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三藩

所謂“三藩”,也稱清初“三藩”,是指云南的“平西王”吳三桂,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

“三藩”的由來,和清軍入關存在必然聯系。清朝初年,為了更好的控制中原地區,清軍扶持了三藩軍隊,將他們作為攻打起義軍和地方朝廷的前鋒。可以說,三藩是清軍入主中原的先遣軍隊。

吳三桂

人物生平

早年時期

萬歷四十年(1612年)吳三桂出生于關外的漢鎮中后所,祖籍江蘇高郵。 出身于遼西將門望族,自幼習武,善于騎射。 吳襄耳聞目睹了明朝在天啟二年(1622年)如何在廣寧之戰中失利,遼東經略熊廷弼如何被傳首九邊,遼東巡撫王化貞如何下獄而死。吳襄奉旨調進北京,娶了祖大壽的妹妹為妻。祖大壽是世居遼西的望族,吳襄成為祖大壽的妹夫,吳三桂成了祖大壽的外甥。祖、吳兩家的聯姻,使吳襄、吳三桂父子找到了堅強的靠山,也使祖氏家族的勢力更加壯大。吳三桂在父親吳襄和舅舅祖大壽等的教誨和影響下,既學文,又學武,不到二十歲就考中武舉,從此跟隨父親吳襄和舅舅祖大壽,開始他的軍旅生涯。

崇禎二年(1629年),清太宗皇太極親率五、六萬大軍,避開明朝構筑的寧錦防線,繞道蒙古直趨北京,史稱“己巳之變”。袁崇煥未全力阻擋皇太極導致清軍兵臨北京城下,加上之前矯詔擅自殺害毛文龍,在遼東培養自己勢力等因素,崇禎帝將袁崇煥逮捕入獄。祖大壽聞之立刻,攜吳襄與吳三桂父子及一萬五千人勤王明軍從北京撤走。急返寧遠,以圖自保。這一年吳三桂17歲。 崇禎四年(1631年)的大凌河之戰中,團練總兵吳襄率馬步四萬余往援大凌河祖大壽,結果吳襄臨陣逃脫,被削職。

鎮守遼東

崇禎五年(1632年)六月,為平息山東登州參將孔有德等兵變,吳襄隨副將祖大弼出征山東,最后孔有德從登州乘船渡海,投奔后金,而吳襄恢復了總兵職務。隨著吳襄官復原職,吳三桂也在當年任游擊,時年20歲。 崇禎八年(1635年),吳三桂被擢為前鋒右營參將,時年23歲。 崇禎十一年(1638年)九月,任前鋒右營副將,相當于副總兵,時年26歲。 崇禎十二年(1639年)薊遼總督洪承疇、遼東巡撫方一藻、總督關寧兩鎮御馬監太監高起潛,報請朝廷批準,吳三桂被擢為寧遠團練總兵,時年27歲。

崇禎十三年(1640年),明軍與清軍在杏山(今遼寧錦縣杏山)附近的夾馬山一帶發生了一場遭遇戰。吳三桂在這場戰斗中表現出了其高超的戰斗技能,他拼命沖殺,與清軍血戰,但因清軍勇猛異常,最終以雙方互有傷亡收場。 崇禎十四年(1641年)初,清軍逐漸形成對錦州的包圍之勢。薊遼總督洪承疇與遼東巡撫丘民仰、吳三桂等再三商酌,決定冒險向錦州、松山、杏山三城運米。 

崇禎十六年(1643年)正月,已投降的祖大壽在盛京收到吳三桂的來信,祖大壽將來信轉交皇太極,皇太極回信道:“爾遣使遺爾舅祖總兵書,朕已洞悉。將軍之心,猶豫未決。朕恐將軍失次機會,殊可惜耳。” 吳三桂在動搖中,雖然沒有降清,但是已經給自己留出了降清的后路。春天,吳三桂奉命入關,馳援京師,抵御第五次迂道入塞的清軍。行軍遲緩,到達時清軍已退,但是崇禎還是很器重他,感謝他來北京勤王。五月十五日,崇禎帝在武英殿宴請來勤王的吳三桂等,賜吳三桂尚方寶劍。九月,清軍繞過寧遠,打下后所,前屯衛,中前所,前后七八天,三座城池全部失陷,吳三桂的寧遠,成為山海關外一座孤城,已經失去戰略意義。 

獻關降清

崇禎十七年(1644年)初,面臨覆亡命運的明朝便把賭注押在了關外擁有重兵的吳三桂身上。 不少朝臣如王永吉、吳麟征等先后上疏,要求撤寧遠之師以入衛京城。大順軍直指京師,崇禎詔征天下兵勤王,三月五日加封吳三桂為平西伯,命吳三桂火速領兵入衛北京。 三月十九日吳三桂率軍到達山海關,繼而率兵西進京畿。二十二日吳三桂兵至玉田一帶,這時突獲京師陷落崇禎自縊的消息。 明朝的滅亡使吳三桂失去倚靠,為了尋找新主,此后一個多月,吳三桂在各種政治勢力間進行投機活動。 

大順李自成曾多次招降,吳三桂再三猶豫,曾一度有投降李自成的念頭。據傳后來聽說其愛妾陳圓圓被李自成部下擄去而作罷。兩面受敵的吳三桂,對內不敵李自成,對外難擋多爾袞。陳圓圓和吳家親人都成了李自成的人質。為保全家人性命,吳答應與李自成議和,為防李自成有詐,又私下以黃河南北分治為條件向多爾袞求助。四月十三日,李自成親率六萬大軍奔向山海關。此時,被年初以來的一系列勝利沖昏了頭腦的李自成,對當時軍事對峙的嚴重性是估計不足的。吳三桂得知李自成親自率軍東征的消息后,即派山海關士紳、儒生李友松、譚邃寰、劉泰臨、劉臺山、黃鎮庵、高選等六人“輕身紿賊”,迎候李自成大軍于北京之東不遠的三河縣,表示投降之意,以拖延時日,等待清軍。在派赴清軍求援的使者攜帶多爾袞的復信返回山海關后,吳三桂馬上又致書多爾袞,求其“速整虎旅,直入山海”。李自成直至行抵關門之時,吳三桂派去接洽投降的代表妄圖脫逃,才發現吳三桂假投降的真實意圖,但已貽誤了輕兵速進奪取關門的有利時機。而多爾袞卻在接到吳三桂的二次求援信后,經過一晝夜的強行軍,于二十一日抵達關門十五里之外。 

四月二十一日,多爾袞利用吳三桂所處的危急局面,逼迫吳三桂放棄聯清擊李的政策而徹底投降清朝。 四月二十二,吳軍初敗,吳三桂求救于多爾袞,多爾袞將計就計,趁吳三桂與李自成談判之機,突然向李自成發動攻擊。在一片石戰役中吳三桂聯合清軍擊潰李自成。清軍入關后,攻入北京,多爾袞把年幼的順治帝以及朝廷由東北的盛京遷都至北京,清定都北京后封吳三桂為平西王。

率兵南下

清軍入關后,由于各種政治勢力的對比發生了急劇的變化,清政府又實行了高官厚祿收買的政策,亡明官僚紛紛歸降清朝。吳三桂也放棄了擁立明太子的主張。作為降清的漢族地主階級的代表,吳三桂和清政府之間仍有著相當大的距離。首先,吳三桂之乞師擊李,打的是“復君父之仇”的旗號。

吳三桂在降清之初,仍與明朝殘余勢力保持著一定的聯系。對南京福王政權,甚至表示:“不忍一矢相加遺”。再次,和其他降官不同的是,吳三桂還擁有一支由自己獨立統率的部隊。因此,在入關之初,清政府對其外示優

寵,內存疑忌,并未授之以事權。除在政治上對其嚴加防范之外,在軍事上,也只是利用他對李自成起義軍的仇恨,使其率兵擊李。六月,吳三桂師出山東,平定李自成余部,九月,又從英王阿濟格西征李自成。 

順治二年(1645年)八月,在李自成主力基本被消滅之后,清政府將其從前線調回,“出鎮錦州”。對于清政府的這種安排,吳三桂了然于心。從此以后,他再也不提什么“復君父之仇”,而是望風轉舵,稱崇禎帝為“故主”,反復表白自己“矢忠新朝”了。

順治四年(1647年),清政府又調吳三桂入關,與八旗將領李國翰同鎮漢中,剿殺西北地區的抗清義軍余部。在此期間,吳三桂為了表示自己清朝的忠誠,不但對農民軍殘部進行殘酷的鎮壓,動輒屠城,而且,對一些起兵抗清的朱明后裔,他也不遺余力地去斬盡殺絕。吳三桂思想和行動的轉變使得清朝中央政府對他更加倚重,西北地區抗清義軍殘部被剿殺殆盡。

順治八年(1651年),清政府又命吳三桂和李國翰一起率軍入川,攻打張獻忠義軍余部。幾年之中,先后平定重慶、成都等兩川重鎮。順治十四年(1657年),吳三桂又以平西大將軍職,南征云貴,攻打南明最后一個政權桂王永歷政權。

鎮守云貴

順治十六年(1659年),吳三桂攻下云南。 攻下云南后,即委其開藩設府,鎮守云南,總管軍民事務。順治十八年(1661年),師出緬甸,擒斬桂王。十幾年間,吳三桂率部從西北打到西南邊陲,為清朝確立對全國的統治建立了特殊的功勛。因此,清朝對他由原先的控制使用改為放手使用。不但在李國翰死后,讓他獨承方面之任,而且在一切軍事活動中也“假以便宜,不復中制,用人,吏、兵二部不得掣肘,用財,戶部不得稽遲”。同時,在職務上,也一再升遷。

康熙元年(1662年)十一月,又以擒斬桂王功,晉爵親王,兼轄貴州。 其子吳應熊也選尚公主,號稱“和碩額駙”,加少保兼太子太保。吳三桂開藩設府,坐鎮云南,權力和聲勢都達到頂點的時候,他與清朝中央政府的矛盾卻開始激化起來。在云貴,他想做清朝的沐英“世鎮云南”的平西王。對于吳三桂的這些想法,清朝洞若觀火。因而在吳三桂殺死永歷帝后,便著手裁抑吳三桂的權勢。

康熙二年(1663年),清廷即以云貴軍事行動已經停止為理由,收繳了他的平西大將軍印信,接著,又“截其用人題補之權,遷除悉歸部選”。康熙六年(1667年),又乘其疏辭總管云貴兩省事務之機,下令兩省督撫聽命于中央。同時,還剝奪了他的司法特權,“平西藩下逃人,俱歸有司審理,章京不得干預”。吳三桂則以“構釁苗蠻,借事用兵”,擴軍索餉相報復。吳三桂和清政府之間的矛盾更加尖銳了。

起兵叛亂

康熙十二年(1673年)春,鎮守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疏請歸老遼東,康熙皇帝遂乘勢作出了令其移藩的決定。而后,又對鎮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的撤藩要求也依例照準。在形勢的逼迫下,吳三桂也假惺惺地上書朝廷,請求撤藩,實則希冀朝廷慰留他。對于吳三桂的真實意圖,康熙皇帝非常清楚。他認為,吳三桂和朝廷對立已久,“撤亦反,不撤亦反。不若及今先發,猶可制也”。于是力排眾議,毅然決定允其撤藩,還派專使至滇,雷厲風行地經理撤藩事宜。十一月,吳三桂誅殺云南巡撫朱國治,自稱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提出“興明討虜”,起兵造反。 

由于吳三桂專制滇中十四年,在反叛之初,叛軍乘銳連下貴州全省、湖南的衡州。福建靖南王、廣東平南王二藩和吳三桂在各地的黨羽如四川之鄭蛟麟、譚弘、吳之茂,廣西之羅森、孫延齡,陜西之王輔臣,河北之蔡祿等也先后揭起叛旗,紛紛響應。一時之間,形勢對吳三桂非常有利。

衡州稱帝

康熙十三年(1674年),吳三桂稱為“周王”元年。其將吳應麒陷岳州,岳州之戰爆發。 康熙十五年(1676年),是雙方軍事形勢發生重要轉折的一年。由于兵興三年,吳三桂深感兵力、財力嚴重不足,而吳三桂在各地的黨羽也紛紛離心離德,各有圖謀。 

康熙十七年(1678年)六月初,吳三桂在都城衡州(今衡陽市)親點大將馬寶,并授計率5萬大軍南下,攻擊兵家必爭之地永興,兩戰兩勝,大創清軍,一戰擊斃都統宜里布、護軍統領哈克三,奪據清軍河外營地(永興依耒水而立,此水上接衡州,下通廣東);一戰大敗前鋒統領碩岱、副都統托岱、宜思孝所率援軍,營壘被沖垮,河南岸失陷,清軍被迫退回廣東,給清軍和康熙以嚴重的軍事打擊。六月中旬,張皇后駕崩,吳三桂精神受挫。七月,吳三桂親自部署對廣東、廣西的大規模進攻。在衡州派出大將胡國柱、夏國相率十萬大軍,突入兩廣,幾度得手,尤其在廣西取得了更大的進展,除了梧州,全部都被吳軍收回。北部岳州戰事由吳三桂侄兒吳應期主持,御清軍于湖湘門外,清軍幾次渡江,均未成功。

晚年病死

康熙十七年(1678年)八月,衡州酷熱,吳三桂加之心情不舒,焦慮過重,肝火過盛,便突然得了“中風噎嗝”的病癥,隨后又添了“下痢”病癥,太醫百般調治,終不見效。吳三桂便授意心腹大臣,迎接皇孫吳世璠來衡州繼位,托付后事。八月十八日深夜,吳三桂在都城衡州(今衡陽)皇宮駕崩,時年六十七歲,只做了五個多月的皇帝。

二十二日,吳三桂的侄、婿與心腹將領馬寶、胡國柱、夏國相齊聚衡州,公推吳國貴總理軍務,派胡國柱回云南,迎吳世璠前來衡州奔喪。胡國柱到達云南,向留守的郭壯圖傳達眾將的意見,準備護送吳世璠去衡州(今衡陽)繼位。郭壯圖有一女兒嫁給吳世璠,為保勢力,力阻吳世璠離開云南,去衡州繼位。九月,吳國貴召集并主持諸將會議,討論今后的方針大計。”吳國貴雖頗有眼光、有膽有識,但諸將欲保云南家小財物,此議沒經慎重討論,便被否決了。十一月,胡國柱等用棉裹吳三桂遺體,秘密載經寶慶入貴州,經寶慶入貴州,大將軍馬寶留守衡州(今衡陽)。吳世璠迎至貴陽,并即帝位。

主要成就

政治

經營云南

在全國平定之后,清政府亟需在政治上實現對新占領地區的統治,在軍事上裁減軍隊以減輕財政上的壓力。因此,早在占領云貴之初,便向這些地區派出了行政官吏,而后不久,又計劃撤回和裁減八旗及綠營軍隊。清朝的這些措施,無疑是和當時整個社會都需要休養生息的要求相符合的。但是,由于十幾年來吳三桂政治、軍事勢力的迅速增長,清朝的這些措施卻觸犯到吳三桂本人的利益。

就吳三桂方面說來,在南明政權尚未消滅之前,他與清政府命運相連,必須拼死作戰。他在鎮守云南后實行了以下措施:在政治上,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對于轄下的各級官吏,他“選用自擅”,“各省員缺,時亦承制除授,謂之西選”。當時清廷所給云、貴二省督撫的敕書,都要寫入“聽王節制”四字。

與此同時,他還以重金收買在京朝官及各省將吏,為自己效勞。他還招納李自成、張獻忠余部,編為忠勇五營、義勇五營,加緊訓練。此外,吳三桂還縱容部下將吏為非作歹,魚肉百姓,“殺人越貨,毫無畏忌,訟牒、命盜兩案,甲兵居其大半”。

登基稱帝

康熙十三年(1674年)十一月初五,吳三桂率兵經潭州至衡陽,以衡永郴桂道衡州知府衙門(舊衡陽市衡南區政府所在地)為“行殿”,指揮各路軍事。 改衡州府(今衡陽市)為“應天府”,改鐘鼓樓為“五鳳樓”,回雁門為“正陽門”,大街名“棋盤街”等,一切用京城名稱,冊妻張氏為皇后,孫吳世璠為皇太孫,加封文武,百官頒制新歷,鑄“昭武通寶”、“利用通寶”錢幣。稱帝時狂風大作,將臨時搭的帳篷都吹倒了。 

吳三桂轄衡州、湖南、江西、福建、廣東、廣西、云南、貴州、四川、陜西和甘肅等省。并且開科取士,錄取者60人。建造皇帝宮殿九十五間,象征九五之尊。

經濟

在鎮守云南時期,吳三桂在經濟上也有很大的勢力。他占據明代世鎮云南的沐氏莊田700頃作為藩莊,又和西藏的達賴喇嘛在北勝州互市,以茶換取蒙古的馬匹。又派許多人出兵去做生意,販運遼東人參及四川的黃連、附子,以牟取利潤。他曾大量地貸錢給商人使用,謂之藩本。他強征關市之稅,開礦鼓鑄。

吳三桂欲效明代沐氏故事,世守云南,所以從各方面培植自己的勢力,以求達到這個目的。其他尚、耿二藩也和吳三桂一樣,其藩下兵各有15佐領,又綠旗兵各有六七千,并且也是經商括財,強征市稅,遍置私人,坐地稱霸。

軍事

助清入關

清軍到達山海關外十里處后的當天下午,清、吳聯軍和李自成為數甚少的農民軍交戰于山海關外的一片石。次日,四月二十二日爆發了決定命運的石河大戰。根據清、吳雙方的約定,首先由吳三桂率領所部和李自成大軍作正面交鋒。在戰斗進行到最緊張的時刻,清軍突然從陣后繞出并向李軍發動了猛烈的進攻。李自成對清軍入關毫無所知,兼之以連日作戰,李軍士氣也處于再而衰的境地,雖然拚命搏戰,最終抵擋不住清、吳兩軍的兇猛攻擊,遭到嚴重的損失,“積尸相枕,彌滿大野’。農民軍被擊敗,李自成被迫率余眾西走。山海關之戰以清吳聯合作戰的勝利和李自成農民軍的失敗而告結束。

自明初以來,山海關一直是北京的門戶和屏障。關門既已為清、吳軍所有,北京告急,李自成被迫西撤,途中,將吳三桂父吳襄及家屬三十余口全部殺死。二十六日,返回北京,二十九日草草即位于武英殿,三十日晨,倉皇撤離北京,率軍西行歸陜。清、吳聯軍緊追不舍,長驅直入。五月二日進入北京,不久遷都于此。以吳三桂獻關降清為轉折點,中國社會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吳三桂獻關降清為清進據中原提供了極大的方便,山海關之戰剛結束,攝政王多爾袞給吳三桂進爵為平西王。請兵擊敗李自成,實現了亡明士大夫的共同愿望,得到了南明政權的賞識:南京福王政權建立伊始,便將他遙封為薊國公,還派專使北上,攜銀犒軍。 

南下滅敵

清軍入關后,清政府很快命領英親王阿濟格為大將軍,吳三桂率領部眾從長城外逼近綏德配合阿濟格剿滅李自成,順治二年(1645年),吳三桂攻克延安、鄜州,進攻西安,斬敵數萬首級。李自成出武關向南逃走,吳三桂追擊自襄陽直逼武昌,李自成敗死。吳三桂又向東進入九江。 

順治五年(1648年),清政府命吳三桂與定西將軍墨爾根、侍衛李國翰一起鎮守漢中。順治六年(1649年),明宗室朱森滏攻階州,吳三桂與李國翰擊敗了他。王永強在陜北作亂,吳三桂率軍攻克宜君、同官,進而攻克蒲城、宜川、安塞、清澗各地,誅殺王永強以及官吏。 

順治八年(1651年),明桂王由榔在南寧稱帝,張獻忠的部將孫可望、李定國等都歸降了南明,率兵襲擾川北諸郡縣。清政府命吳三桂和李國翰一起率兵討伐。 順治九年(1652年)七月,吳三桂與李國翰派遣軍隊攻打四川,明將劉文秀棄成都逃走;吳三桂進而攻克嘉定,駐軍綿州。李文秀又卷土重來。吳三桂屢戰不利。吳三桂在保寧之戰僥幸取勝。 

順治十四年(1657年),孫可望反明,敗走長沙歸降清朝。吳三桂被封為平西大將軍率大軍進入貴州。 順治十六年(1659年)二月,吳三桂與尚善、卓布泰合軍克云南會城,朱由榔敗走緬甸。師渡潞江,吳三桂與李定國在磨盤山血戰。吳三桂取騰越,追至南甸。 順治十八年(1661年)十二月,緬王將永歷帝及其家屬送交清軍帶回昆明。康熙元年(1662年)四月十五日,永歷帝與其子朱慈煊被吳三桂處死于昆明。

起兵叛清

清朝同撤三藩的決定粉碎了吳三桂“世鎮云南”的美夢。吳三桂氣急敗壞,暗中指令死黨向撤藩使者請愿,要求停止撤藩,繼而又拖延時日,與心腹將領密謀發動叛亂。他還指使其黨羽以“九天紫府劉真人”的名義吹捧自己是“中國真主”,為反叛大造輿論。

在經過一陣短暫的準備后,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底,吳三桂鋌而走險,殺巡撫朱國治,自號“周王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令部下“蓄發,易衣冠”,起兵云南。

吳三桂在“矢忠新朝”三十年后,又扯起了“復明”的旗號。反叛之前,率部下祭掃桂王陵墓,“慟哭,伏地不能起”,對部下大加煽動。反叛之后,發布檄文,指責清朝“竊我先朝神器,變我中國冠裳”,并聲稱要“共舉大明之文物,悉還中夏之乾坤”。

康熙帝經過八年的斗爭,在康熙二十年(1681年)全部平定三藩之亂。

歷史評價

《清史稿》:三桂白首舉事,意上方少,諸王諸將帥佐開國者皆物故,變起且恇擾。及聞上從容指揮,軍報迅速,閫外用命,始嘆非所料。制勝於廟堂,豈不然歟?上不欲歸咎建議撤藩諸臣,三桂等奉詔罷鎮,亦必曲意保全之。惜乎三桂等未能喻也! 

《明檔》:忠可炙日,每逢大敵,身先士卒,絞殺虜級獨多。 

《吳三桂紀略》:孝聞九邊,勇冠三軍。 

《平西王吳三桂傳》:“正值闖賊構亂,召衛神京,計不能兩全,乃乞師本朝(清朝),以雪君父大仇。” 

皇太極:吾家若得此人,何憂天下? 

朱由崧:雪恥除兇,功在社稷。 

朱由榔:將軍本朝之勛臣,新朝之雄鎮也。世膺爵秩,藩封外疆,……將軍縞素誓師,提兵問罪,當日之本衷原未盡泯也。奈何清軍入京,外施復仇之虛名,陰行問鼎之實計。紅顏幸得故主,頓忘逆賊授首之后,而江北一帶土宇,竟非本朝所有矣。……

朱舜水:吳三桂愚騃豎子,失于較計。 

夏允彝:三桂少年,勇冠三軍,邊帥莫之及。闖寇所以誘致之者甚至,三桂終不從。都城已破,以殺寇自矢。包胥復楚,三桂無愧焉。包胥借秦兵而獲存楚社,三桂借東夷而東夷遂吞我中華,豈三桂罪哉!所遭之不幸耳。 

康熙帝:吳三桂徑行反叛,背累朝豢養之恩,逞一旦鴟張之勢,橫行兇逆,涂炭生靈,理法難容,神人共憤。 

謝四新:李陵心事久風塵,三十年來詎臥薪?復楚未能先覆楚,帝秦何必又亡秦!丹心早為紅顏改,青史難寬白發人。永夜角聲應不寐,那堪思子不思親。 

孫旭:三桂為明季罪人,又為本朝反賊,其生平亦何足道! 

邵為章:百萬雄師睥睨間,先朝一胍絕南蠻。擒人即是人擒路,誰道天公不好還。行營歷歷草凄凄,銅柱摩崖手自題。虎豹無晴威尚在,老軍猶說舊平西。 

佘一元:吳帥旋關日,文武盡辭行。士女爭駭竄,農商互震驚。 

李治亭:在明清之際的大舞臺上,吳三桂是一位著名人物。他以迎清軍入關而名噪一時,30年后又舉兵叛清,一度割據西南。 

王妍:眾所周知,吳三桂反清,被清朝視為罪大惡極的“逆臣”。 

個人作品

《喝火令》

《醉高歌》

家族成員

父母

父親:吳襄:明崇禎初官錦州總兵。

母親:祖氏

舅父

祖大壽(?-1656年):字復宇,遼東人。崇禎十四年(1641年)三月開始的松錦大戰中,因援軍洪承疇兵敗,錦州解困徹底無望,于是率部降清。后隨清軍入關,病故于北京。 

兄弟

哥哥吳三鳳

弟弟吳三輔 

妻子

張皇后

兒女

兒子

吳應熊:順治十年(1653年)與建寧公主成婚,以額駙的身分留居京師,實為朝廷人質。康熙十三年(1674年)吳應熊及其子吳世霖處絞,其余幼子俱免死入官。

吳應麒

幼子數人

女兒

吳氏,嫁夏國相

吳氏,嫁胡國柱

吳氏,嫁王永康 

孫子

吳世霖:康熙十四年(1675年)四月十三日,吳世霖與其父吳應熊被處死。

吳世琮

吳世璠:吳應熊的庶子,起初留守云南,吳三桂死后到貴陽奔喪時被部將擁立為帝,改年號洪化, 康熙二十年(1681年)自盡。

軼事典故

長相相關

吳三桂堪稱美男子。吳三桂祖籍江蘇高郵,彌漫著水氣的杏花春雨的江南;他本人卻是在風霜凜冽的遼東長大。江南的水氣和塞外的長風同時溶進了他的氣質。他的外表兼具北雄南秀。白皙的面龐上兩道爽朗的眉毛和一條挺拔的鼻梁十足地挑起了男子漢的英風颯氣。更引人注目的是眉宇間那股端凝沉穩之氣,竟如深潭靜水,滟瀲襲人。 

古書中是這樣記載的:“三桂巨耳隆準,無須,瞻視顧盼,尊嚴若神。延陵將軍美豐姿,善騎射,軀干不甚偉碩而勇力絕人。沈鷙多謀,頗以風流自賞。” 

年少成名的吳三桂曾在北京短暫逗留。在上流社會的圈子里,有著傳奇經歷而又風姿俊逸的他幾乎引起了轟動。名公巨卿乃至文人雅士們都以結識他為榮。他兼粗豪與文雅的氣質使名動京師的大詩人吳梅村十分傾倒,為他留下了“白皙通候最少年”一句。 

人物戀情

有一年,吳三桂隨祖父到蘇州采購綢緞,閑暇時與蘇州好友周仝游覽太湖。二人正在茶館品茶,忽見隔岸游艇上有一位妙齡女子翩翩起舞,歌聲優美動聽,吳三桂不覺怦然心動。他問周仝:“這是何方女子,聲色超群,令人傾倒?”周仝道:“你有所不知,她叫陳圓圓,是蘇州藝美戲班子的當紅歌妓,名震江南。” 

吳三桂與周仝分別后,心神不定,腦海里總浮現陳圓圓的身影。他無心經商,常借故“與同窗好友相會”,實則跟隨藝美班觀看演出,以目睹陳圓圓的芳容。陳圓圓每次出場演出,總看見前排座位上有一位英俊青年,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使她六神無主。她偷偷觀看這位青年,儀表堂堂,文質彬彬,從他的衣著打扮看來不像普通人家子弟。后來聽老板說,這青年姓吳,叫吳三桂,是將門子弟。陳圓圓每次演出,只要看見吳三桂,便心不由己地暗送秋波。 

一日,陳圓圓缷妝后回家,忽聽背后人叫,回頭看時卻是吳三桂,她喜出望外,于是放慢了腳步。吳三桂緊走幾步,趕上陳圓圓,約她“春來茶館”敘話。二人來到茶館就坐,先客套了一番,要了壺茉莉花茶,邊品茶邊聊天,互訴愛慕之情。二人難分難舍,大有相見恨晚之感。吳三桂說:“我一定要把你贖出來,娶你為妻,永不分離。”陳圓圓說:“我出身貧賤,不配當你的妻子,只要你對我好,能在身邊伺候你我就心滿意足了。”于是二人海誓山盟,私定終生,只等吳三桂父親應允,再明媒正娶,接陳圓圓進入吳家大門。 

沖冠一怒

把對一個女人的爭奪作為吳三桂叛李降清的主要原因是失之片面的。但是,的確觸發了吳三桂的感情。

明末,封建士大夫不惜重金購置美妾已成為一種風氣。陳圓圓既是吳三桂以千金之資所購得,而他本人又是擁兵數萬的封疆大吏,在自己的這一特殊財產受到侵犯之時,在感情上無論如何是不能與之合作的。因此,否認或是忽視陳圓圓被劉宗敏所擄掠這一事件對吳三桂舉兵反李的作用,也是失之于片面的。

在政治上和李自成相決裂使得吳三桂處于腹背受敵的局面。山海關之西,李自成重兵近在咫尺,一場惡戰迫在眉睫。山海關之東,又有日益逼近的宿敵強大的清軍。降李的道路既已堵塞,為圖本身生存之計,吳三桂被迫把目光轉向了雄踞東北的清朝政權。

到底是吳三桂因一個女人投降了清朝,還是李自成、劉宗敏因一個女人而失去了到手的政權,誰自種了更大的悲劇和遺憾,實在一目了然。此前吳三桂多次受清朝勸降卻未同意,而吳三桂因陳圓圓反李,有人提出“借北兵(清兵)進關,共殲‘李賊’”。《平西王吳三桂傳》記載吳三桂在清兵統一全國后對當時決策的回憶:“正值闖賊構亂,召衛神京,計不能兩全,乃乞師本朝(清朝),以雪君父大仇。”然而事實上,他未能全力救君,也放棄李自成的和解而導致父親和全家被殺,最終一心復仇,終與陳圓圓團圓。 

《圓圓曲》

吳三桂降清后,文人對之諷刺不絕,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吳偉業(梅村)所寫的《圓圓曲》。無可否認,吳偉業能將西施與陳圓圓之際遇融合得絲絲入扣。但最令吳三桂介懷的卻是詩中中段幾句與西施無關,矛頭直指吳三桂的詩句:

嘗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

據說吳三桂曾出重金希望吳梅村刪改上述幾句,然為吳梅村所拒絕。

相關爭議

降清爭議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崇禎死、明廷亡,他和所有明廷故臣一樣都在尋找出路。而一條最簡捷的出路就是投降大順。大順對吳三桂的政策亦是招降。李自成遣使三桂,給予其四個月軍糧及白銀四萬兩,并聲明“俟立功日升賞”。這對于已缺餉一年多的吳軍確實是雪中送炭。吳三桂已有降意。就在這關鍵時刻,吳三桂先后接到兩種文書。一是大順使者所持其父吳襄勸其歸順李自成的書信,二是有人送給吳三桂密信,詳告其父被劉宗敏抓捕追臟,遭到嚴刑拷打。其父已湊白銀五萬兩,但離劉宗敏所索二十萬兩甚遠。此外,吳三桂愛妾陳圓圓亦被劉宗敏霸占。吳三桂聞訊大怒。遂拔劍斬案、升帳演兵場,斬一名來使,將另一名割去雙耳,令其傳言李自成:“李賊自送頭來。”同時,起兵回師擊敗唐通,奪回山海關。吳三桂從態度模棱兩可轉變為公開對抗,這在大順朝中引起軒然大波。四月十三日,李自成率兵十萬,號稱二十萬東出京師。 此時,吳三桂已別無選擇。若明日單獨與大順軍交鋒,必將不敵,身家性命必毀于一旦。于是只得依多爾袞所示,親往清營,剃發跪拜。次日,山海關大戰展開。狡詐的多爾袞令吳軍先與大順軍戰。待交戰雙方皆疲,而吳軍已顯不支之時,方揮師躍入陣中。毫無思想準備的大順軍兵敗如山倒。至此,吳三桂所謂借清軍以伐大順,以復明室的設想已成泡影。在軍事上、政治上已完全掌握主動權的清,只把吳三桂視為眾多歸降故明官員中的一個,并驅之若走狗來為其征服全中國的企圖效力。 

從整體上來看,大順的作法是丟棄了于自身政權的穩定十分重要的故明官僚的合作,從局部上來看,是逼反了吳三桂。這既是促使吳三桂降清,也是使大順朝由盛至衰最終覆滅的關鍵。對于那十幾天——歷史長河中短短的一瞬間里的情況各種史籍中有著略有出入的記載。在劇烈的變動面前,吳三桂情緒激動舉止失措。有記載說他已接受李自成的招降。只是在還沒有完全公開之時,又陸續得到父親被關押拷掠和愛姬被霸占的消息。有說是,他還勉強能接受父親的遭難,卻決不能接受愛姬的受辱。他明白自己是處在清和李自成兩大勢力的夾縫之中。無論是出于父親滯留京城的考量,還是從他與清拼殺了十幾年的仇恨來看,他歸降大順才是順理成章的。可是三十二歲血氣方剛的青年武將在斬了李自成的使節并口出“李賊自送頭來”的狂言后,就自斷了這條應該走,并且本來已打算走的路。可是盡管如此他對降清仍有顧慮,以至在獲悉李自成起兵后曾想自戕以了斷一切。然而當他面對現實后,只得走出向清搬兵的招數。

然而后續的發展并不如忠直的明朝舊臣所想。清以大明臣屬的名義公開尋找崇禎之子,聲稱會將崇禎之子奉為正統,令其即位。卻又自食其言,將明朝舊臣和內宮老太監都認定是崇禎第三子朱慈炯的人處死,并稱此人是假冒的崇禎后裔。自此明庭失去了正統的繼承人,明室的諸親王都缺乏正統性和號召力,南明小朝廷也不得不走向了衰亡之路。此時的三大降將吳三桂、耿精忠和尚可喜三人已是騎虎難下:清廷已經坐大,只有協助清廷消滅南明,才能保他們家族的平安,并消除他們降清的道德危機。明室雖從未薄待過吳三桂,身為降將的吳三桂卻不得不積極的消滅南明,并最終手刃永歷帝以向新主子表忠心。

反叛失敗

反叛之初,在他看來,自己軍隊的戰斗力遠勝八旗,而揭起反滿的旗幟,可以爭取廣大漢族士民的支持,就指揮才能而言,年輕的康熙皇帝又決非自己的對手。他以為自己穩操勝券,但是,實際情況恰與吳三桂的愿望相反。

一是吳三桂兵力雖然強盛,但卻不具戰略眼光。在其起兵之后,既沒有“疾行渡江,全師北向”,設法以軍事上的勝利去推動政治上的成功;也沒有“下金陵,扼長江,絕南北通道”或“出巴蜀,據漢中,塞崤函自固”,以建立鞏固的后方,而是分兵湖南、江西、湖北,逐地爭奪一些戰略價值不高的城鎮。貽誤了戰機,給了清政府以從容布置反擊的時間。

其次,由于此時清軍入關已經三十年,民族矛盾早已下降為次要矛盾。吳三桂以反滿相號召不過是刻舟求劍,脫離實際。而且,吳三桂降清以來的自我表演也太充分了。在民族矛盾最尖銳、民族斗爭最激烈的時刻,他信誓旦旦地表示要“矢忠新朝”,對各地抗清義軍極盡鎮壓之能事,曾幾何時,他卻又要“共舉大明之文物”了。吳三桂的自我表演使人們看穿了他是一個見利忘義、口是心非、反覆無常的野心家,一些有氣節的漢族知識分子對之更是嗤之以鼻,恥與為伍。因而吳三桂發出的“反清復明”的號召,在廣大漢族士民中并未產生什么重要影響,雖然他代表漢族利益,但是廣大漢族知識分子看透了他真面目。

吳三桂的估計相反,康熙皇帝雖然年輕,但卻有著杰出的政治才干。早在撤藩之初,便已對撤藩可能導致的后果有所準備,因此在他得知吳三桂反叛的消息后,鎮定自若,措置得當。他首先停撤平南、靖南二藩,以在政治上孤立吳三桂,而后,又在京師處死吳三桂之子吳應熊及其同黨,以打擊吳三桂氣焰,鞏固后方。與此同時,為對吳三桂部下進行分化瓦解,康熙帝還宣布,在各省任職的吳三桂部下的親屬概不株連,各安職業。在軍事上,康熙皇帝也作了周密的部署。他任命順承郡王勒爾錦為寧南靖寇大將軍,率師征討吳三桂,還分別派出得力將領碩岱、赫業、馬哈達、科爾坤等分赴荊州、兗州、太原、四川等軍事重地。雖然在叛亂發動之初,清軍有所失利,但是,由于在政治上是討逆平叛,經濟上是以全國制一隅,時間不長,便扭轉了軍事上的失利局面,使得正面進攻的吳軍,不能越長江一步,雙方在戰場上暫時出現了相持的局面。

史籍記載

《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四·列傳二百六十一》 

《吳三桂紀略》

《平西王吳三桂傳》

查看更多>>

尚可喜

人物生平

從軍明朝

尚可喜從軍后,效命于東江總兵毛文龍帳下。官至廣鹿島副將。及至1629年袁崇煥斬毛文龍,皮島總兵黃龍接任,黃龍于公元1633年(明崇禎六年)因后金大至自刎而死,繼而沈世奎接任。公元1634年(明崇禎七年),沈世奎誑尚可喜至皮島,意圖誣以罪名,加以謀害。此事為尚可喜部下許爾顯等人偵知,尚可喜遂有去意。 

航海歸金

公元1633年( 明崇禎六年、天聰七年)十月,遣許爾顯、班志富諸部下前往沈陽,與后金接洽。皇太極聞之,興奮至極,大呼“天助我也”,并賜尚可喜部名“天助兵”。尚可喜攜麾下諸將、轄下五島軍資器械航海歸降。皇太極出城30里相迎,賞賜珍寶無數,發還先前所俘虜的且能找到的尚可喜家族成員共計27人(彼時后金所俘100余人,尚可喜二位夫人亂中自盡)。旋即封總兵官,隸漢軍鑲藍旗。 

封智順王

公元1636年(明崇禎九年、清崇德元年),皇太極改國號為清,加封孔有德恭順王、耿仲明懷順王、尚可喜智順王,此清初“三順王”。并將海州賜尚可喜為封地,家口舊部安置于此。受到皇太極極高禮遇。后隨皇太極征討朝鮮,迫使朝鮮國王李倧簽訂城下之盟。 

公元1642年(明崇禎十五年,清崇德七年),在松錦之戰中,跟隨清軍攻打松山、杏山等地,立下戰功。

封平南王

尚可喜故居公元1644年(明崇禎十七年、清順治元年)隨清軍入關,隨豫親王多鐸南下,兵至湖北鄂州(今武昌),后回師海州。 公元1649年(順治六年)官封“平南王”,賜金印、金冊,與“靖南王”耿仲明攜家口舊部進軍廣東。沿海州、山海關、天津、登州、武昌、岳陽、南韶、肇慶,最后直至廣州。行至武昌,由于部下違反軍法,靖南王耿仲明畏罪自裁,由其子耿繼茂接任,兩路大軍同歸平南王節制。公元1650年(清順治七年)二月,平靖大軍抵達廣州,圍困城池長達10個月,最終攻下城池,大肆屠殺城中居民,后世稱為“廣州大屠殺”。廣州城當時人口大約40萬,死難者約五分之一。 

藩瀚東南

尚可喜在廣州開府建第,故址為今廣州市越秀區的人民公園。平南王駐粵26年間,維持社會秩序,重建封建禮教,安撫明末遺民,大力發展學宮,促進農業發展,捐資廣建佛寺容納明末出家學者。1655年首次上疏以“痰疾時作”請求歸老遼東,為順治皇帝以“全粵未定”挽留。在東南沿海打擊海盜,上書朝廷取消遷界禁海之命令,獲得當地百姓支持。在廣東私市私稅,“每歲所獲銀兩不下數百萬”,用以支付高昂的軍費開支。 

告老還鄉

公元1673年(康熙十二年),尚可喜第十一次疏請歸老遼東、留其長子安達公尚之信鎮守廣東。康熙準其歸老遼東,但朝廷以尚之信跋扈難制,下令撤藩。平南王登記造冊,準備舉族遷回海城。不想,平西王吳三桂接到三藩全撤的圣旨后,起兵反清,康熙帝命令尚可喜留鎮廣東,并加封尚之信為鎮南王、平南王次子尚之孝為平南大將軍。江南一帶群起響應吳三桂,靖南王耿精忠亦起兵,云南、貴州、福建、江西、廣西等地皆為吳三桂統轄;廣東平南王麾下將領也有多人舉兵響應,沿海群島并起。平南王韜黔白發獨撐金甌,以廣東彈丸之地牽制十余萬叛軍無法全心北上,為中央政府平叛創造有利條件。期間,廣東數度危急,中央政府調集的人馬行至江西遇阻,二次調兵由簡親王率領,行至江西再次遇阻。廣東十郡,已失其四,廣州城危如累卵,平南王甚至在后院堆滿柴火,欲在危急時刻舉火自焚。 

晉封親王

公元1675年(康熙十四年)正月,康熙帝再次下旨,晉封尚可喜為平南親王,以示褒獎。當時廣東正受到賊寇沖擊,盜賊并起,博羅、河源、長寧、增城、從化諸縣先后告警,可喜于是分兵將他們剿定。 同年十二月,自覺時日無多的尚可喜在廣州鎮海樓上召集畫師為自己繪了7幅畫像流傳后世。

廣州薨逝

公元1676年(康熙十五年年)二月,尚之信發兵圍困其父府邸,奪取廣東最高指揮權,響應吳三桂叛亂。同年十月二十九日,平南親王尚可喜在廣州薨逝,享年73歲。康熙皇帝給謚曰“敬”。 棺槨暫厝于廣州大佛寺,公元1681年(康熙二十年)歸葬海城鳳翔山,后又遷葬海城市八里鎮大新村文安山。

歷史評價

黃龍:“公大度非人所能,且馭變定亂濟世才也。” 

皇太極:”不費一弓,不折一矢,而王率甲眾卷,傾心歸命,首建大勛,為國家肅清海島,此識時之俊杰,宜有以優禮之。“ “全攜兵民,盡載盔甲器械,乘危涉險,航海來歸,偉績豐功,超群出類,誠可嘉尚。” 

康熙帝:“平南王尚可喜航海歸誠,勛猷懋著。太宗文皇帝嘉其勞績,特賜王封,及定鼎燕京,復能殫竭忠忱,襄大業。世祖章皇帝知其夙篤忠貞,畀以疆重任,鎮守粵東,海氛寧靜,百姓安。近因吳三桂耿精忠等叛逆,該藩益勵忠純,克抒偉略,悉心籌劃,數建膚功,朕甚嘉焉。” ““王素矢忠貞,若人人盡能如王,天下安得有事?每念王懷誠事主,至老彌篤,朕甚悼焉!” 

尹源進:“王生而權奇驍果,有識量,甫成童,善弓馬,結納豪杰,以俠烈見稱。”  

天然和尚:“平南王具佛性而無定力。” 

劉鳳云:“尚可喜矢志報國、忠于朝廷的明朗態度,不能不使人感動。” 

顧誠:“尚可喜、耿繼茂以漢族同胞的鮮血在清朝功勞簿上記下了‘名垂青史’的一筆。” 

家族成員

尚學禮,明朝時任明東江游擊,后戰歿于樓子山。 

尚可進,遼東名將,公元1633年陣亡于對后金的作戰中。

妻妾

劉氏,被皇太極封為智順王之夫人 

楊氏、舒氏、胡氏

子女

尚可喜一生共生育了三十七個兒子,三十二個女兒。其中第七子娶順治帝哥哥的女兒,晉封和碩額附(漢稱駙馬),他的兒子又娶了當朝親王的女兒,也是駙馬。尚可喜的后代有14個男丁與皇族聯姻,先后有150多人在朝中做“高官”。 

長子:尚之信,在“三藩之亂”中發動兵變取代尚可喜, 并協同吳三桂反清,后又降清, 襲爵平南親王,加封太子太保,聽命于中央,于南方剿撫賊寇,基本上掃平兩廣境內吳三桂余部。1680年,康熙帝以尚之信為人殘暴跋扈、反復無常,不可留之,令其自盡,年52歲。 

次子:尚之孝,原先授可喜藩下都統,承襲平南親王。后授平南大將軍,以內大臣入直,官居一品,食正一品俸祿。后又為宣義將軍。康熙三十五年正月,卒。 

七子:尚之隆,官至領侍衛內大臣,娶和順公主。 

后代

尚其亨,晚清大臣,曾出洋考察憲政。

尚小云,民國四大名旦之一,京劇表演藝術家。

尚世武,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官。

尚世鉉,北師大物理系的教授。

尚世南:鋼鐵冶煉專家。 

墓葬陵園

尚王陵園系清代平南敬親王尚可喜的墓葬,位于海城市八里鎮小新村東南的文安山上。整個陵園由王陵、祖陵、陵門、陳列室等組成,外有圍墻。占地面積約11400平方米。

按照尚可喜的遺囑,公元1681年,死后的尚可喜歸葬海城。為紀念他的功績,清政府撥8000兩白銀修建尚王墓園,賜田萬頃,安置家屬,派兩名四品頂戴的佐領和100名士兵,世代為尚可喜守陵,一直侍守了200余年。建國后尚王墓園被列為地方文物。

1996年,國家鼓勵民間興修紀念館,搶救歷史文物。尚可喜第11世孫尚德新先后投資幾十萬元,包括后人共投資200多萬元,按照族譜圖樣,在海城八里鎮小新村東南的文安山祖墳地,基本修復了尚王陵園。1997年基本恢復了園外的石牌坊等附屬建筑的歷史原貌。1999年又在陵園正門兩側增修了尚王展覽館和尚王遺物陳列館。展覽館內展覽著文字、圖片和繪畫,描述了尚可喜的生平事跡。陳列館中保存著5部尚氏族譜及尚可喜畫像、官印以及乾隆御賜給尚可喜后人的千叟杖等許多文物。2003年,鞍山市人民政府公布尚王陵園為鞍山市級文物保護單位。2004年,平南王紀念館落成,正廳懸掛著一幅高2.74米,寬0.81米的尚可喜彩繪畫像,尚可喜身穿九蟒五爪親王朝服(也稱蟒袍),腰系鍍金珊瑚轉環御賜黃腰帶,胸前配掛臘面朝珠(108顆),肩擔五蟒披肩,頭戴親王冠帽。尚王陵園是社會力量搶救保護的一處清代文物,也是遼寧省境內第一座民建清代的歷史人文景觀,現已對國內外游人開放。  

查看更多>>

耿精忠

人物生平

襲承王爵

耿精忠為耿仲明之孫、耿繼茂的長子,清初三大漢人藩王之一。耿家先世為山東人,被遷至遼東蓋州衛。耿仲明先為毛文龍轄下參將,毛文龍為袁崇煥所殺受后降于努爾哈赤,編入漢軍正黃旗。順治初從多爾袞入關,1649年(順治六年)封靖南王。耿仲明死后,子耿繼茂襲爵。1671年耿繼茂卒,耿精忠襲靖南王爵。

順治十二年(1655年),耿精忠與肅親王豪格女成婚,封和碩額附。繼位后,左右由于讖緯有“天子分身火耳“之謠,耿精忠便勸令部署將士以待變。 

駐藩福建

清朝建立伊始,曾封明末降將吳三桂為平西王,鎮守云南;尚可喜為平南王、耿仲明為靖南王均鎮廣東,時稱“三藩”。

從耿繼茂開始,借著“移鎮”的機會,就大面積圈地建造王府。他選準了福州東南部的地面,以現在的王莊為中心,圈屋二千余間,又在鄰近侵占300畝的田園,蓋起王府。所圈的屋地,大間的賞銀8兩,中間的6兩,小間的4兩。田園每畝3兩。居民立即驅離,不準復歸。于是王府的所在地就被稱為“耿王莊”,簡稱“王莊”,至今如是 。

耿王府的建設非常豪華。比如說大門前的一對石獅,是特別選用廣東高要縣出產的“白石”。這種“白石”通明溫潤,潔白無比,若玻璃一般。高要縣知縣楊雍按尺寸選最高超的工匠精雕細琢,知縣日夕監制,然后又翻越千山萬水從廣州運到福州來。王府所用的木料分檄各地官府,選購黃楠、黃楊、烏梨、高楊等珍貴品種,雇用幾千個工匠克日趕工。耿王到福州時又從廣州隨帶幾只印度的象在王府的附近豢養,所以今仍有“象園”的地名 。

舉兵謀反

康熙十二年(1673年),清廷下詔撤“三藩”,導致吳三桂起兵反清。

康熙十三年(1674年)三月,耿精忠在福州響應,殺福建總督范承謨(范文程之子)及幕僚50余人。并借修繕于山九仙觀之機,下令改塑王天君神像,改原先的坐像為立像,改“

奴才相”為踞傲不恭的形態,暗伏對清廷的反叛;又不斷發展自己的藩鎮勢力,以封官晉爵拉攏黨羽,派遣心腹接管延平(今南平)、邵武、福寧(今霞浦一帶)、建寧、汀洲(今長汀)諸府,以“復明”為幌子收買民心;令官民剪辮留發,衣服巾帽悉依明制,自鑄“裕民通寶”。看時機成熟,耿精忠自稱總統兵馬大將軍,分三路出兵:東路攻浙江溫、臺、處三州;西路攻江西廣信、建昌、饒州;中路攻浙江金華、衢州,并請臺灣鄭經攻廣東潮州、惠州,同時邀臺灣鄭經由海道取沿海郡縣為聲援,一時兵勢甚盛。

當時平南王尚可喜沒有反清,反而與吳三桂等人火并,以示忠誠,他的兒子尚之信在康熙十五年(1676年)把尚可喜軟禁起來,才舉了反旗。 

耿精忠反叛震驚朝廷。康熙帝一面派兵進閩,下詔削精忠爵,并收禁其在京兄弟;一面勸諭精耿忠改過自新,剿滅鄭經,繼續鎮閩。耿精忠不予理睬,繼續舉兵攻陷浙江江山、平陽、金華、義烏、諸暨,深入浙東;陷江西石城,進逼寧都、贛州;一度攻陷安徽徽州、祁門,隊伍擴大到10余萬。 

康熙十三年(1674年),朝廷派康親王杰書為奉命大將軍,率軍南下浙江。

康熙十四年(1675年),收復處州。 

勢窮投降

由于“三藩”之間相互矛盾,加上同臺灣鄭經反清勢力發生猜忌,耿軍軍餉匱乏,士氣不振,沿途暴虐,很快喪失民心,給清軍得以各個擊破的機會。

康熙十五年(1676年)八月,清軍進取江山,破仙霞關,入福建取浦城、建寧,克延平,抵水口。十月,朝廷命大將軍杰書遵詔招降耿精忠。清兵大軍壓境。耿精忠獻出“總統將軍印”,并殺范承謨以滅口,準備率水師外逃。但其親信徐文煥已暗投清軍,重兵在握,誆住精忠,不讓出城。清軍至洪塘進福州,耿精忠無奈,袒身露體,率文武官員出城迎降,并請仍留靖南王爵,從征剿滅鄭經軍,以功贖罪,朝廷恩準。耿精忠率兵挫敗鄭軍。接著又進軍潮州,打敗尚之信的軍隊,康熙帝詔精忠駐守潮州。 

兵敗被磔

耿精忠降清后尚蓄逆謀之心,被部下暗中告發。

康熙十九年(1680年),清廷以耿精忠心存異志,詔耿精忠入覲,以負恩謀反罪革去王爵,交司法審理。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正月,“三藩”之亂徹底平息,大學士明珠上奏說:“耿精忠負恩謀反,罪過大于尚之信。”于是康熙帝下詔將耿精忠及其心腹死黨白顯忠、徐文耀、王世瑜等凌遲處死,范承謨子范時崇分割其肉祭墓。 

耿精忠被誅后,其家屬得到了妥善安置,被“編五佐領,隸漢軍正黃旗”、“如漢軍例,披甲食糧”;他的兩個弟弟耿昭忠、耿聚忠都是在耿精忠被誅后四、五年善終的,并均被賜予了謚號。 

歷史評價

納蘭明珠:精忠負恩謀反,罪浮于之信。 

王大臣:耿精忠累世王封,甘心叛逆,分擾浙、贛,及于皖、徽,設非師武臣力,蔓延曷極。 

《懷順王晉封靖南王耿公仲明墓表》:迨王孫精忠逆命,天子猶加恩于王暨王諸孫如故。嗚呼!本朝所以待開國勛臣者,厚矣。 

家族成員

祖父:耿仲明

父:耿繼茂

母:周氏

弟:耿昭忠、耿聚忠

妻:豪格之女

王府遺跡

耿王從廣東遷往福州,王府所在地稱“耿王莊”,就是現在的王莊。傳說中,耿氏有帝王之志,于是選址王莊南面萬壽河畔建起后花園,取“玉帶環腰”、“萬壽無疆”之意。據載,那時的南公園面積4.2萬平方米,亭臺樓閣不遜蘇州園林。耿家在公園東面設址飼養印度象,稱“象園”,福州現在還有“象園頭”、“象園橋”的地名。而耿家飼養白鶴的地方,現在叫“鶴存巷”。據說,一位秀才為挽救誤傷耿氏白鶴的福清青年,一張狀紙呈與耿精忠,上書“鶴存民心失”,耿精忠讀后,將青年釋放。 

耿精忠之后,花園輾轉由官府收回。閩浙總督左宗棠在園內設桑棉局,發展紡織。左宗棠卒后,人們在附近立左公祠,并在園內的荔枝亭題聯:“亭館問誰家,數里鶯環排綠樹;蠶桑興美利,沿村衣被勝黃綿”,懷念左公的同時,也刻畫這處園林昔日的美景。1915年,這私家園林改為公園,稱“城南公園”,市民簡稱“南公園”,當時園內有一半都是湖面。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園內設國貨陳列館,鼓勵市民使用國貨。如今,公園北面這條路還叫國貨路。

查看更多>>



三藩作為清軍入主中原的主力,到全國統一之后,已經發展得越來越壯大,甚至對清朝廷產生極大的威脅。最后,康熙皇帝再三思量,做出了撤藩的決定,三藩之亂也由此開始。

p3开机号金码
p3开机号云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排列三开机号p3开机号 p3开机号家彩网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彩吧p3开机号今天 p3开机号今天-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体彩p3开机号近20期 彩吧助手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 p3开机号试机号列表 p3开机号- p3开机号近10期号码查询结果
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结果 上期篮球彩票中奖奖金 围棋初学入门知识 真人街机捕鱼赢话费 撕碎机行业怎么赚钱 七星彩局王规律图下载 新疆35选7风采走势图大星彩票 四人好友组队麻将 神武3哪个门派好赚钱 收藏名表能赚钱吗 6.2魔兽哪个专业赚钱 股票行情000680 双色球2018081期 有没有手机游戏可以赚钱的 教育机构多久赚钱 福建时时彩官方网站