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劉氏

劉氏

本名:
劉劭
別稱:
宋元帝
字號:
字休遠
人物簡介:

宋元帝劉劭(約426-453年),字休遠,彭城綏里人。南朝宋第四位皇帝。宋文帝劉義隆長子,母為皇后袁齊媯。

好讀史傳,尤愛弓馬。貌美須眉,大眼方口。元嘉三十年(453年),因巫蠱之事,劉義隆欲廢太子。劉劭得知后,遂與始興王劉浚共謀,率兵夜闖皇宮,殺父弒君,自立為帝,改元“太初”。 

劉劭因弒父篡位,導致眾叛親離。僅在位三個月,即被率兵討逆武陵王劉駿擊潰。劉劭兵敗被俘,遭到處斬,史稱宋元帝。

劉氏參與事件/話題
本名
劉劭
別稱
宋元帝
字號
字休遠
所處時代
南朝宋
民族族群
漢族
出生地
彭城綏里
出生時間
426年
去世時間
453年
主要成就
南朝宋第四位皇帝

人物生平

宋元帝劉劭其實并不是在元嘉三年生的,因為他出生時正值劉義隆在服父喪,于是一直到喪期結束,于元嘉三年閏正月時正式宣布長子誕生。因此其生年應當在永初三年(423年)以后一直到元嘉三年以前,應該略大記載上出生年份一到兩歲。

“始生三日,帝往視之,簪帽甚堅,無風而墜于劭側,上不悅。初命之曰劭,在文為召刀,后惡焉,改刀為力。年六歲,拜為皇太子,中庶子二率入直永福省,為更筑宮,制度嚴麗。年十二,出居東宮,納黃門侍郎殷淳女為妃。十三加元服。好讀史傳,尤愛弓馬。及長,美須眉,大眼方口,長七尺四寸。親覽宮事,延賓客,意之所欲,上必從之。東宮置兵與羽林等。十七年,劭拜京陵,大將軍彭城王義康、竟陵王誕、桂陽侯義融并從。”

史書記載

宋書

《宋書·卷九十九·列傳第五十九》:

元兇劭 ,字休遠,文帝長子也。帝即位后生劭,時上猶在諒闇,故秘之。三年閏正月,方云劭生。自前代以來,未有人君即位后皇后生太子,唯殷帝乙既踐阼,正妃生紂,至是又有劭焉。體元居正,上甚喜說。

年六歲,拜為皇太子,中庶子二率入直永福省。更筑宮,制度嚴麗。年十二,出居東宮,納黃門侍郎殷淳女為妃。十三,加元服。好讀史傳,尤愛弓馬。及長,美須眉,大眼方口,長七尺四寸。親覽宮事,延接賓客,意之所欲,上必從之。東宮置兵,與羽林等。十七年,劭拜京陵,大將軍彭城王義康、竟陵王誕、尚書桂陽侯義融并從,司空江夏王義恭自江都來會京口。

二十七年,上將北伐,劭與蕭思話固諫,不從。索虜至瓜步,京邑震駭。劭出鎮石頭,總統水軍,善于撫御。上登石頭城,有憂色,劭曰:"不斬江湛、徐湛之,無以謝天下。"上曰:"北伐自我意,不關二人也。"

上時務在本業,勸課耕桑,使宮內皆蠶,欲以諷厲天下。有女巫嚴道育,本吳興人,自言通靈,能役使鬼物。夫為劫,坐沒入奚官。劭姊東陽公主應閣婢王鸚鵡白公主云:"道育通靈有異術。"主乃白上,托云善蠶,求召入,見許。道育既入,自言服食,主及劭并信惑之。始興王浚素佞事劭,與劭并多過失,慮上知,使道育祈請,欲令過不上聞。道育輒云:"自上天陳請,必不泄露。"劭等敬事,號曰天師。后遂為巫蠱,以玉人為上形像,埋于含章殿前。

初,東陽主有奴陳天興,鸚鵡養以為子,而與之淫通。鸚鵡、天興及寧州所獻黃門慶國并預巫蠱事。劭以天興補隊主。東陽主薨,鸚鵡應出嫁,劭慮言語難密,與浚謀之。時吳興沈懷遠為浚府佐,見待異常,乃嫁鸚鵡與懷遠為妾,不以啟上,慮后事泄,因臨賀公主微言之。上后知天興領隊,遣閹人奚承祖詰讓劭曰:"臨賀公主南第先有一下人欲嫁,又聞此下人養他人奴為兒,而汝用為隊主,抽拔何乃速。汝間用主、副,并是奴邪?欲嫁置何處?"劭答曰:"南第昔屬天興,求將驅使,臣答曰:'伍那可得,若能擊賊者,可入隊。'當時蓋戲言耳,都不復憶。后天興道上通辭乞位,追存往為者,不忍食言,呼視見其形容粗健,堪充驅使,脫爾使監禮兼隊副。比用人雖取勞舊,亦參用有氣干者。謹條牒人囗名上呈。下人欲嫁者,猶未有處。"時鸚鵡已嫁懷遠矣。劭懼,馳書告浚,并使報臨賀主:"上若問嫁處,當言未有定所。"浚答書曰:"奉令,伏深惶怖,啟此事多日,今始來問,當是有感發之者,未測源由爾。計臨賀故當不應翻覆言語,自生寒熱也。此姥由來挾兩端,難可孤保,正爾自問臨賀,冀得審實也。其若見問,當作依違答之。天興先署佞人府位,不審監上當無此簿領爾。急宜犍之。殿下已見王未?宜依此具令嚴自躬上啟聞。彼人若為不已,正可促其余命,或是大慶之漸。"凡劭、浚相與書疏類如此,所言皆為名號,謂上為"彼人",或以為"其人";以太尉江夏王義恭為"佞人";東陽主第在西掖門外,故云"南第",王即鸚鵡姓,躬上啟聞者,令道育上天白天神也。

鸚鵡既適懷遠,慮與天興私通事泄,請劭殺之。劭密使人害天興。慶國謂宣傳往來,唯有二人,天興既死,慮將見及,乃具以其事白上。上驚惋,即遣收鸚鵡,封籍其家,得劭、浚書數百紙,皆咒詛巫蠱之言,得所埋上形像于宮內。道育叛亡,討捕不得。上大怒,窮治其事,分遣中使入東諸郡搜討,遂不獲。上詰責劭、浚,劭、浚惶懼無辭,唯陳謝而已。道育變服為尼,逃匿東宮,浚往京口,又載以自隨,或出止民張旿家。

江夏王劉義恭自盱眙還朝,上以巫蠱告之,曰:"常見典籍有此,謂之書傳空言,不意遂所親睹。劭雖所行失道,未必便亡社稷,南面之日,非復我及汝事。汝兒子多,將來遇此不幸爾。"

先是二十八年,彗星起畢、昴,入太微,掃帝座端門,滅翼、軫。二十九年,熒惑逆行守氐,自十一月霖雨連雪,太陽罕曜。三十年正月,大風飛霰且雷。上憂有竊發,輒加劭兵眾,東宮實甲萬人。車駕出行,劭入守,使將白直隊自隨。

其年二月,浚自京口入朝,當鎮江陵,復載道育還東宮,欲將西上。有告上云:"京口民張旿家有一尼,服食,出入征北內,似是嚴道育。"上初不信,試使掩錄,得其二婢,云:"道育隨征北還都。"上謂劭、浚已當斥遣道育,而猶與往來,惆悵惋駭。乃使京口以船送道育二婢,須至檢核,廢劭,賜浚死,以語浚母潘淑妃,淑妃具以告浚。浚馳報劭,劭因是異謀,每夜輒饗將士,或親自行酒,密與腹心隊主陳叔兒、詹叔兒、齋帥張超之、任建之謀之。

道育婢將至,其月二十一日夜,詐上詔云:"魯秀謀反,汝可平明守闕,率眾入。"因使超之等集素所畜養兵士二千余人,皆使被甲,召內外幢隊主副,豫加部勒,云有所討。宿召前中庶子、右軍長史蕭斌,夜呼斌及左衛率袁淑、中舍人殷仲素、左積弩將軍王正見,并入宮,告以大事,自起拜斌等,因流涕,眾并驚愕,語在淑傳。明旦未開鼓,劭以朱服加戎服上,乘畫輪車,與蕭斌同載,衛從如常入朝之儀,守門開,從萬春門入。舊制,東宮隊不得入城,劭與門衛云:"受敕,有所收討。"令后隊速來,張超之等數十人馳入云龍、東中華門及齋閣,拔刀徑上合殿。上其夜與尚書仆射徐湛之屏人語,至旦燭猶未滅,直衛兵尚寢。超之手行弒逆,并殺湛之。劭進至合殿中閣,太祖已崩,出坐東堂,蕭斌執刀侍直。呼中書舍人顧嘏,嘏震懼不時出,既至,問曰:"欲共見廢,何不蚤啟?"未及答,即于前斬之。遣人于崇禮闥殺吏部尚書江湛。太祖左細杖主卜天與攻劭于東堂,見殺。又使人從東閣入殺潘淑妃,又殺太祖親信左右數十人。急召始興王浚,率眾屯中堂。又召太尉江夏王劉義恭、尚書令何尚之。

劭即偽位,為書曰:"徐湛之、江湛弒逆無狀,吾勒兵入殿,已無所及,號惋崩恤,肝心破裂。今罪人斯得,元兇克殄,可大赦天下。改元嘉三十年為太初元年。文武并賜位二等,諸科一依丁卯。"初,使蕭斌作詔,斌辭以不文,乃使侍中王僧綽為之。使改元為太初,劭素與道育所定。斌曰:"舊逾年改元。"劭以問僧綽,繒綽曰:"晉惠帝即位,便改號。"劭喜而從之。百僚至者裁數十人,劭便遽即位。即位畢,稱疾還入永福省,然后遷大行皇帝升太極前殿。是日,以蕭斌為散騎常侍、尚書仆射、領軍將軍;何尚之為司空;前右衛率檀和之戍石頭;侍中營道侯義綦為征虜將軍、晉陵南下邳二郡太守,鎮京城;尚書殷仲景為侍中、中護軍。大行皇帝大斂,劭辭疾不敢出。先給諸王及諸處兵杖,悉收還武庫。殺徐湛之、江湛親黨新除始興內史荀赤松、新除尚書左丞臧凝之、山陰令傅僧祐、吳令江徽、前征北行參軍諸葛詡、右衛司馬江文綱。以殷仲素為黃門侍郎,王正見為左軍將軍,張超之及諸同逆聞人文子、徐興祖、詹叔兒、陳叔兒、任建之等,并將校以下龍驤將軍帶郡,各賜錢二十萬。遣人謂魯秀曰:"徐湛之常欲相危,我已為卿除之矣。"使秀與屯騎校尉龐秀之對掌軍隊。以侍中王僧綽為吏部尚書,司徒左長史何偃為侍中。成服日,劭登殿臨靈,號慟不自持。博訪公卿,詢求治道,薄賦輕徭,損諸游費。田苑山澤,有可弛者,假與貧民。

三月,遣大使分行四方,分浙以東五郡為會州,省揚州立司隸校尉,以殷沖補之。以大將軍、江夏王劉義恭為太保,司徒南譙王劉義宣為太尉,衛將軍、荊州刺史始興王劉浚進號驃騎將軍。王僧綽以先預廢立,見誅。長沙王劉瑾、瑾弟劉楷、臨川王劉燁、桂陽侯劉覬、新諭侯劉球,并以宿恨下獄死。禮官希旨,謚太祖不敢盡美稱,上謚曰中宗景皇帝。以雍州刺史臧質為丹陽尹,進世祖號征南將軍,加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南平王劉鑠中軍將軍,會稽太守隨王劉誕會州刺史,江夏王劉義恭以太保領大宗師,諮稟之科,依晉扶風王故事。

世祖及南譙王義宣、隨王誕諸方鎮并舉義兵。劭聞義師大起,悉聚諸王及大臣于城內,移江夏王義恭住尚書下舍,義恭諸子住侍門下省。自永初元年以前,相國府入齋、傳教、給使,免軍戶,屬南彭城薛縣。劭下書,以中流起兵,當親率六師,觀變江介,悉召下番將吏。加三吳太守軍號,置佐領兵。四月,立妻殷氏為皇后。世祖檄京邑曰:

夫運不常隆,代有莫大之釁。爰自上葉,或因多難以成福,或階昏虐以兆亂,咸由君臣義合,理悖恩離。故堅冰之遘,每鐘澆末,未有以道御世,教化明厚,而當梟鏡反噬,難發天屬者也。先帝圣德在位,功格區宇,明照萬國,道洽無垠,風之所被,荒隅變識;仁之所動,木石開心。而賊劭乘藉冢嫡,夙蒙寵樹,正位東朝,禮絕君后,兇慢之情,發于齠昪,猜忍之心,成于幾立。賊浚險躁無行,自幼而長,交相倚附,共逞奸回。

先旨以王室不造,家難亟結,故含蔽容隱,不彰其釁,訓誘啟告,冀能革音。何悟狂慝不悛,同惡相濟,肇亂巫蠱,終行弒逆,圣躬離荼毒之痛,社稷有翦墜之哀,四海崩心,人神泣血,生民以來,未聞斯禍。奉諱驚號,肝腦涂地,煩冤腷臆,容身無所。大將軍、諸王幽間窮省,存亡未測。徐仆射、江尚書、袁左率,皆當世標秀,一時忠貞,或正色立朝,或聞逆弗順,并橫分階闥,懸首都市。宗黨夷滅,豈伊一姓,禍毒所流,未知其極。

昔周道告難,齊晉勤王;漢歷中圮,虛、牟立節,異姓末屬,猶或亡軀,況幕府職同昔人,義兼臣子。所以枕戈嘗膽,茍全視息,志梟元兇,少雪仇恥。今命冠軍將軍領諮議中直兵柳元景、寧朔將軍領中直兵馬文恭等,統勁卒三萬,風馳徑造石頭,分趨白下;輔國將軍領諮議中直兵宗愨等,勒甲楯二萬,征虜將軍領司馬武昌內史沈慶之等,領壯勇五萬,相尋就路;支軍別統,或焚舟破釜,步自姑孰;或迅楫蕪湖,入據云陽。凡此諸帥,皆英果權奇,智略深贍,名震中土,勛暢遐疆。幕府親董精悍一十余萬,授律枕戈,駱驛繼邁。司徒睿哲淵謨,赫然震發,征甲八州,電起荊郢;冠軍將軍臧質忠烈協舉,雷動漢陰;冠軍將軍朱修之誠節亮款,悉力請奮。荊、雍百萬,稍次近涂,蜀、漢之卒,續已出境。又安東將軍劉誕、平西將軍劉遵考、前撫軍將軍蕭思話、征虜將軍魯爽、前寧朔將軍王玄謨,并密信俱到,不契同期,傳檄三吳,馳軍京邑,遠近俱發,揚旍萬里。樓艦騰川,則滄江霧咽;銳甲赴野,則林薄摧根。謀臣智士,雄夫毅卒,畜志須時,懷憤待用。先圣靈澤,結在民心,逆順大數,冥發天理,無父之國,天下無之。羽檄既馳,華素響會,以此眾戰,誰能抗御,以此義動,何往不捷!況逆丑無親,人鬼所背,計其同惡,不盈一旅,崇極群小,是與此周,哲人君子,必加積忌。傾海注螢,頹山壓卵,商、周之勢,曾何足云。

諸君或奕世貞賢,身囗皇渥,或勛烈肺腑,休否攸同。拘逼兇勢,俯眉寇手,含憤茹戚,不可為心。大軍近次,威聲已接,便宜因變立功,洗雪滓累;若事有不獲,能背逆歸順,亦其次也;如有守迷遂往,黨一兇類,刑茲無赦,戮及五宗。賞罰之科,信如日月。原火一燎,異物同灰,幸求多福,無貽后悔。書到宣告,咸使聞知。

劭自謂素習武事,語朝士曰:"卿等但助我理文書,勿措意戎陳。若有寇難,吾當自出,唯恐賊虜不敢動爾。"司隸校尉殷沖掌綜文符,左衛將軍尹弘配衣軍旅,蕭斌總眾事,中外戒嚴。防守世祖子于侍中下省,南譙王劉義宣諸子于太倉空屋。劭使浚與世祖書曰:"聞弟忽起狂檄,阻兵反噬,縉紳憤嘆,義夫激怒。古來陵上內侮,誰不夷滅,弟洞覽墳籍,豈不斯具。今主上天縱英圣,靈武宏發,自登宸極,威澤兼宣,人懷甘死之志,物競舍生之節。弟蒙眷遇,著自少長,東宮之歡,其來如昨,而信惑奸邪,忘茲恩友,此之不義,人鬼同疾。今水步諸軍悉已備辦,上親御六師,太保又乘鉞臨統,吾與烏羊,相尋即道。所以淹霆緩電者,猶冀弟迷而知返爾。故略示懷,言不盡意,主上圣恩,每厚法師,今在殿內住,想弟欲知消息,故及。"烏羊者,南平王劉鑠;法師,世祖世子小名也。

劭欲殺三鎮士庶家口,江夏王義恭、何尚之說之曰:"凡舉大事者,不顧家口。且多是驅逼,今忽誅其余累,正足堅彼意耳。"劭謂為然,乃下書一無所問。使褚湛之戍石頭,劉思考鎮東府。浚及蕭斌勸劭勒水軍自上決戰,若不爾,則保據梁山。江夏王義恭慮義兵倉卒,船舫陋小,不宜水戰。乃進策曰:"賊駿少年未習軍旅,遠來疲弊,宜以逸待之。今遠出梁山,則京都空弱,東軍乘虛,容能為患。若分力兩赴,則兵散勢離。不如養銳待期,坐而勸釁。"劭善其議,蕭斌厲色曰:"南中郎二十年少,業能建如此大事,豈復可量。三方同惡,勢據上流,沈慶之甚練軍事,柳元景、宗愨屢嘗立功。形勢如此,實非小敵。唯宜及人情未離,尚可決力一戰。端坐臺城,何由得久。主相咸無戰意,此自天也。"劭不納。疑朝廷舊臣悉不為己用,厚接王羅漢、魯秀,悉以兵事委之,多賜珍玩美色,以悅其意。羅漢先為南平王鑠右軍參軍,劭以其有將用,故以心膂委焉。或勸劭保石頭城者,劭曰:"昔人所以固石頭,俟諸侯勤王爾。我若守此,誰當見救。唯應力戰決之,不然不克。"日日自出行軍,慰勞將士,親督都水治船艦,焚南岸,驅百姓家悉渡水北。使有司奏立子劉偉之為皇太子,以褚湛之為后將軍、丹陽尹,置佐史,驃騎將軍始興王劉浚為侍中、中書監、司徒、錄尚書六條事,中軍將軍南平王鑠為使持節、都督南兗兗青徐冀五州諸軍事、征北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兗州刺史,新除左將軍、丹陽尹、建平王劉宏為散騎常侍、鎮軍將軍、江州刺史。

龐秀之自石頭先眾南奔,人情由是大震。以征虜將軍營道侯劉義綦即本號為湘州刺史,輔國將軍檀和之為西中郎將、雍州刺史。十九日,義軍至新林,劭登石頭烽火樓望之。二十一日,義軍至新亭。時魯秀屯白石,劭召秀與王羅漢共屯朱雀門。蕭斌統步軍,褚湛之統水軍。二十二日,使蕭斌率魯秀、王羅漢等精兵萬人攻新亭壘,劭登朱雀門躬自督率,將士懷劭重賞,皆為之力戰。將克,而秀斂軍遽止,為柳元景等所乘,故大敗。劭又率腹心同惡自來攻壘,元景復破之;劭走還朱雀門,蕭斌臂為流矢所中。褚湛之攜二子與檀和之同共歸順。劭駭懼,走還臺城。其夜,魯秀又南奔。時江夏王義恭謀據石頭,會劭已令浚及蕭斌備守。劭并焚京都軍籍,置立郡縣,悉屬司隸為民。以前軍將軍、輔國將軍王羅漢為左衛將軍,輔國如故,左軍王正見為太子左衛率。二十五日,義恭單馬南奔,自東掖門出,于冶渚過淮。東掖門隊主吳道興是臧質門人,冶渚軍主原稚孫是世祖故史,義恭得免。劭遣騎追討,騎至冶渚,義恭始得渡淮。義恭佐史義故二千余人,隨從南奔,多為追兵所殺。遣浚殺義恭諸子。以輦迎蔣侯神像于宮內,啟顙乞恩,拜為大司馬,封鐘山郡王,食邑萬戶,加節鉞。蘇侯為驃騎將軍。使南平王鑠為祝文,罪狀世祖。

加浚使持節、都督南徐會二州諸軍事、領太子太傅、南徐州刺史,給班劍二十人;征北將軍、南兗州刺史南平王鑠進號驃騎將軍,與浚并錄尚書事。二十七日,臨軒拜息偉之為太子,百官皆戎服,劭獨袞衣。下書大赦天下,唯世祖、劉義恭、義宣、誕不在原例,余黨一無所問。先遣太保參軍庾道、員外散騎侍郎朱和之,又遣殿中將軍燕欽東拒誕。五月,世祖所遣參軍顧彬之及誕前軍,并至曲阿,與道相遇,與戰,大破之。劭遣人焚燒都水西裝及左尚方,決破柏崗方山埭以絕東軍。又悉以上守家之丁巷居者,緣淮豎舶船為樓,多設大弩。又使司隸治中監瑯邪郡事羊希柵斷班瀆、白石諸水口。于時男丁既盡,召婦女親役。

其月三日,魯秀等募勇士五百人攻大航,鉤得一舶。王羅漢副楊恃德命使復航,羅漢昏酣作伎,聞官軍已渡,驚懼放仗歸降。緣渚幢隊,以次奔散,器仗鼓蓋,充塞街衢。是夜,劭閉守六門,于門內鑿塹立柵,以露車為樓,城內沸亂,無復綱紀。丹陽尹尹弘、前軍將軍孟宗嗣等下及將吏,并逾城出奔。劭使詹叔兒燒輦及袞冕服。蕭斌聞大航不守,惶窘不知所為,宣令所統,皆使解甲,自石頭遣息約詣闕請罪,尋戴白幡來降,即于軍門伏誅。四日,太尉江夏王義恭登朱雀門,總群帥,遣魯秀、薛安都、程天祚等直趣宣陽門。劭軍主徐興祖、羅訓、虞丘要兒等率眾來降。劭先遣龍驤將軍陳叔兒東討,事急,召還。是日,始入建陽門,遙見官軍,所領并棄仗走。劭腹心白直同諸逆先屯閶闔門外,并走還入殿。天祚與安都副譚金因而乘之,即得俱入。安都及軍主武念、宋越等相繼進,臧質大軍從廣莫門入,同會太極殿前,即斬太子左衛率王正見。建平、東海等七王并號哭俱出。劭穿西垣入武庫井中,隊副高禽執之。浚率左右數十人,與南平王鑠于西明門出,俱共南奔。于越城遇江夏王義恭,浚下馬曰:"南中郎今何所作?"義恭曰:"四海無統,百司固請,上已俯順群心,君臨萬國。"又曰:"虎頭來得無晚乎?"義恭曰:"殊當恨晚。"又曰:"故當不死耶?"義恭曰:"可詣行闕請罪。"又曰:"未審猶能賜一職自效不?"義恭又曰:"此未可量。"勒與俱歸,于道斬首。

南史

《南史·卷十四·列傳第四》:

元兇劭 ,字休遠,文帝長子也。帝即位后,諒暗中生劭,故秘之。元嘉三年閏正月方云劭生。自前代人君即位后,皇后生太子,唯殷帝乙踐阼,正妃生紂,至此又有劭焉。始生三日,帝往視之,簪帽甚堅,無風而墜于劭側,上不悅。初命之曰<召刀>,在文為召刀,后惡焉,改刀為力。

年六歲,拜為皇太子,中庶子二率入直永福省,為更筑宮,制度嚴麗。年十二,出居東宮,納黃門侍郎殷淳女為妃。十三加元服。好讀史傳,尤愛弓馬。及長,美須眉,大眼方口,長七尺四寸。親覽宮事,延賓客,意之所欲,上必從之。東宮置兵與羽林等。十七年,劭拜京陵,大將軍彭城王義康、竟陵王誕、桂陽侯義融并從。

二十七年,上將北侵,劭與蕭思話固諫,不從。魏太武帝至瓜步,上登石頭城,有憂色。劭曰:"不斬江湛、徐湛之,無以謝天下。"上曰:"北伐自我意,不關二人;但湛等不異耳。"由是與江、徐不平。

上時務本業,使宮內皆蠶,欲以諷勵天下。有女巫嚴道育,夫為劫,坐沒入奚官。劭姊東陽公主應閣婢王鸚鵡白公主,道育通靈,主乃白上,托云善蠶,求召入。道育云:"所奉天神,當賜符應。"時主夕臥,見流光相隨,狀若螢火,遂入巾箱化為雙珠,圓青可愛。于是主及劭并信惑之。始興王浚素佞事劭,并多過失,慮上知,使道育祈請,欲令過不上聞。歌舞咒詛,不舍晝夜。道育輒云:"自上天陳請,必不泄露。"劭等敬事,號曰天師。后遂為巫蠱,刻玉為上形像,埋于含章殿前。初,東陽公主有奴陳天興,鸚鵡養以為子而與之淫通。鸚鵡、天興及寧州所獻黃門慶國并與巫蠱事,劭以天興補隊主。東陽主薨,鸚鵡應出嫁,劭慮言語泄,與浚謀之,嫁與浚府佐吳興沈懷遠為妾。不啟上,慮事泄,因臨賀公主微言之。上后知天興領隊,遣閹人奚承祖讓劭曰:"汝間用隊主副,盡是奴邪?欲嫁者又嫁何處?"劭答:"南第昔屬天興,求將吏驅使,視形容粗健,便兼隊副;下人欲嫁者猶未有處。"時鸚鵡已嫁懷遠矣。劭懼,書告浚,并使報臨賀主,上若問嫁處,當言未定。浚答書曰:"啟此事多日,今始來問,當是有感發之者。計臨賀故不應翻覆言語,自生寒熱也。此姥由來挾兩端,難可孤保,正爾,自問臨賀冀得審實也。其若見問,當作依違答之。天興先署佞人府位,不審監上當無此簿領,可急宜撻之。殿下已見王未?宜依此具令嚴自躬上啟聞。彼人若為不已,政可促其余命,或是大慶之漸。"凡劭、浚相與書類如此。所言皆為名號,謂上為"彼人",或以為"其";謂太尉江夏王義恭為"佞人";東陽主第在西掖門外,故云"南第"。王即鸚鵡姓。"躬上啟聞"者,令道育上天白天神也。鸚鵡既適懷遠,慮與天興私通事泄,請劭殺之。劭密使人害天興。既而慶國謂往來唯有二人,天興既死,慮將見及,乃以白上。上驚惋,即收鸚鵡家,得劭、浚手書,皆咒詛巫蠱之言。得所埋上形像于宮內。道育叛亡,捕之不得。上詰責劭、浚,劭、浚唯陳謝而已。道育變服為尼,逃匿東宮。浚往京口,又以自隨,或出止人張旿家。上謂江夏王義恭曰:"常見典籍有此,謂之傳空言,不意親睹。劭南面之日,非復我及汝事。汝兒子多,將來遇此不幸耳。"

先是二十八年,彗星起畢、昴,入太微,掃帝坐端門,滅翼、軫。二十九年,熒惑逆行守氐,自十一月霖雨連雪,陽光罕曜。時道士范材修練形術,是歲自言死期,如期而死。既殯,江夏王疑其仙也,使開棺視之,首如新刎,血流于背,上聞而惡焉。

三十年正月,大風飛霰且雷,上憂有竊發,輒加劭兵,東宮實甲萬人。其年二月,浚自京口入朝,當鎮江陵,復載道育還東宮,欲將西上。有告上云:"京口人張旿家有一尼服食,出入征北內,似是嚴道育。"上使掩得二婢,云:"道育隨征北還都。"上惆悵惋駭,須檢覆,廢劭賜浚死。初,浚母卒,命潘淑妃養以為子。淑妃愛浚,浚心不附。妃被寵,上以謀告之。妃以告浚,浚報劭,因有異謀。每夜饗將士,或親自行酒,密與腹心隊主陳叔兒、齋帥張超之、任建之謀之。

其月二十一日夜,詐作上詔,云:"魯秀謀反,汝可平明率眾入。"因使超之等集素所養士二千余人皆被甲,云"有所討"。宿召前中庶子右軍長史蕭斌及左衛率袁淑、中舍人殷仲素、左積弩將軍王正見并入,告以大事,自起拜斌等,因流涕。并驚愕。明旦,劭以朱服加戎服上,乘畫輪車,與蕭斌同載,衛從如常入朝儀,從萬春門入。舊制,東宮隊不得入城,劭語門衛云:"受詔有所收討。"令后速來,張超之等數十人馳入云龍東中華門。及齋閣,拔刃徑上合殿。上其夜與尚書仆射徐湛之屏人語,至旦燭猶未滅,門階戶席并無侍衛。上以幾自鄣,超之行弒,上五指俱落,并殺湛之。劭進至合殿中閣,文帝已崩。出坐東堂,蕭斌執刀侍直,呼中書舍人顧瑕。瑕懼,不時出,及至,問曰:"欲共見廢,何不早啟。"未及答,斬之。遣人于崇禮闥,殺吏部尚書江湛。文帝左細仗主卜天與攻劭于東堂,見殺。又使人入殺潘淑妃,剖其心觀其邪正。使者阿旨,答曰:"心邪。"劭曰:"邪佞之心,故宜邪也。"又殺文帝親信左右數十人。急召始興王浚率眾屯中堂。

劭即偽位,百僚至者裁數十人,乃為書曰:"徐湛之弒逆,吾勒兵入殿,已無所及。今罪人斯得,元兇克殄,可大赦,改元為太初。"素與道育所定也。蕭斌曰:"舊逾年改元。"劭以問侍中王僧綽,僧綽曰:"晉惠帝即位便改年。"劭喜而從之。初使蕭斌作詔,斌辭以不文,乃使王僧綽。始文帝未崩前一日甲夜,太史奏:"東方有急兵,其禍不測,宜列萬人兵于太極前殿,可以銷災。"上不從。及劭弒逆,聞而嘆曰:"幾誤我事。"乃問太史令曰:"我得幾年。"對曰"得十年"。退而語人曰:"十旬耳。"劭聞而怒,毆殺之。

即位訖,便稱疾還入永福省。然后遷大行皇帝升太極殿,以蕭斌為尚書仆射,何尚之為司空。大行大斂,劭辭疾不敢出。先給諸處兵仗,悉收還武庫。遣人謂魯秀曰:"徐湛之常欲相危,我已為卿除之。"使秀與屯騎校尉龐秀之對掌軍隊。以侍中王僧達為吏部尚書,司徒左長史何偃為侍中。

成服日,劭登殿臨靈,號慟不自持。博訪公卿,詢求政道,遣使分行四方。分浙江以東五郡為會州,省揚州,立司隸校尉,以殷沖補之。以大將軍江夏王義恭為太保,司徒南譙王義宣為太尉。荊州刺史始興王浚進號驃騎將軍,王僧綽以先豫廢立見誅。長沙王瑾弟偕、臨川王曄、桂陽侯覬、新渝侯玠,并以宿恨死。禮官希旨,謚文帝不敢盡美稱,謚曰中宗景皇帝。及聞南譙王義宣、隨王誕等起義師,悉聚諸王于城內。移江夏王義恭住尚書下舍,分義恭諸子住侍中下省。四月,立妻殷為皇后。

孝武檄至,劭自謂素習武事,謂朝士曰:"卿等助我理文書,勿厝意戎陣。若有寇難,吾嘗自出,唯恐賊虜不敢動耳。"中外戒嚴。防孝武世子于侍中省,南譙王義宣諸子于太倉空屋。劭使浚與孝武書,言"上親御六師,太保又執鉞臨統,吾與烏羊相尋即道。上圣恩每厚法師,令在殿內住,想弟欲知消息,故及"。烏羊者,南平王鑠;法師,孝武世子小名也。劭欲殺三鎮士庶家口,江夏王義恭、何尚之說曰:"凡舉大事,不顧家口;且多是驅逼。今忽誅其余累,政足堅彼意耳。"劭乃下書,一無所問。

浚及蕭斌勸劭勒水軍自上決戰,江夏王義恭慮義兵倉卒,船舫陋小,不宜水戰。乃進策以為"宜以近待之,遠出則京師空弱,東軍乘虛,容能為患。不如養銳待期"。劭善其議。蕭斌厲色曰:"南中郎二十年少,業能建如此大事,豈復可量!"劭不納。疑朝廷舊臣不為之用,厚撫王羅漢、魯秀,悉以兵事委之,多賜珍玩美色以悅其志。羅漢先為南平王鑠右軍參軍,劭以其有將用,故以心膂委焉。或勸劭保石頭城者,劭曰:"昔人所以固石頭,俟諸侯勤王耳。我若守此,誰當見救,唯應力戰決之。"日日自出行軍,慰勞將士。使有司奏立子偉之為皇太子。

及義軍至新亭,劭登朱雀門躬自督戰。將士懷劭重賞,皆為之力戰。將克,而魯秀打退鼓,軍乃止。為柳元景等所乘,故大敗。褚湛之攜二子與檀和之同歸順。劭懼,走還臺城。其夜,魯秀又南奔。二十五日,江夏王義恭單馬南奔。劭遣浚殺義恭諸子,以輦迎蔣侯神像于宮內,乞恩,拜為大司馬,封鐘山郡王,蘇侯為驃騎將軍。使南平王鑠為祝文,罪狀孝武。二十七日,臨軒,拜子偉之為皇太子,百官皆戎服,劭獨袞衣,下書大赦,唯孝武、劉義恭、義宣、誕不在原例。

五月三日,魯秀等攻大航,鉤得一舶。王羅漢昏酣作妓,聞官軍已度,驚放仗歸降。是夜,劭閉守六門,于門內鑿塹立柵,以露車為樓。城內沸亂,將吏并逾城出奔。劭使詹叔兒燒輦及袞冕服。蕭斌聞大航不守,惶窘不知所為,宣令所統皆使解甲,尋戴白幡來降,即于軍門伏誅。四日,劭腹心白直諸同逆,先屯閶闔門外,并走還入殿。程天祚與薛安都副譚金因而乘之,即得俱入。臧質從廣莫門入,同會太極殿前。即斬太子左衛率王正見。建平、東海等七王并號哭俱出。劭穿西垣入武庫井中,副隊高禽執之。浚率左右數十人,與南平王鑠于西明門出,俱南奔,于越城遇江夏王義恭。浚下馬,曰:"南中郎今何在?"義恭曰:"已君臨萬國。"又稱字曰:"虎頭來,得無晚乎?"義恭曰:"恨晚。"又曰:"故當不死?"義恭曰:"可詣行闕請罪。"又曰:"未審猶得能一職自效不?"義恭又曰:"此未可量。"勒與俱自歸,命于馬上斬首。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p3开机号金码
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乌迪内斯vs亚特兰大 国标麻将 花牌 哈尔滨麻将蛋糕 财富之轮APP下载 怪物赛车雕塑 天天炫斗100元5万钻 龙之战士在线客服 彩票投注手机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比特币交易图表 狂欢节免费试玩 艾达王和里昂结婚 奶牛梦工厂加盟 仿梦工厂片头 水晶裂谷援彩金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