留贍屯邈川也。[2](卷25)

綜合有關史料、并根據哲宗親政后的情況判斷,王贍、王厚因吐蕃內部出現分裂,利用宋廷“紹述” 的有利時機 “同獻議復故地”,并得到宰相章惇的全力支持,才使宋廷決定重新出師,這應該比較符合當 時的實際情況。

與王厚同獻議的另一重要當事人王贍(?-1101年),秦州寧遠人, 也是北宋晚期的一 名戰將。其父王君萬,追隨王韶在對吐蕃諸部的戰役中屢立奇功。史載王贍“始因李憲以進。立戰功,積官至皇城使,領開州團練使”,元符初任知河州事。他與王厚一樣,也暢習羌事。上引 《宋史》 的文字 因各種原因似對王贍有刻意貶損之嫌;而《京口耆舊傳》的記載則過分突出了王厚的作用。

北宋在河湟地區的軍事活動從元符二年(1099年)六月正式展開,至元符三年(1100 年)三月宋廷政局再變,詔棄鄯州、湟州“以畀吐蕃”,歷時近10個月。宋方從一開始攻城掠地即比較順利, 基本上占據主動地位。“邈川,古湟中之地,部屬繁庶,形勢險要,南拒河州,東拒蘭州,皆二百里”,(陳均.九朝編年備要·哲宗皇帝卷 25)對北宋與吐蕃雙方來說,均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宋軍于元符二年六月出師。七月,副將王贍領軍率先渡過黃河,先下隴朱黑城, 順利攻取邈川。奪取邈川是宋出師后的首戰,對以后的戰爭進程具有重要影響。此戰大捷后,王贍駐軍邈川。八月間, 吐蕃首領瞎征自青唐脫身來降。 吐蕃“宗哥酋舍欽腳求內附,贍遣禆將王詠率五千騎赴之。既入,而諸羗變,詠馳書告急,王厚使髙永年救之,乃免”。[1](卷 350, P11071) 王厚的有力配合確保了整個戰役的順利進行。 瞎征投降宋軍后,心牟欽氈父子迎溪巴溫之子隴拶入守青唐。

九月間,王贍通過激戰, 占領青唐。 宋以青唐為鄯州, 以邈川為湟州。 元符二年閏九月間,“宰臣章惇率百官上表賀收復青唐,惇等又升殿賀。知樞宻院曾布宣答。降授內殿承制、熈河蘭會路經 略安撫司勾當公事王厚為東上閤門副使、知湟州,兼隴右沿邊同都廵檢使。”[3](卷 516,P12268) 在北宋此次經略河湟的所有軍事活動中,王厚作為主要將領之一發揮了重要作用。 第一, 因紹圣中即充任勾干當熙河公事的王厚與王贍“同獻議復故地”,宋廷才正式啟動河湟之役;第二, 《宋史》 稱王厚在此次戰役中“降隴拶、瞎征”,與事實稍有出入,但他參加了攻取邈川和青唐的所有戰事,并因戰功得到了宋廷的嘉獎和擢升;第三,在知湟州任上,王厚與王贍、隴拶、趙懷義等一道在安撫招納吐蕃首領、構筑城寨以及維護邊境穩定方面作出了突出貢獻; 第四, 宋軍占領鄯州、 湟州之后, 王厚擔任知湟州事, 負責管轄和治理湟州, 直到哲宗去世后宋廷棄掉鄯、湟才離開此地。

洪德城戰役

洪德堡戰役醞釀于元佑初年貌似平靜,實則充滿暗涌的國際形勢。元佑年間舊黨回朝,摒棄了新黨的開邊政策,但對于如何鞏固邊防還是大費思量。司馬光主張盡數退回熙豐時所占的城、寨、州、軍,但得不到舊黨內部的一致認同。問題的關鍵在于沒有人敢保證西夏得回城寨之后能保持和平,反而憂慮一旦示弱,對方會變本加厲,又來犯邊。結果,朝廷采用了折衷路線,保留蘭州作熙河帥府,只退還幾個城寨,看看西夏的態度,結果顯示,西夏求和的意愿不甚明顯。事實上,西夏后族梁氏執政期間,政爭激烈,透過軍事勝利來鞏固權力的企圖,并不因宋的鍰和政策而降溫。于是,如何設定邊防戰略又再度成為開封朝廷的重要課題。

自1091年二月獲除環慶路戰區主帥以來,章楶先后上奏討論邊防戰略。針對是年十二月降下的御前劄子,章楶對「堅壁清野」的指示作出了理論上和現實上的回應。章楶持有一種戰略互動的觀點,反對生搬硬套。他認為「堅壁清野」是自古御戎之策,但不可「只循一軌,使賊知我無通變之路,反為賊所制伏」。他批評片面強調「堅壁清野」,而不討論如何打擊敵軍的被動防御,指出當時所謂「堅壁清野」戰略只可施于前沿堡寨,縱深二三百里內已是「居民甚密」,頻繁的清野會影響經濟活動和人民生活。在軍事上,他批評各處將兵都「束在城寨」,自陷于被動。他舉出1087年鎮戎軍之役為例,當時「十一將兵盡在城內,蕃眾擄掠三百里以上,如行無人之境」。到敵軍退卻時,「一夕而遁」,根本無從追襲。他又指出沿邊城寨城門的闊度只可「并行人馬」,設若一萬人的守軍要出城集隊,也要花一個上午,怎可能及時追擊?

經過細心考慮,章楶強調野戰軍的角色,提倡「大抵戰兵在外,守軍乃敢堅壁」的主張。他計算環慶路城寨共三十多處,若西夏動員二十萬精兵,盡圍各城寨,每處便不及一萬,無足深患;若不盡圍,便無法阻止宋軍互相策應,進行機動戰。他提出具體措施,主張一旦探知西夏入侵,帥府應即下令各將兵馬出城,「亦不使便當賊鋒,令逐將與使臣、蕃官分領人馬,擇利駐劄,高險遠望,即不聚一處。賊馬追逐,又令引避」。那樣,敵軍有后顧之憂,便不能從事持續的攻堅或抄掠。西夏若敢長軀深入,則宋軍可扼其退路伏擊。經過章楶的修訂,前沿將兵在外線威脅敵軍的角色得到明確指定。這是當年年底洪德城戰役成功的主要關鍵。

1092年十月十二日,西夏梁太后大舉親征,沿馬嶺水(今環江)發動強大攻勢,同日,圍環州(今環縣)及其西北四十里外的烏蘭、肅遠、洪德及永和等寨。西夏兵力的具體數字似已失載,環慶路經略司的文件多處都作「數十萬」,失于含混,但西夏既然國母親征,與章楶事前估計的二十萬應不會有太大出入。宋環慶路駐軍約五萬,扣除各城寨基本戍守部隊后,大約剩下二萬六千人左右的野戰部隊,編成七將,另外可以調發四千名下番兵。此外,涇原路雖曾派遣援軍,但未抵戰場前西夏已退兵,沒有參與戰斗。因此,總兵力對比之下,環慶路宋軍以數倍劣勢于對方。章楶后來在戰報中亦不諱言兵力寡弱。自環州于十二日受圍,章楶在十四日自慶州派遣都監張存率兵五千赴援,在十六日又再派出副都部署李浩和一支不到二萬的援兵后,「已別無重兵相繼可遣」,「只是虛張聲勢,以示相續遣師討擊之勢」而已。

兵力對比雖然對宋不利,但章楶卻勝在能先敵展開兵力。在西夏舉兵之前,他已透過間謀得悉對方主攻重點在環州,便先在初八日派出皇城使、第七將折可適兼統第二、第六將,合三將兵共約一萬,與慶州方面三將兵分頭控扼,另派人在環州近城百里的水源下毒。當地食水來源有限,洪德城一帶時至今日仍有「河水苦澀」的地理特征,可作參照。章楶的作戰計劃和熙寧年間制訂的戰役指引不同。1071年,樞密院曾頒下《陜西四路防秋法》,雖然在很多處都反映出彈性防御的特征,可是對于環慶路環州方向的作戰指引仍然比較保守,說「賊若寇環州,即移業樂之兵截山徑路趨馬嶺,更相度時勢進兵入木波,與環州相望,據諸寨中,又可扼奔沖慶州大路,其沿邊城寨只留守兵,不責以戰,自余軍馬并屯慶州,以固根柢」。以上的戰役指引,雖然在快速機動和轉換正面兩處體現了彈性防御的構想,但其作戰意圖卻完全是以帥府的安全,而不是以殲滅敵人為主要考慮的。章楶則不然,他強調在機動戰中打擊敵人,「賊進一舍,我退一舍,彼必謂我怯,為自衞計,不復備吾邊壘。乃銜枚由間道繞出其后,或伏山谷,伺間以擊其歸」。遵照這項指導,折可適便先于十二日移師至馬嶺,在縱深待機。

從十二日至十四日,西夏完全握有主動權,前鋒深入環慶二州之間的重要路口木波鎮(今環縣木缽鄉),但所獲有限。到十四日,章楶派出都監張存率兵五千赴援環州,開始進入反擊階段。同日,折可適探得西夏開始退兵,于是將部隊中「手腳遲鈍之人」留下,由權第七將許良肱暫時照管,會合第六副將劉珩、同管干第六將黨萬、權第七副將張禧,合兵八千四百八十八人,取間道自金村堡往環州以北的安塞寨。據現代地圖所示,馬嶺以北數公里處有金村寺,疑即宋代金村堡:此外,環江近木缽處有一條發源自北方老爺山(標高1774公尺)的支流安山川,疑與宋代安塞堡的地名有關。譚其驥的《中國歷史地圖集》將安塞堡的位置標在安山川上游近老爺山主峯處。如果上述推斷無誤,折可適避開西夏前鋒屯駐的木波鎮,自馬嶺取道金村堡往北,繞途至安塞堡,隱然威脅西夏大軍的北翼。

折可適到達安塞堡后又收到諜報,說木波鎮的西夏軍「翻寨下環州,日夕頭回,并取洪德大川路」。當時按章楶奏報所形容,「洪德、肅遠、烏蘭三寨至環州相去共只四十里。其烏蘭之北,盡是西賊駐劄之處,賊勢至重,道路不通」,宋軍第二、六、七三將兵只能在蕃官帶領下,取「大蟲谷道于賊寨傍偷路前去洪德下寨」。宋軍選定洪德城來作伏撃點,與附近的三五條山溝所造成的復雜地形有關。大蟲谷今地不詳。如上述安塞堡在今安山川上游無誤,則大蟲谷可能穿越安山川與代城溝的分水嶺。代城溝是環江另一支流,發源自老爺山,流向西南,在今二十里鋪附近入環江。譚其驪將烏蘭寨標在今二十里鋪附近,肅遠寨標在今廟兒溝流入環江的河口,而洪德城距今環縣環城鎮二十四公里,與章楶奏報所述折合里數大致相符。如以上方位無誤,則可推斷折可適在十五日那天,大致上是沿著今天老爺山西麓代城溝一帶轉向西南方向行軍,繞過當時正在包圍環州的西夏主力,在烏蘭寨一約今二十里鋪附近重新回到馬嶺水河谷的大路。由于西夏亦置有相當兵力來監視烏蘭、肅遠和洪德三寨,因此才發生「賊勢至重,道路不通」,必須「于賊寨傍偷路前去洪德下寨」的情況。

十月十六日,折可適、劉珩、張禧、黨萬及蕃官孟真各帶領所屬部隊進入洪德城。據李之儀為折可適撰寫的墓志銘所載,折可適分兵二千給蕃官慕化和摩勒博,潛入烏蘭、肅遠二寨待機,并約定舉火為號。同日,章楶派副都部署李浩率四將兵赴援。李浩兵力不到二萬,但已是當時環慶路最大的兵力集結。李浩接受命令后晝夜兼程,當日自中午前出兵,傍晚抵達故府寨,次日午后趕到木波鎮,在一日另兩個時辰趕了一百四十里路。過了木波鎮,西夏重兵在前,不能像先前那樣趕路了,便下寨休息。十七日一整天,折可適和慕化分頭在洪德城和肅遠寨整頓待機,而西夏大軍則大概在深夜從環州撤圍。

十八日凌晨稍后,折可適看見肅遠寨舉火為號,確認了西夏大軍取道洪德城出塞,即時下令黨萬、孟真率部在路旁險要設伏,并親自在城中整頓伏兵,放西夏前鋒過去。大約卯時,或說辰時左右,西夏「前軍已遠,中寨方來」,折可適認明西夏梁太后旗號,出其不意,大開南門出戰,其余各處伏兵亦相繼殺出,截斷大路。慕化在肅遠寨也揮軍殺出。接戰至緊要關頭,折可適從西門放出勁兵急攻,西夏中軍大亂。另一方面,李浩在午后未時抵達環州,還未探知折可適的確實方位,更因晝夜行軍,人馬疲乏,便在州城內外稍事休整,喂飼戰馬,同時,派遣部將張誠率蕃漢精兵追擊,然后再派人馬相續接應。據章楶事后解釋,李浩沒有全軍立即投入戰斗,還考慮到西夏「自來行兵入境,則精銳在前,出境則精銳在后」,而當時「殿后者皆鐵騎,又隱輕騎于其間,其氣可呑我軍。……行陣壯堅,勢甚雄偉」,令李浩不敢輕敵急擊。章楶戰后檢討說,當時權第四將馬琮追擊太急,反被西夏軍包圍,經全體將士奮力營救,才最后脫險。

洪德城方面的戰斗持續至午后出現反覆,宋軍第二、六、七將一度處于下風。章楶的奏報和〈小貼子〉中所述戰況開始吃緊,說未時以后「賊軍鐵鷂子數萬迫近洪德寨」,后來又提及西夏「后軍繼亦奔潰」,顯示西夏后軍曾經加入戰斗。再結合前述西夏以鐵騎殿后的特點,及李浩不敢對敵軍尾部施以太大壓力的情況來看,似乎西夏后軍約莫在未時抵達戰場,以精銳的鐵鷂子把宋軍又趕回城寨。折可適的部下自卯時至戌時「血戰不已」,已達八個時辰。當戰情出現逆轉,他敏銳的轉入防御,讓部隊得到歇息。他首先組織部下向敵騎來路撒鐵蒺藜,又在城上設神臂弓、硬弩交叉射擊,然而,西夏鐵騎「猶奔沖不已」。最后宋軍以虎踞炮加入,矢石交擊。至午夜,西夏軍駝馬受傷漸多,開始登山引避。在三更時份,折可適再開門出擊,西夏軍馬「自相騰塌,墜入坑谷,駝馬、甲士枕籍積疊死者不知其數」。梁太后幾不得脫,從間道走免。

章楶事后下過一番工夫來核實戰報,力求避免「以易為難,奪甲為乙」。此役宋軍只斬得首級千余,扣除宋軍三將兵的損失,除亡失與所獲準折,計獲首級三百二十一級。以一日一夜的惡戰而言,的確戰果不大,這與中間一度退入城寨,不能始終占領戰場或有關系。同時,「其落崖撲死,及散在民間不在此數」;誤飲經已下毒的泉水,人馬被毒,失足墮入坑谷而死,及重傷而死的都已無法統計了。宋軍繳獲馬六百余匹、駝九百余匹。駝多于馬,顯示出宋軍的確攻擊了敵軍的輜重。另外,繳獲監軍已下銅印二十四枚及梁太后衣服、龍牌等,也證明宋軍的確沖擊了敵軍的指揮中樞。西夏遭受這次意外失敗,立即借遼朝名義斡旋,向宋請和。

宋軍在洪德城戰役的成功有賴主帥章楶嚴密的戰役計劃。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將外線機動部隊第二、六、七三將兵在作戰前四日派出,以免被西夏大軍圍困在沿邊堡寨,而李浩麾下的四將兵則在開戰后四日,當對手萌生退志時才派去,這八天的時間差是整場戰役的關鍵。同時,宋軍也充份發揮了對地形的掌握,否則,折可適的外線機動不大會成功。洪德城戰役也體現了彈性戰略防御對指揮官的要求,必須靈活敏銳、顧全大局、不能搞個人英雄主義。折可適伏擊、退守、再出擊的判斷,和李浩赴援迅速,而追擊則轉趨慎重的表現,比起早期時劉平后)、任福等可說稱職得多。美中不足的是李浩到達環州時沒法和折可適聯絡上,不能發揮前后夾擊的最大威力,將整場戰役發展成一場殲滅戰。這也反映出事前章楶對諸將相互策應的可能性估計得太樂觀。[3]

第一次平夏城之戰

從1093到1095年,宋廷重新調動陜西前沿的人事任命。呂惠卿這個新黨強硬派成員當上酈延路經略使,而孫路繼承王安禮任河東路經略使一'職。王安禮乃王安石幼弟,但反對用兵。武將王文郁取替范純粹成為熙河路經略使,而章楶則出任涇原路經略使。開封方面,朝廷罷免韓忠彥及其余舊黨支持者,戰時政府和戰區指揮體系重新建立。
  1096年,鄜延路經略使呂惠卿在上任的五十日內,組織了十四次小規模的出擊行動,激起黨項人全力反撲。1096年末的延安一役,雙方動員大量軍隊。西夏集結五十萬大軍,意圖擊潰鄜延路所有軍事力量。呂惠卿得到來自開封的增援,將部隊改組為二十二個軍。他保留一半部隊在延州城內^當時延州改稱延安府,其余部隊則駐扎在延安府附近。黨項人沿烏延口翻越橫山,分成三個縱隊,東路威脅青澗城,中路包圍塞門寨、龍安寨和金明寨。西路方面,黨項人組織迅速而大縱深的突擊行動,一日之間,由邊境順寧寨通過安遠寨,殺進距延安府五十里以外的地方。偵察到宋軍的密集調動,西夏軍筑起十一座堡寨對付十一路宋軍。在延安府中,經略使呂惠卿親自指揮一切調動事宜,協調各路軍馬。無法在短短數天的包圍戰中攻下延安府,考慮到會有被呂惠卿切斷歸路的潛在危險,又不能再往南面掠奪宋土,西夏軍遂轉移到金明寨,經過兩天的包圍,終于攻陷金明寨,消滅二千八百名宋軍,只有五人幸存。西夏軍隨后撤退,呂惠卿派部隊追截,但給龍安城附近的黨項騎兵擊退。是場戰役以西夏的戰術勝利而結束。然而,動員五十萬人,只殺死少于三千名宋軍,戰果無疑微不足道。

與此同時,熙河路經略司著手構筑女遮谷的防御工事,保護貫通通遠軍到蘭州的唯一路線。早于1095年,哲宗便下令在這個以前西夏駐軍的地點建筑堡寨。正當西夏集中兵力攻擊鄜延路時,熙河路經略司便趁機在這座山谷筑起堡寨,伸展至熙河邊界的右翼。同時,一支涇原部隊突襲沒煙峽的西夏堡寨,奪取通往天都山的要途。

西夏軍入侵鄜延路無功而退后,涇原路經略使章楶加快展開葫蘆河攻略,兵臨天都山。葫蘆河是黃河支流,其河谷是傳統絲路,由唐朝內陸城市通往河西走廊的重要通道。石門口位于宋朝邊界四十里外,是天都山的大門,西夏稱之為「唱歌作樂地」。在天都山的南牟會,有一座西夏宮殿,附近是西夏軍點集之處,還有一片鹽湖。從1097到1098年,雙方為了控制這塊土地而艱苦角力。

1097年初,涇原路經略使章楶準備好筑城材料,要求其余各路佯攻,分散西夏軍注意力。呂惠卿于是命令一名將官發兵劫掠橫山上的洪州。孫路則派遣部隊短暫占領鹽州。同時,熙河路經略使鐘傳拓展蘭州外圍,在黃河北岸建筑金城關,威脅西夏的右廂兵。盡管宋軍多番努力,西夏結果仍然動員了十二個監軍司中的其中六個,分別為甘州、右廂、卓羅、韋州、中寨和天都山,全歸名將妹勒都逋統率,對付宋軍涇原路的作戰單位。兩軍在近石門口的地方交戰。戰前,章楶獲得熙河、環慶和秦鳳三路的支援。熙河將姚雄撃潰一個西夏部隊,斬首三千,俘虜三萬余。可是,折可適在沒煙峽追撃西夏軍隊途中損失二千名熙河士兵。有別于永樂城之慘敗,宋軍在建筑石門城和好水河的二十二天工程中,能進一步控制附近有利地帶。竣工后,這兩座城名為平夏城和靈平寨,隱含消滅西夏王朝之意。

第二次平夏城之戰

平夏城的竣工標志著一連串宋軍攻擊的開始。由于西夏軍的敗退,陜西五路收復自1085年后失去的堡寨,并在西夏境內構筑一系列防御工事。河東路于1096年初取回葭蘆寨,于1098年在該寨西北二十里筑起神泉寨。三交堡落成后,與上述兩寨在那里形成一道三角防線。

鄜延路也鞏固無定河和大理河的防衞,占領橫山東部的戰略地帶。1097年初,呂惠卿加強烏延口的防衞,此乃沈括、種諤于1082年進筑橫山時選定的原址,也是兩年前黨項人入侵延安府的要途。當西夏主力在石門口與涇原部隊交戰時,呂惠卿把握戰略時機,趕快筑成浮圖寨。浮圖寨和其余兩座于大理河的堡寨竣工后,宋軍便控制了無定河和大理河的分水嶺。是年秋,呂惠卿在烏延口以外筑起另一座堡寨,以威脅西夏人的農耕地。翌年,呂惠卿發動大規模進攻,命令王愍越境攻擊。基于西夏人的抵抗大為削弱,宋軍士氣高昂。呂惠卿分別委派第六將筑米脂寨,第二、四將筑開光寨。另外,第三、五和七將則掩護進筑那娘。他保證給予廂軍、保甲以及民夫額外的薪金、津貼和獎賞,令每項工程得以于五六日間火速完成。結果,鄜延路總共完成九座堡寨,修直連接麟府路的邊界。某些工程如烏延口、開光嶺和浮圖寨,曾經是以前種諤規劃進筑之處。換句話說,四分一世紀之前,種諤在羅兀戰役的任務,現由呂惠卿完成。

環慶路則取得白馬川往靈州的據點,筑起興平城,作為攻擊西夏韋州監軍司的踏腳石。同時,孫路下令在山巒高地筑起橫山城。工事完成后,黨項部落漸次投降。于是,孫路只需動員廂軍和保甲便可,不用徵集民兵或雇募苦工。

涇原路在平夏城近郊筑起四座城,全面控制石門城和葫蘆河西岸。接著,章楶在那里駐扎第十一將,保護這個關出部。他又推薦其手下、能干的將領郭成擔任那里的指揮官。其后,章楶下令部隊推進六十里,在沒煙峽的進出口筑起兩座堡寨,堵塞西夏從天都山入侵的路線。據曾布說,沒煙峽以外的曠野有多條小路,黨項騎兵就是沿此進行突襲。為了解決安全問題,章楶編成第十二將,提拔愛將折可適為將官。為避免在不利的條件下與宋軍決戰,西夏人陸續將軍隊及部落遷移往內陸。

在熙河路前線,鐘傳保持積極的姿態,加強蘭州及其近郊的防線,從西南逐漸逼近天都山。1097年夏,鐘傳在青石峽筑城。這一條要道掩護著熙河路的補給線,并逕抵西夏剡子山監軍司。1098年初,鐘傳進一步完成會寧關的工事,宋境亦得以向東擴展,穿越天都山,連接平夏城。

和永樂城之戰一樣,西夏軍把反擊矛頭對準最要害的平夏城。1098年夏,樞密院收到環慶路關于黨項人大舉動員的報吿。在徹夜的討論中,曾布衷吿章惇下令前線戒備。這份報吿證實了之前一名降宋西夏官員的口供,聲言西夏不會集中「實袞都宗托卜德」,意謂包圍及攻擊城寨。相反,這名降官透露西夏會滲透和剽掠近郊地區。樞密院不予輕信,發出了《劃一指揮》共七項,強調彈性防御和各路之間的協調。這份文件還包括訓練、紀律、計劃、后勤和工事等九項「檢舉指揮」。隨著軍事沖突的危險狀況漸次升級,宋人加快防守準備。西夏表面上拜托回鶄使節團轉達和平意愿,但宋廷考慮到并不清楚黨項人的真正打算,對外交斡旋所起的作用沒有寄予厚望。初冬,樞密院收到涇原路另一份報吿,據一名逃俘所說,一支龐大驚人的西夏軍隊,為數多達一百五十萬,在天都山以北安營,距離沒煙峽宋軍堡寨僅五十里。其后,有報吿指這支軍隊沿涇原路邊界推進超過十天,動向未明。正當樞密院衡量黨項突然轉換攻擊目標的可能性,西夏軍向平夏城展開空前猛烈的攻勢。

西夏進行第二次平夏城之役,是一場組織完善的戰役。一如以往,他們在戰爭中表現出靈活性和高度智慧。梁太后挾著小皇帝李乾順親自指揮是次戰役,聲稱動員超過百萬大軍,實際上只是稍多于三十萬,向沒煙峽推進。縱使動員如此龐大的軍事力量,黨項人直到最后關頭仍小心地隱瞞作戰目標。戰前,梁太后及眾將一起標繪平夏城的位置,認為「平夏視諸壘最大,郭成最知兵」,若果西夏攻占平夏城,則其余堡寨的抵抗會相繼瓦解。為達成如斯重任,六路統軍嵬名阿埋負責包圍平夏城,西壽監軍司妹勒都逋則率領攔截部隊對付宋朝援軍。據蕃將李阿雅布說,這兩名西夏監軍非常勇悍、能干和精明。在他們的指揮下,西夏軍隊同時包圍六座新近建成的宋軍堡寨,四座在平夏城附近,其余兩座在沒煙峽,日夜努力不懈地攻擊平夏城。在十三天的包圍中,西夏運用了不同戰術,包括挖地道、沖繃和樓車。

然而,宋朝的彈性防御戰略足以抵銷黨項的攻擊。陜西前沿守軍的左右翼即時回應。河東路深入西夏反擊,熙河路副經略使王愍則攻擊卓羅監軍司和右廂監軍司,共殺死一千三百名士兵,俘獲二萬四千頭牛只。他亦焚燒方圓七百里以內的農舍和倉庫。在獲悉平夏城之圍以前,樞密院已命令環慶路派兵一萬,內含三千騎,開往涇原路,作為戰略預備隊,由種諤之子、將官種樸率領。同時,秦鳳路也派遣了數量與之相當的軍隊。確定黨項的目標是平夏城后,開封催促環慶和秦鳳兩路給予更多支援。一支由副都部署王恩統領的諸路聯軍在涇原路登場,向平夏城進發。由于雙方都全面動員,一場決定性戰役已無可避免。

宋軍前沿的第十一和十二將只得二萬人,在郭成和折可適的領導下頑強抵抗。他們在城墻上用神臂弓射擊和在夜間擾敵。心據王之望所載,當平夏城處于危急存亡之際,涇原路的軍官郭祖德,也是郭成的義兄^建議不顧任何代價以解平夏城之圍。副都部署王恩和將官姚雄、姚古都一致贊成,但種樸提議延遲反擊。他要求郭祖德偵察敵方兵力,并向在場所有人詳細地解釋:夫嬰孤抗劇賊,所持以堅士心者,援兵矣。今吾眾寡不敵,戰而勝,圍未必解。不幸小挫,賊驅所獲示城市,則士卒解體,誰與守者?且郭公在,城何憂?

正如種樸所預測,郭成和城內第十一將的四至五千名士兵,造成西夏軍大量傷亡。隨著天氣漸漸轉壞,某一晚,黨項的樓車遭到強風摧毀。加上西夏軍隊的口糧已消耗殆盡,看到軍隊陷于恐慌和無秩序的狀態,梁太后痛哭不已,全軍在子夜時份撤退。正當西夏軍士氣下降之際,姚雄和姚古展開反擊,派一支伏兵重創敵軍。后來,人們問及這個成功的防御心得時,郭成表示他唯一憂慮是救援部隊可能過早到來。種樸和郭成之言,解釋了章楶的防御戰術原則:大抵戰兵在外,則守兵乃敢堅壁。

西夏軍撤退不久,章楶下令第十一和十二將以騎兵展開快速反擊,并增援郭成和折可適騎兵一萬。他們將部隊分成六個縱隊,滲入天都山。受到之前章楶四度越境「淺攻」所欺騙,西夏六路統軍嵬名阿埋、西壽監軍司妹勒都逋并未預期到宋軍騎兵竟然深入攻擊。宋軍突然殺到,令正在舉行獵后宴會的兩位西夏監軍束手就擒,俘馘三千余,獲牛羊不啻十萬。同時,宋軍蕃將李忠杰也組織騎兵滲入剡子山,襲擊卓羅監軍司的大本營,統軍仁多保忠僅以身免。對于是次輝煌勝利,哲宗心滿意足,接受百官祝賀,并厚賞曾布、章楶以及兩位將官。郭成罕有地晉升為雄州防御使,折可適為詫州防御使。此外,哲宗命令章楶將這兩名西夏將領套上伽鎖,用囚車送往開封。章楶以兩人具情報價值,懇求皇恩大赦,收歸旗下。

宋朝的軍事勝利帶來國際回響,西夏三度請求契丹軍事介入。不久,遼朝使者抵達東京開封,促請即時停戰。隨著形勢轉變,大遼干預宋夏戰爭的潛在動機表面化起來,宋朝滅掉西夏并不符合遼朝的戰略利益。進行正式調停之前,遼使透露這次斡旋乃監于西夏的危急情況,要求和解。遼廷的有關決策過程沒有清楚記錄,但據一些零星資料顯示,似乎是一個三重政策。第一,遼朝乎為促使和平實現,密謀對付西夏強硬派。據宋人諜報,遼道宗不單拒絕西夏軍事介入的要求,還派使者毒死被視為好戰成癖的戰爭發動者梁太后。結果,乾順恢復親政,主導和平談判。第二,遼朝催促宋朝放棄并歸還所有占領的土地、堡寨和州軍予西夏,休退兵馬,還復疆土,以突出大遼在兩國之上的優越地位。第三,遼朝皇帝似乎運用了武裝規勸政策。他在接近宋境代州的地方巡狩。宋朝情報指,遼營距雁門關以北只有五至七里。

針對這樣的形勢,開封存在兩派意見。宰相章惇建議不用理會契丹的調停,無論是戰爭抑或和平,應由宋朝決定。「夏國作過未已,北使雖來勸和,亦須討伐,若能服罪聽命,雖北朝不來勸和,亦自當聽許。」樞密使曾布和鄜延路經略使呂惠卿則認為,宋朝應著眼于從西夏身上得到實際利益,不應進一步破壞宋遼關系。伊始,章惇的建議似乎較具影響力。經過哲宗與章惇、曾布及其余高級官員的廣泛討論,朝廷修正立場,允許:「夏國罪惡深重,雖遣使謝罪,未當開納。以北朝遣使勸和之故,令邊臣與之商量,若至誠服罪聽命,相度許以自新。」然而,宋逼澄清遼夏關系有別于宋夏關系,堅持宋是西夏的宗主國。誠如國書所述,遼和西夏是父與子婿的關系,宋和西夏則是統治者與子民的關系。宋朝懲罰子民并不意味著與遼朝對立。而且,國書宣稱所有西夏土地都是由宋太宗和宋真宗授予李繼遷的中國領土。所以,如果西夏不打算投降,中國仍保留收回統治權的最終權力。又指出夏人反覆無常的態度,「一面修貢,一面犯邊」。更重要的是,國書道出準備戰爭作為戰略取向,并非宋朝所創。相反,遼興宗曾明確地用以對付西夏的侵略,「元昊縱其兇黨,擾我親隣,屬友愛之攸深,在蕩平之亦可」,而宋朝只不過仿效前者。最后,國書承諾談判。在逗留開封三十五天之后,遼使接受國書而回。同時,宋朝促請西夏呈上謝罪書和交還兩名戰犯珪布默瑪和凌吉訛裕,作為換取和平的必要條件。在西夏未履行這些要求之前,宋軍加快進行橫山和天都山的防御工事。

正當西夏兵敗平夏城,宋朝全面占據橫山和天都山。東路的鄜延路建筑暖泉寨,距離米脂寨東北四十五里。同時,河東路在黃河西岸建置了四座堡寨,加強對橫山的控制。1099年夏,宋朝動員超過十萬大軍,十天之內筑成另外八座堡寨。結果,鄜延、河東和麟府三路連成一道新防線,沿橫山綿延超過三百里,將黨項人驅趕到沙漠地帶。為鞏固對新占領地的控制,宋朝在葭蘆寨設立晉寧軍。此外,環慶路經略司在橫山興建三座重要堡寨外,另于沙漠邊緣、距離前西夏韋州監軍司僅十里的地方筑了一寨。值得注意的是,從1038年起,宋朝占據原屬白豹城和金湯城控制的地帶,這兩座堡寨牢牢地楔入鄜延和環慶兩路之間。完成兩座堡寨的工事后,朝廷決定沿用其名,以為紀念1041年范仲淹關于收復該兩座堡寨的初步構想,首次揭開了宋夏爭奪橫山的序幕。

同時,涇原路擴張邊面,由平夏城以北,伸延到西夏行宮南牟會的原址,設立天都山的指揮部于西安州。西安州距熙河路通會堡僅五十里,邊面連接,而西夏天都山監軍司自此失去了所據的地盤。據方勺和韓濾說,占領附近的鹽池以后,宋朝每月出產的鹽值達十四萬錢,足以應付熙河路部份地區的支出。1099年秋,涇原和熙河兩路完成會州及其余三座堡寨的工事,重新確認從蘭州經黃河到會州,再沿天都山北巒穿過沒煙峽,最后抵達平夏城的領土。1099年秋,西夏遣使謝罪,其謝表用辭謙卑。1099年底,雙方終于重歸和平,宋夏新疆界確立。《宋史》著者評說:夏自平夏之敗,不復能軍,屢請命乞和。哲宗亦為之寢兵。楶立邊功,為西方最。足以標志著哲宗一朝在外交和軍事上的成就。

歷任宰相

韓縝

蔡確

司馬光

呂公著

文彥博

呂大防

范純仁

蘇頌

章惇

蔡卞

蘇轍

人物評價

王稱《東都事略》:哲宗皇帝爰自沖年,嗣膺大歷。是時,宣仁共政,登進忠賢,以安天下。故元佑致治之盛,庶幾仁宗。及紹圣親政,起熙豐舊人而用之,元佑政事,一切務以相反。嗚乎,哲宗之英毅開敏,有能致之資,惜乎大臣不以忠厚而事其上也。 

脫脫等《宋史》:“哲宗以沖幼踐阼,宣仁同政。初年召用馬、呂諸賢,罷青苗,復常平,登俊良,辟言路,天下人心,翕然向治。而元祐之政,庶幾仁宗。奈何熙、豐舊奸枿去未盡,已而媒蘗復用,卒假紹述之言,務反前政,報復善良,馴致黨籍禍興,君子盡斥,而宋政益敝矣。吁,可惜哉!”

蔡東藩《宋史演義》:但吾觀宣仁彌留時,乃對呂、范二大臣,丁寧嗚咽,勸以宜早引退,并謂明年社飯,應思念老身,意者其豫料哲宗之不明,必有蔑棄老成,更張新政之舉耶?且哲宗甫經親政,奸黨即陸續進用,是必其少年心性,已多昧,宣仁當日,有難言之隱,不過垂簾聽政,大權在握,尚足為無形之防閑;至老病彌留,不忍明言,又不忍不言,丁寧嗚咽之時,蓋其心已不堪酸楚矣。宣仁固仁,而哲宗不哲,呂、范退,章、蔡進,宋室興衰之關鍵,意在斯乎!意在斯乎! 

逸聞趣事

趙煦即位時,年僅9歲, 由高太后執政。有一天,按照禮儀應由他接見契丹使者。大臣蔡確恐怕趙煦年幼,見了遼人的容貌、服飾奇異后會受驚嚇,有損國威,就先一日對趙煦仔細地介紹契丹使者的容貌和服飾,請他不要驚奇,還重復講了幾十遍。哲宗聽后不做聲,等蔡確說完,趙煦忽然嚴肅地問道:“契丹使者是人嗎?”蔡確回答說:“當然是人。”趙煦說:“既然是人,我怎么會怕他呢?”蔡確沒想到9歲的趙煦竟有如此主見,忙惶惶然退下。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p3开机号金码
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澳门bbin电子 圣诞派对送彩金 开乐彩官方网站 体彩p5走势图 mg电子游戏爆奖 波克安徽麻将下载苹果 蛇和梯子走势图 尤文图斯对弗罗西诺内的比赛直播 王者荣耀修改二次防沉迷实名认证教程 篮网拉塞尔微博 马戏团APP 宙斯2怎么玩 加拿大快乐8开奖时间 mg电子游戏摆脱大奖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 通达信 平板股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